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大殿內外的沸騰,持續了許久都難以平復下來。

連數位聖者都遲遲未曾干預,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種出丹率代表着什麼。

雖然他們也暫時沒辦法摸清楚,這次的二十六枚出丹率,究竟是因為周元還是夭夭...但這些過程其實沒必要理會,因為重要的是結果。

只要能夠穩定這種出丹率,不要說夭夭要用周元替換徐北衍,就算她是要用一條狗來換...那也不會有任何人有意見。

沸騰的廣場上,趙牧神面無表情,這種近乎不可思議的結果,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之感。

似乎當初在那九域大會上,他被突然冒出來的周元打敗的時候,似乎也是引起了許多的難以置信,不可思議...只是如今,這種事情,似乎又重現了。

唯一讓人稍微好受點的是,這一次他是旁觀者。

趙牧神的視線有些憐憫的看了一眼徐北衍所在的方向,這家伙也算是諸天城中的風雲人物,結果他似乎是有些低估了周元,因為這個混蛋,簡直就是所有風雲人物的專業剋星。

當年他在混元天是何等的風光,神府境無敵,可最終,也被周元給踩了下去。

如果不是他心性堅韌,最後又是一步步的爬了起來,恐怕那一次真是會被周元給踩到難以翻身。

而那之後,他的敏銳的感覺到,似乎跟周元這個混蛋做對沒有太好的下場,於是,他果斷的將曾經的仇恨壓制,轉移而去...既然碰不贏,那就退縮吧,趙牧神從來不覺得這是什麼丟臉的事情,因為只有笑到最後,才是真正的贏家。

一旁的蘇幼薇緊繃的嬌軀也是在此時鬆緩了下來,她似是心情極好,嬌艷的眉眼間都是帶着笑意,她偏頭衝著趙牧神道:“看來你節省了一顆祖龍丹。”

這是說先前趙牧神不敢與她打賭。

趙牧神有些不爽,但也只能冷哼一聲。

“我們待會去祝賀一下殿下吧。”蘇幼薇徵詢着他們的意見。

武瑤猶豫了一下,最終雪白的尖俏下巴輕輕點了點。

趙牧神則是毫不猶豫的拒絕:“我不去,你們自己去吧。”

雖說不想跟周元為敵,但心中的芥蒂肯定是在的,趙牧神才不想上去祝賀,那簡直是給自己添堵。

蘇幼薇也無所謂,只是道:“隨便你吧,殿下往後協助煉製祖龍丹,權利倒是不小,如果能夠在兌換祖龍丹時給我們一些方便,那倒是能夠節省許多。”

最後的話,則是對着武瑤說的。

武瑤聞言,倒是有些意動,畢竟只有經歷過那虛空戰場中艱難,方纔會明白奪取祖龍殘魂是多麼的

凶險,而且關鍵是,祖龍丹對於諸天城而言,總歸是僧多粥少,有時候就算是有着足夠的額度令牌,那也是需要時間去等待,而如果周元能夠在這上面給予幫忙,會省去她們許多的麻煩。

最起碼,先拿到祖龍丹,就能夠讓自身實力先提升一些,這就在之後的闖盪中有了更多的保障。

說不定,就是因為這一些實力的提升,會讓得自己保下性命。

武瑤雖然是個驕傲的人,但她卻並不迂腐,於是她點點頭,兩女就結伴前行。

不過沒走兩步,發現身後有些動靜,轉過頭,便是見到趙牧神低着頭,猶如在地上找着什麼東西一般的尾隨着。

察覺到兩女的目光,趙牧神抬起頭,面無表情的道:“我想去看看那家伙現在究竟到了什麼層次,往後也得防備一下。”

蘇幼薇與武瑤對視一眼,泛着薄光的唇角皆是彎了一下,然後不再理會趙牧神,邁步向前。

趙牧神自然也見到了她們嘴角那帶着戲謔的弧度,繞是以他的心性,都是忍不住的臉皮燙了一下,旋即冷哼一聲,拂袖跟了上去。

只要能提升實力,他什麼不能忍受?

能夠忍辱負重之人,方纔會是笑到最後的。

...

