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見到周身現身的那一刻,四名獵丹人選擇了毫不猶豫的逃遁。

周元的名氣即便是在這兩年間有所褪色,但他在兩年之前就有着斬殺偽法域的戰績,更何況兩年之後,他的神魂境界更是踏入了游神境...

那是堪比真正法域強者的力量。

絕非他們所能夠抗衡。

這些獵丹人貪婪殘忍,但同樣非常懂得審時度勢。

“既然入了這一行,自然也該明白,惹上了不該惹的人應該會付出什麼代價吧?”

周元眼神漠然的望着果斷逃竄的四人,然後目光鎖定一人,伸出手指,遙遙一點。

當其手指點下的瞬間,那名逃竄的偽法域強者的身體直接是在虛空中凝滯了下來,這是因為其四周的虛空在此時徹徹底底的被神魂之力所固化。

他在其中咆哮着,試圖以自身的偽法域來抗衡,但最終卻是絕望的發現這是徒勞無功。

恐怖的神魂之力如水銀瀉地般的傾瀉而來,直接是碾碎了那一圈宛如泡沫般的偽法域,然後神魂之力沖刷而過,那名偽法域強者的掙扎頓時戛然而止,他的身體看上去沒有任何的損傷,但其體內的神魂,卻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抹滅了。

生機盡失。

而周元在解決掉這名偽法域的時候,另外三位獵丹人逃竄的速度更快了,幾乎是拼出了老命。

吼!

不過就在此時,一個方向處,虛空中傳來了充滿着威嚴的獸吼聲,下一刻,虛空扭曲,竟是形成了一個黑洞,黑洞張開,一口就將一名逃竄的偽法域吞了進去,可謂是無聲無息。

黑洞旋轉,最後有着一頭小獸自虛空中跳出,同時將那黑洞一口下。

唳!

與此同時,虛空另外一側,隱隱間似是有鳳鳴聲響徹,下一刻,虛空破碎,漫天金色翎羽化為洪流咆哮而下,將那偽法域獵丹人籠罩了進去。

那獵丹人也是傾力反抗,甚至還祭出了一圈法域,但他卻是低估了那漫天金色翎羽所蘊含的力量,那些翎羽光虹上,跳動着無比熾熱的金焱,數輪沖刷下去,那圈偽法域便是有了被焚燒的跡象。

最終法域搖搖欲墜,漫天翎羽直接是在那獵丹人驚恐的目光中,將其洞穿,焚燒。

在那漆黑蔓延而來之際,他看見了一襲曼妙大紅裙,自那虛空中緩緩走出,那張容顏絕美,狹長鳳目之中,噙着冷冽之色。

“武之帝姬...”死亡籠罩而來,他發出了最後的喃喃聲。

最後一名獵丹人也感應到了其他同伴的殞滅,他知道,這次麻煩了,常年河邊走,這一次,終於是翻船了。

他逃竄的身影突然緩緩的停了下來。

他抬頭望着前方虛空中,那裡的迷霧間,一名身軀挺拔的男子走了出來,其手掌之上,有一枚光梭緩緩旋轉,光梭之上,有詭異的黑芒吞吐不定,令人毛骨悚然。

“吞噬之子,趙牧神...”那名獵丹人聲音有些艱澀的道。

“你們這些臭水溝的蟑螂,我們的人也敢動,是被臭泥糊了眼嗎?”趙牧神眼神居高臨下,眼中滿是譏嘲以及森冷。

獵丹人沒有回話,只是在那一刻將所有源氣都是陡然爆發,滾滾洪流直接是貫穿了虛空,對着攔路的趙牧神咆哮而去。

趙牧神望着那裹挾着死志的攻勢,面無表情,黑色光梭一閃而逝。

面前的虛空破碎,磅礴攻勢中,有一柄暗黑長槍暴射而出,直指趙牧神眉心。

槍尖迅速的接近,反而趙牧神卻是不躲不避。

最終,槍尖在距離趙牧神眉心寸許距離時,陡然的停滯了下來。

那獵丹人有些艱難的低頭,只見得在其胸膛處,一枚黑色光梭不知何時出現,黑色光芒迅速的擴散開來,所過之處,血肉盡數的消融...

