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將近兩年時間眨眼即過。

而這兩年間,諸天間也並不平靜。

首先龍靈洞天的事情傳出後,便是引起了諸天嘩然,聖族這些年動靜越來越多,同樣也是引起了諸天中的擔憂,畢竟諸天中所有勢力都清楚,爭端與立場都是時刻存在的,就如同人族與源獸一族,彼此也有過互相獵殺,但從整體的層面來說,雙方都還算是保持着剋制,能夠互相的制約。

可這些制約是無法安置到聖族頭上的,他們誕生的目的,便是為了滅盡天源界的所有生靈,從而令得他們成為天源界唯一的主宰,也令得他們那位聖神,成為如祖龍一般的存在。

所以,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雖說自從那場滅界大戰之後,聖族歸於四天,再沒有掀起波瀾,但諸天中的各方勢力絲毫沒有對其放鬆警惕與忌憚,因為他們都很清楚聖族所擁有的力量。

甚至,很多人甚至連諸天的一些聖者,都對抗衡聖族的事抱有着悲觀的心態。

遠古時期那場滅界之戰,若非是祖龍意志突然涌現,重創了那位聖神,恐怕如今的天源界,其他所有的種族早就被聖族所圈養,猶如牲口畜生,肆意宰殺。

可祖龍意志護得了一次,卻護不了第二次。

若是那聖神再度蘇醒,恢復了力量,諸天又拿什麼去抗衡?

正因這些種種,諸天中方纔會有着歸墟神殿的誕生,時刻監察聖族動靜。

而如今聖族開始謀劃那些被鎮壓的聖神血髓,這也就是說聖族在為了迎接聖神的蘇醒而做準備,此事傳出後,歸墟神殿內也是掀起了巨大的波瀾,諸天聖者經過商議,最終皆是決定,發出了自歸墟神殿創立以來,第一道諸天戰令。

所謂諸天戰令,便是動員諸天的力量,開始進入戰備。

諸天戰令發出之後,歸墟神殿便是開始派出聖者探測混沌虛空,在這混沌虛空中,有無數空間生生滅滅,這是諸天各族以及聖族都極少踏入的區域,因為混沌虛空並不穩定,其中充滿着諸多危險,有時候甚至連聖者都會迷失於其中。

