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源氣衝擊波在大地上肆虐,方圓十萬里內的所有山嶽,深淵都是在此時被夷平,從高空俯視而下,煙塵瀰漫間,可見一處巨大無比的深坑。

高空處,虛空突然裂開一道縫隙。

四道身影浮現而出,目光居高臨下的望着下方的巨坑。

這四人,皆是散髮着恐怖無比的氣息,而且在他們的眉心處,可見豎紋浮現,其內有不可知物微微蠕動,讓人驚懼。

竟然是四位聖族的法域強者!

四位聖族法域眼神漠然的註視着下方,一人開口道:“應該是死乾凈了吧?”

其他的法域點點頭:“原本是不想多生事端,不過他們已經要接近秘境了,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也只能果斷出手抹滅了。”

“待會將地形恢復一下,然後攪動混沌,想必那諸天聖者也無法察覺,畢竟之前他們就被瞞了過去。”

“不過先前那幾人中,倒是有一人似乎有點面熟...”

“是嗎?沒太在意。”

“算了,不管是誰,我們四人同時出手,他們應該都是沒了活路...”

在這四位聖族法域強者交談間,那下方大地上的煙塵也是盡數的散去,巨大的深坑顯露在眼中,而先前的周元等人,也是蹤跡全無,仿佛是化為了塵埃。

不過四位聖族法域卻是極為的謹慎,並未輕易的放心,而是同時間運轉感知,一寸寸的掃描過這方大地,甚至連那地底深處都是未曾放過。

這般探尋,持續了片刻。

猛然間,一名聖族法域強者面色一變,厲聲道:“沒死!”

轟!

也就是在其聲音剛落的瞬間,那下方大地陡然暴裂開來,只見得一道流光以無法形容的速度,暴射而出。

仔細看去,那流光中還裹挾着幾道身影,正是先前的周元等人。

四名聖族法域強者見狀,皆是驚怒,誰能想到,他們四人聯手的毀滅襲殺,竟然沒能將這群看上去不過源嬰境的家伙們盡數的鎮殺。

“不能放他逃生!”

四人幾乎是同時厲喝出聲,聲音之中的殺意,引得空氣都是在被凍結。

嗡!

四名聖族法域幾乎是在瞬間將自身法域展開,下一瞬,有四道光束自法域中暴射而出,若是看得仔細則是會發現,那光束之內,皆是蘊含一物,有無邊威能自其中散髮而出,赫然是法域之寶!

顯然,這般緊要時刻,這四位聖族法域直接是選擇動用了最強之物。

而四道法域之寶裹挾毀滅破空而來,也是讓得帶着

蘇幼微等人的周元頭皮猛的一緊,這四位聖族法域,顯然都是法域中的精銳,如此實力,他或許能夠應對一位,但對方人多勢眾,就算他這裡還有吞吞,真要鬥起來也是有些麻煩。

當然最讓得周元忌憚的是,這裡居然突然出現了聖族法域,那麼誰能知道,是不是還有着聖族聖者?!

這種時候,他哪裡敢跟對方有片刻的糾纏!

後方那四道法域之寶快若奔雷般的襲來,那般速度,已是難以躲避。

“周元,小心!”武瑤急忙提醒。

不過周元卻並未提速,反而是目光微微閃爍,這一個遲疑間,四道法域之寶轟然降臨。

趙牧神,武瑤,蘇幼微僅僅只是能夠感受到毀滅之力滔滔席卷而來,心中死亡之氣涌現,但就在他們以為此次必死無疑時,周元的身軀突然爆碎開來,那猶如是化為了萬千流光,將他們纏繞,下一瞬,虛空破碎間,已是憑空挪移而去。

四道法域之寶洞穿而來,僅僅只是打散了一些神魂流光。

虛空中,四名聖族法域強者閃現而出。

他們望着周元等人消失的地方,面色陰沉。

“竟然是游神境...”