趙牧神伸出雙指,輕輕的撥開了面前的槍尖,然後長大嘴巴,猛的一吸。

黑芒擴散,猶如是將那獵丹人徹底的消融,最終化為黑色液體,被趙牧神吸進腹中。

...

周元感受着那三名獵丹人生機的消失,這才轉過頭來,望着那手持長劍的清麗女孩,道:“沒什麼事吧?”

蘇幼微盯着周元看了數息,旋即眸光微垂,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殿下怎麼會突然趕來?”

“武瑤接到了一些消息趕來通知我,然後我就立刻出來了,不過還好來得及時。”

周元顯然是鬆了一口氣,旋即又有些責備的道:“這混沌虛空中危險重重,你怎能一人獨自外出?”

蘇幼微抿着紅唇微微一笑,點頭道:“是我不夠小心,殿下教訓的是。”

此時武瑤也是現出身來,她聽得蘇幼微的話,忍不住的道:“你這乖順的樣子,可不是我認識的蘇幼微!”

蘇幼微笑道:“這是因為殿下說得有道理啊,此次我獨自外出,的確是有些欠妥,還得連累大伙出來尋我。”

說著,她美眸泛着薄光的註視着周元,看得出來,周元的出現,讓得她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

武瑤有些無語的望着這一幕,只能暗暗搖頭:“真是沒救了。”

周元被蘇幼微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只能咳了一聲,道:“你先回覆一下,之後我們一起離開。”

蘇幼微螓首微點,然後便是聽話的閉目調養去了。

周元轉

過身,望着這方天地,戒備四周。

此時其頭頂空間扭曲,吞吞躍了出來,落在其頭上,不過緊接着那趙牧神也是現身而出,不知從哪掏出一隻金黃香膩的烤肉腿,遞給吞吞:“大人要吃嗎?”

吞吞舌頭一捲,便是將肉腿吞了下去,然後對着趙牧神投去了贊揚的目光。

周元:“......”

最終他沒理會這兩個奇葩,而是看向武瑤,道:“之前有消息說這片區域曾經發現過聖族的波動?”

武瑤點點頭,道:“不過消息並不確定,因為那之後諸天城也大力探測過這邊,連聖者都有所出動,但最終沒有任何的發現,於是不了了之。”

“之前那種波動,或許只是一時的誤察。”

周元微微沉吟,道:“不管如何,還是不要在這裡過多停留,等幼微恢復過來,我們就立即離開。”

武瑤點頭表示贊同。

於是接下來兩人都是保持戒備,不過那趙牧神沒有理會這些,只是不斷的掏出各種美食,然後源源不斷的喂給趴在周元頭頂的吞吞。

這一個喂得開心,一個吃得開心,簡直跟在踏青一般。

而周元額頭上的青筋也是在這種情況下不斷的加劇,最終當一滴金黃油滴落在臉龐上時,他終於忍不住了:“你們兩個夠了吧!”

吞吞滿嘴都是脹鼓鼓的,揮舞着爪子,有些不滿周元打擾它吃東西。

“回頭我就告訴夭夭,你竟然吃別人喂的東西,到時候定要餓你幾天!”周元發出威脅。

吞吞瞪大了獸瞳,一口將嘴中的食物吞了下去,然後憤怒的發出了抗議。

不過抗議歸抗議,它終歸是不敢再吃了,免得周元這個混蛋真的去告狀。

趙牧神見狀,則是怒道:“周元,你太過分了!你有什麼權利阻止吞吞大人進食?!”

周元翻了個白眼,實在懶得搭理這家伙。

不過就當趙牧神還欲繼續為他的投喂權抗爭的時候,周元的面色忽然劇變,猛的抬頭,厲聲道:“小心!”

轟!

他的聲音剛落的那一瞬,這方虛空突然破碎開來,有四道無比恐怖的源氣攻勢宛如天災般的呼嘯而下,那每一道攻勢,都是蘊含著媲美法域強者的力量!

如今四道齊出,那等聲勢,更是駭人之極!

那攻勢來得太過的突然,而當周元的聲音剛剛落下時,那四道源氣攻勢已是降臨下來。

轟轟!

這一瞬間,方圓萬里之內,瞬間被夷為平地。

而周元等人,也是被囊括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