鐺!

在那諸多震撼的目光中,洪鐘大呂聲迴蕩諸天,金色的巨鐘憑空而現,而伴隨着其鐘吟聲得響徹,只見得一道道巨大的金色光環不斷從金鐘上散髮出來。

金色光環擴散,與那鎮壓而下的古老巨圖碰撞,兩者碰撞間,虛空在不斷的崩塌。

不過在金色光環的阻擋下,那試圖對着諸天眾生落下的“聖山圖”,最終是未曾落下,只是與金鐘不斷的僵持,似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太彌古聖,真當我諸天無人?”

這般僵持間,虛空中有一道蒼老的笑聲響起,只見空間扭曲間,一道蒼老身影浮現而出,其金色雙眉垂落,雙目深邃睿智,宛如無盡深淵,深不可測。

正是歸墟神殿三大古尊之一,金羅古尊!

而隨着金羅古尊的現身,那聖族方向的虛空裂縫中,那道盤坐於光蓮上的人影也是將漠然目光投來,緊接着虛空動蕩間,他的身影便是這樣突兀的出現在了秘境空間中。

那是一名金袍男子,男子一頭白髮,明明看上去容顏似乎頗為年輕,但那對幽深的眼目,卻是讓人望而生畏,就算是尋常聖者,都是不敢心有半點小覷。

其赤腳踩着一座金蓮,立於虛空間,釋放着無盡偉力威壓,攪動混沌。

赫然是聖族七大古聖之一,太彌古聖!

“金羅,你這老家伙,倒真是能夠苟活。”

那名為太彌的古聖眼目漠然的註視着金羅古尊,淡淡的道:“在那遠古時期,你不過是初入聖者,沒想到如今也成為了諸天的頂梁柱。”

“比起太彌古聖你這萬千載下來的毫無進步,倒的確是好上不少。”金羅古尊笑道,慈眉善目。

太彌古聖雙目虛眯了一下,他如何聽不出金羅古尊言語間蘊含之意,不過他也不動怒,只是淡聲道:“金羅,此次你諸天氣勢洶洶而來,是真的打算與我聖族直接開戰嗎?”

金羅古尊道:“天源界九天,各有分劃,不過這混沌虛空中,算不得是你聖族之界吧?”

“而且真要說起來,此處算是祖龍餘蔭所在,這跟你聖族,又能有什麼關係?”

太彌古聖眼皮一抬,眼中的冷意,讓得諸聖都是感覺到了一股寒氣縈繞。

不過金羅古尊卻並不在意,只是慢聲道:“太彌,聖族雖然勢強,但起碼憑你們眼下這裡的人馬,恐怕是攔不住我諸天此次的行動。”

“若是真要硬鬥下去,也不過只是雙方陷入僵持,平白浪費時間罷了。”

“所以何不各退一步,各憑本事奪取那“石龍呢”?”

太彌古聖淡漠道:“你諸天何時贏過我聖族嗎?金羅,何必做這些自取其辱的事?”

他目光閃爍,頓了頓,接着道:“不過你諸天想要尋死,本座當然也得成全你們。”

話音一落,他袖袍一揮,自有一股偉力降臨,那道偉力形成了光幕,直接是生生的將這秘境空間一分為二,而中央的位置,正是那座龐大無比的石龍以及覆蓋在其外的神秘光膜。

“以此為界限,諸天若敢再進一步...”

太彌眼睛微眯,有濃郁到極致的殺意猛然爆發:“必斬不饒!”

金羅古尊面無波瀾,手掌划下,同樣是有着偉力降臨,在緊貼着那太彌古聖的偉力壁障處,又形成了一層壁障。

如此一來,兩層偉力壁障直接是分割了這座秘境空間。

金羅古尊與太彌古聖目光對碰,平靜之下皆是有漠然殺意流轉,顯然對於對方,皆是心存濃烈的殺意。

但他們終歸是沒有真正的動手,反而是各退了一步,形成了雙方共存的局面。

這個結果其實是必然的,因為當諸天的聖者在阻擋下了聖族聖者反撲時,他們就有了在這座秘境空間立足的資格,不過同樣的,諸天這邊的力量,也不足以將聖族盡數的驅趕出去。

而看眼下的情況,雙方應該都不會再有太多的支援。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各占一方,然後看誰的手段更高明,能夠奪得那座石龍。

諸天城內,眾多強者見到這種結果,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繼而整個城市中都是有着一些歡呼聲在響起,畢竟看眼下的局面,似乎應該是聖族被逼退了一步,默認了他們諸天來分這一杯羹。

這對於諸天而言,算是個不錯的好消息。

院中的周元也是收回目光,不過他的眉頭卻是微微皺着,因為他並沒有其他人那麼樂觀,聖族會選擇退讓一步,必然是有所準備,但他也明白,這是金羅古尊他們所能夠爭取到的最好的結果了。

如果不是聖族如今無法分配更多的力量在這邊,恐怕那太彌古聖是絕對不會退讓的。

“眼下就得看雙方誰能夠先破開那層保護光膜了。”夭夭在一旁說道。

周元點點頭,如今那石龍之外,有神秘光膜保護,聖族此前費了不少力氣都未能打開,或許這也是聖族會退讓的原因之一,而接下來就得看雙方各展神通。

或許當光膜被破開的時候,局面將會再度有所變化,此前兩位巨頭所立下的約定,說不得瞬間就會被撕毀。

畢竟,沒有人會樂意見到石龍被對方所奪得。

周元吐了一口氣,有些遺憾,看眼下的樣子,這種對陣,已經不是他們這些源嬰,法域能夠插手的層次了...而沒有出手的機會,那就沒有實實在在的功勞,那樣最後的分配也會變得不確定。

當然,如果借助着夭夭的關係,他未必不能如願,但說實話,如果可以,他還是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與努力去爭取。

倒不是軟飯不香,只是真不想讓夭夭一直為他操心。

在周元心思轉動的時候,那秘境空間中,金羅古尊將目光從遠處收回,然後也是投向了那石龍之外的神秘光幕,眼神微現凝重,即便是他,在面對着那光膜時,都是感覺到了一種棘手的感覺,難怪連聖族都被阻攔了許久。

不過最終他還是收斂了情緒,對着蒼淵等眾聖平靜的道:“準備吧,不論如何,我們都必須破開這層光膜。”

“因為有了這些資源,或許我諸天,有可能會有着新聖的誕生。”

“聖族這些年蠢蠢欲動,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突然發動滅界之戰,所以...”

他眼神沉凝,聲音低沉的響起。

“為了諸天。”

眾聖面色肅然回應。

“為了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