“這家伙只是神魂化身到此,本體應該在遠處某個隱秘之處,此時他以神魂挪移而回,我們是追不上了。”

四名聖族法域對視一眼,皆是眉頭緊鎖,顯然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如此的謹慎小心,游神境的神魂,可遨游諸天,神魂之速,飄渺無形,就算是他們這些法域強者在這一點上面都是比之不上。

而且神魂若是離開肉身,待得再回歸時,可直接進行神魂挪移,這般挪移之速,如果不提前做好百般手段,還真是難以阻攔。

“怎麼辦?”一名聖族法域強者皺眉道。

另外有聖族法域擺了擺手,道:“也不必過於緊張,就算發現了我等蹤跡也無所謂,畢竟此前他們諸天就有聖者查探此處,但也未能發現什麼,回頭我等進入秘境,將此處的空間裂痕盡數的封鎖,想必那諸天聖者就算再查探一番,也是跟之前的結果沒什麼兩樣。”

聽得此話,其餘數位法域強者也是漸漸的冷靜下來,最終不再不說,直接轉身憑空消失而去。

...

混沌虛空某處,一座迷霧中的小島上。

周元盤坐於山巔,突然睜開了緊閉的眼目,而此時其面前虛空破碎開來,一道流光破空而出,直接是投入其眉心,而同時趙牧神,武瑤,蘇幼微三人也是現出身來。

“竟然跑出來了?”趙牧神有些驚訝的道。

武瑤則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周元,道:“之前趕

路時,你突然將肉身留在此處,難道是早有預料?”

周元揉了揉有些刺痛的眉心,先前他雖然及時挪移,但也依舊被打散了一些神魂,這對他還是造成了一些影響。

“只是聽你們說了那片區域曾疑似有聖族波動,所以留了一個後手而已,哪知道竟然還真的用上了。”周元隨口說道。

趙牧神沉聲道:“之前諸天聖者查探,也未曾發現那裡存在聖族蹤跡,怎麼突然又冒了四個聖族法域出來?他們難道就潛藏在那裡?可怎麼避開諸天聖者感知的?”

蘇幼微也是緩緩道:“而且他們躲藏在這裡究竟想要做什麼?或者說...聖族,難道有什麼謀劃嗎?”

此言一齣,空氣都是為之一靜。

武瑤,趙牧神神色都是變得凝重起來,如果聖族有什麼謀劃的話,必然是衝著諸天而來,而覆巢之下無完卵,到時候他們這些人同樣是難逃劫難。

武瑤,蘇幼微的眸光都是投向周元。

趙牧神見狀,略微有點不爽,畢竟以往三人組隊時,武瑤,蘇幼微都是極有主見,完全不會聽從他的話語,而如今到了周元這裡,卻是有些以其馬首是瞻的意思,這豈不是擺明說覺得他趙牧神不如周元?

不過不爽歸不爽,即便是桀驁如他,也不得不承認,現在的周元,的確比他要靠譜一些。

最起碼,他是沒本事從四名聖族法域強者的眼皮底下,帶着幾個累贅順利脫身的。

周元倒是沒理會趙牧神的心理戲份,他目光微微閃爍,輕聲道:“他們究竟想要做什麼,我想,馬上就能知道了...”

蘇幼微,武瑤,趙牧神皆是一驚,有些驚疑的看着周元。

但周元卻是沒有再回答,反而是雙目虛眯起來,眉心間,有神魂光芒閃爍。

此前四道法域之寶破空而來,打散了他一些神魂,但那四位聖族法域卻並未察覺到,也就是在這一瞬,周元有一縷微不足道的神魂附在了其中的一道法域之寶上。

這也虧得那四位聖族法域只是源氣修為強橫,在神魂造詣上卻遠不及周元,不然的話,應該是能夠察覺到他這番隱匿。

而此時,他的那一縷神魂,就正跟隨着那四名聖族法域,於那混沌之間穿梭...

直到片刻後,四名聖族法域終於是停了下來。

他們立於一處虛空迷霧籠罩處,四人同時結印,下一刻,那處混沌虛空緩緩的裂開,四人一腳踏入。

而也就是在他們踏入那處混沌虛空時,周元也是借助那一縷神魂,窺見了其內之景。

那一刻,饒是周元心性,都是忍不住猛的睜大了眼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