而當年祖龍重創聖神,那些自後者體內分割而出的聖神血髓等物質,便有一些是被封印鎮壓於混沌虛空中。

如今歸墟神殿便是打算將這些封印之處找出來,然後盡可能的加強封印。

值得一提的是,這種加強封印之術,出自夭夭的手筆。

當周元與

吞吞在祖魂山中磨練的這將近兩年中,歸墟神殿派出了蒼淵大尊為使者,親自來請動了夭夭,希望她能夠為諸天抗衡聖族出一份力。

對此,夭夭在靜坐沉默一日後,還是應同了下來。

而面對着諸天的行動,聖族也是很快的採取了反制措施,大量聖族的強者涌入混沌虛空,然後雙方便是在時隔萬千載後,在這混沌虛空中,再度的碰撞了。

也就是在這種碰撞中,諸天不出意外的真切感受到了聖族的恐怖力量。

因為在這混沌虛空,並沒有“混元誅聖陣”的籠罩,所以聖族可以肆無忌憚的派遣強者與軍隊。

在起初的屢屢碰撞中,諸天之軍可謂是全面潰敗,拋開聖者的層次不談,其他的境界層次中,聖族明顯是占據着不小的優勢。

所以,在經過最初的慘敗後,諸天放棄了大規模的硬碰,而是採取了迂迴的躲避,他們先是探測出一些封印所在的空間坐標,然後虛虛實實的大規模的小隊潛入,進行封印。

畢竟混沌虛空有極為複雜的環境,可以為此做遮掩,聖族也不見得就能夠逮到他們所有的行動。

面對着諸天的這種行動,聖族的確沒有太大的辦法,只能在監察的時候派出隊伍碰碰運氣,當然在同時,聖族也是在探測着那些封印之處,爭取儘快的取回更多的聖神物質。

於是那混沌虛空中,諸天與聖族,開始不斷碰撞,冰冷殘酷的廝殺,令得曾經混沌虛空中漸漸有血腥之氣瀰漫。

這裡,成為了諸天與聖族在時隔萬千載後,再度成為了真正戰場。

雙方皆是將其稱為,虛空戰場。

而在這種氣氛的擴散下,諸天中的氣氛也是在漸漸的趨於緊張。

虛空戰場中的碰撞,暫時沒有聖者的出動,因為這種層次太過的強悍,基本都是戰略性武器,彼此互相盯住,所以,混沌虛空中的那些爭鬥,大部分都是維持在以法域為主,源嬰為輔的兩個層次。

這兩個層次的強者,一時間成為了代表着諸天的主要戰力。

也正是因此,諸天各大勢力,都是在這近兩年的時間中,開始傾盡全力的在培養着各自勢力中的那些源嬰境中的天驕人物,甚至連聖者都親自下場給予指點調教,畢竟相對於法域強者,這個層次的可塑性要更強一些。

當然,能夠得到後一種機緣的源嬰天驕,終歸還是少數。

在這種萬載難遇的特殊

情況下,諸天中的源嬰境的實力,則是以一種井噴式的速度在猛然暴漲,短短兩年間,諸多天驕人物在以以往難以想象的速度橫空出世,繼而在那虛空戰場中搏出了戰績,瞬間便是名動諸天,引來無數追捧。

很多人說,這是改天換日的兩年。

而這其中,又要以混元天三傑,最為的璀璨奪目。

吞噬之子,趙牧神。

陰陽師 ,蘇幼薇。

武之帝姬 ,武瑤。

三人在兩年之前,尚只是普通源嬰境,可經過兩年各自勢力的傾力培養,他們皆是展現出讓世人震驚的天賦與潛力,之後甚至入了歸墟神殿,得了眾聖指點。

這般機緣之下,兩年後,三人源嬰皆入九寸!

同時他們的手中,皆斬殺過聖族偽法域!

如此速度與戰績,可謂是引來無數震撼,所有人都明白,源嬰入九寸代表着何等的潛力,而且,九寸之後,每一點都可謂是一番天地,常人根本無法想象與觸及。

有人斷言,三人,恐有聖者之姿!

所以即便在這天驕輩出,妖孽橫生的兩年間,這三人都算得是最璀璨者。

而提起了這三位,自然會有人記起兩年那位曾經在諸天中留下不小聲名的那一位...天淵域,周元。

只不過,兩年的銷聲匿跡,再加上這兩年中世間變幻如白雲蒼狗,那不斷橫空而出的諸多天驕,一時間周元之名,已是鮮有人提及,甚至還有人感嘆,這曾經諸天中源嬰境最閃耀的星辰,終歸還是黯淡了下去,被那重重後浪所取代,倒是讓人噓唏。

不過這般噓唏也就存在了片刻,便是轉瞬忘去。

如今這諸天的緊張氣氛,可沒有心情再去思量一個失蹤多年的人了,那些為了諸天而在虛空戰場中搏殺的天驕,才更能讓人去追捧與嚮往。

於是在時間流逝下,周元之名,已是漸漸暗淡。

...

而也就是在那遺忘間,那同樣被封閉了兩年的龍靈洞天深處。

靜靜矗立於大地上的祖魂山,突然微微震動起來,山底的位置有一處裂痕浮現,緊接着,聽得一道低沉聲響,有一腳從裡面踹了出來,頓時踢得山石暴射。

碎石煙塵中,一道有些灰頭土臉的年輕身影,帶着一條同樣灰塵撲撲如小狗般的東西,從那其中慢悠悠的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