大殿中,周元已是取出玉盒,在那諸多熾熱的目光中,將二十六枚祖龍丹盡數的收起,然後就要將其交給夭夭。

不過夭夭只是擺了擺手,隨意的道:“你收着吧。”

七彩丹爐周圍,那些法域強者都是一怔,旋即眼神複雜的看向周元,以往煉丹結束,徐北衍在收了丹後,都給交給神女保管,而如今神女卻完全不理,直接讓周元代收,這足以表明兩人間關係極為不一般。

十三位法域強者起身,準備退下。

不過此時,夭夭卻是明眸一掃,聲音清冷的道:“等一下。”

十三位法域強者皆是一怔。

夭夭的眸光直接是停留在一位法域強者的身上,清冷的聲音淡漠:“往後你便不用來了,原因你心知肚明。”

那名被夭夭看住的法域強者聞言,面色頓時大變,他想要說什麼來辯解,但最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顫抖着轉身離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得不少人都是有些驚愕,不過旋即他們便是明白了什麼...

那是先前周元控火險些出岔子的時候...那時原本正常的十三道法域源氣突然失控,此前他們還以為是周元能力不濟,可如今有了這種結果,這個原因直接被否定,而既然不是周元的原因,那應該就是那十三道法域源氣的主人出了問題...

眼下再看那名法域強者的神色,他們

也就明白,可能是因為前者當時出了岔子,導致源氣失控。

先不提這裡面究竟有沒有陰謀,但一位法域強者,竟然會令得自身源氣莫名失控瞬間,這種低級失誤本就不該出現,所以直接被踢出隊伍,也是情理之中。

一些人看向那名法域強者的眼神中有些憐憫,為煉丹供火,可是一個美差,雖然不及周元這種協助者,但待遇也是極為的不錯,當初不知道多少人爭搶,如今這麼滑稽的丟了這個位置,真是讓人噓唏。

周元也是望着這一幕,倒是沒說什麼,他隱隱感覺到此事後面沒那麼簡單,但此事並沒有什麼直接的證據,所以說這些也沒什麼用。

還不如錶面息事寧人,暗中多加警惕戒備。

周元心中想着,然後目光則是投向了那邁入煉丹大殿的三道熟悉身影,當即臉龐上便是有着一抹笑意浮現出來。

“恭喜殿下,煉丹成功。”蘇幼薇望着那身軀挺拔的年輕身影,然後眸光又是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後方白玉臺上的夭夭。

武瑤也是對着周元螓首微點。

周元望着他們,道:“武之帝姬,陰陽師,吞噬之子,別來無恙。”

說完,他自己的嘴角忍不住的有些抽搐起來。

蘇幼薇忍不住的捂臉,連武瑤那冷傲的俏臉上都是有着一抹紅意浮現出來,顯然是尷尬萬分。

“殿下,這都是外面人瞎取的,跟我們可沒關係。”蘇幼薇無力的辯解道。

“我倒是覺得很貼切。”

趙牧神淡淡一笑,並不以此為恥,反而是目光挑釁的看向周元:“周元,這兩年你無影無蹤,你曾經的名氣,可已經被我們壓了下去。”

周元饒有興緻的望着趙牧神,突然笑道:“趙牧神,有個事情, 一直想對你做。”

趙牧神皺眉:“什麼?”

周元嘴角掀起一抹詭異弧度,旋即他手掌一抓,竟是將那躺在夭夭懷中睡着懶覺的吞吞隔空抓來,然後一把丟給趙牧神:“就是想...給你介紹一個祖宗。”

黑影撲面而來,趙牧神眉頭緊皺,手掌一拍,就要直接將其拍開。

不過,就當皮膚與那黑影剛剛接觸的瞬間,一股無法形容的波動,猛然間自其身體最深處瀰漫而出,在那種波動的趨勢下,趙牧神本要拍出的掌風,直接是成捧狀,將那黑影捧在了手中。

砰。

然後他幾乎是不由自主的單膝跪了下去。

他雙手捧在面前,而此時,吞吞方纔從睡夢中醒過來,它睜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望着眼前單膝跪地的男子。

一人一獸,在此時,茫然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