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當猩紅的法域以蚩軒為源頭陡然間擴散開來時,一股無邊的暴戾之氣便是爆發而起,若是心智不堅定者,恐怕會被直接引動起殺戮之心,喪失理智。

猩紅法域出現後,在那蚩軒身旁,有血氣升騰而起,竟是形成了一頭頭通體赤紅的猙獰巨獸。

那些巨獸,散髮着滔天煞氣,獸瞳之中滿是暴戾的殺意。

而且,最讓得人有些震驚的是,這些巨獸同樣是散髮出了極為強大的源氣波動,宛如實物。

“只要被我獸魔法域所獵殺的人,皆會被法域將屍骸神魂轉化,形成獸魔,隨時受我驅使。”

蚩軒望着周元,唇角泛起一抹獰笑:“而很快,你也將會成為其中的一分子。”

“去,撕碎他!”

他屈指一彈,下一刻,那無數猩紅凶獸猛的爆發出驚天咆哮,直接是悍不畏死的對着周元沖殺而去。

周元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

他的身影也是如電光爆射出,衝進了那獸群之中,下一刻,恐怖源氣爆發,萬千漆黑毫毛宛如箭雨般噴射而出。

無數猩紅凶獸直接是被撕碎。

不過轉瞬間,一道道血紅氣息降臨,再度化為無數凶獸,仿佛無窮無盡。

周元獨身立於茫茫獸潮之中,即便每當他的攻勢噴發時,都會掃出大片的真空區域,但很快的,真空區域又會被獸潮會填滿。

那些猩紅凶獸,仿佛在這法域內,就不會被徹底的毀滅。

面對着這種近乎源源不斷的撲殺,恐怕就算是艾糰子在此,都會陷入極為麻煩的境地中。

“這家伙的法域,倒是有點奇特。”周元天元筆震碎數十頭猩紅巨獸,忍不住驚嘆道。

“太墨跡了,閃開,我來!”吞吞不耐煩的意念在心中突然的響起。

聲音落下的瞬間,周元四周的空間突然仿佛瞬間變得黑暗下來,虛空中有諸多黑洞漩渦浮現。

“吼!”

一道低吼聲,自周元體內響徹而起。

黑洞漩渦猛然擴散,所過之處,直接是將那源源不斷的獸潮盡數給吞噬而下,緊接着下一刻,黑洞震動,竟又是有着無數道狂暴洪流橫掃而出,直接是將那座猩紅的法域都是震得劇烈的抖動起來。

“哼!”

蚩軒眼眸森冷,一聲冷哼,只見得虛空上有無邊血氣匯聚而來,最後化為一隻巨大的血手。

血手之上,有無數凶獸在攢動,發出凶戾的咆哮聲。

“萬獸血印!”

一掌轟然拍下,宛如一座山嶽,對着周元狠狠的鎮壓而下。

周元立於原地,吞吞威嚴的咆哮聲在體內迴蕩,只見得一道巨獸虛影憑空而現,正是吞吞的本體。

巨獸虛影大嘴張開,其內猶如是有黑洞漩渦,下一刻,有純粹的的黑光匯聚而來,形成了一顆巨大的黑色光球。

光球深邃如淵,看不見絲毫的光線,猶如一切都被其所吞噬。

然而周元卻能夠察覺到那黑色光球內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這種力量,並非是周元所調動,而是體內的吞吞在催動。

如今一人一獸合體,所以他們都能夠控制這具身軀,不過各自所會的那些手段,則只能依靠自身來掌控施展。

比如這種由吞噬之力所形成的吞噬光球,周元就無法施展,只能靠吞吞來。

不過同樣的,周元的那些源術,也只能他自己掌控,吞吞卻沒辦法施展。

轟!

黑色光球猛然暴射而出,所過處,虛空紛紛崩碎,最終與那鎮壓而下的血獸掌印轟然相撞。

轟隆!

那一瞬,宛如是有着源氣所形成的蘑菇雲在那至尊戰台之中升騰而起。

那所形成的毀滅衝擊波,一**的衝撞向戰台四周的空間。

艾糰子等人立於外面,他們望着這種衝擊,面色也是忍不住的有些變化,雙方的源氣底蘊都是超過了三千億,那種碰撞,換作他們的話,恐怕連餘波都是難以抵禦。

他們實在是難以想象,在法域境之下,竟然都能夠看見這種級別的對碰。

轟!

恐怖的衝擊波在至尊戰臺中肆虐,好片刻後,方纔漸漸的平息,眾人目光投去時,只見得那裡的空間早已崩碎,如今還在漸漸的恢復。

只是,當周元的身影顯露出來時,便是有着一些驚呼聲響起。

只見得周元腳踏地面,肩膀上扛着一座巨大的金鐘,鐘口之內幽黑一片,其中有着極為驚人的波動散髮而出。

而那鐘口,則是宛如驚天大炮一般,遙遙的鎖定剛剛平復下源氣震蕩的蚩軒。

蚩軒自然也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周元的舉動,當即面色有些難看,周元那邊的攻勢是一人一獸在輪流發動,所以那節奏幾乎是連綿不斷,那種急促感,連借助了祖魂山凶煞之氣加持的蚩軒,都是感覺到了極大的麻煩。

那周元肩上所扛的金鐘,更是讓得他察覺到危險的波動。

但周元顯然不打算給予他更多的反應時間,金鐘之內,恐怖的源氣匯聚,下一刻,一道驚天巨音,便是陡然在天地間迴蕩起來。

嗡!

恐怖的音波洪流,裹挾着毀滅之力,瞬間貫穿了虛空,出現在了蚩軒的前方,然後奔襲而至。

蚩軒面目陰沉,他知道必須施展強有力的手段了,不然一直被周元與吞吞輪番的攻勢拖住,他遲早會露出破綻,最終由劣勢轉為敗勢。

蚩軒身影暴退,法域力量涌動,在他的前方形成了一重又一重的血紅光壁,那些光壁之上,有無數凶獸頭顱浮現,爆發出暴戾嘶嘯聲。

與此同時,蚩軒鋒銳指尖直接是划過胸膛,頓時割裂血肉,竟是露出了其中跳動的心臟。

心臟震動間,有一滴滴近乎黑色的心尖血飄出。

蚩軒面色陰冷,指尖抹過精血,印法變幻間,殘影紛飛。

與此同時,這座猩紅的法域都是在此時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

吼!

蚩軒厲嘯,身後皮肉撕裂,那滿是骨刺的猙獰鐵尾甩了出來,震碎虛空。

而法域內,有無數凶獸凝聚而出,咆哮着對着蚩軒衝來,最後盡數的鑽進了蚩軒的身軀之中。

於是下一刻,他的身軀猛然暴漲,血氣噴涌,遮天蔽日,一股難以形容的凶戾之氣沖盪雲霄。

“獸神變!”

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中,只見得血氣之中,有一座千丈魔影矗立,那魔影噴發著滔天煞氣,看上去宛如是那九幽深淵之中踏出的凶魔一般,欲要吞滅世間生靈。

凶魔之影,一雙眼瞳如赤紅燈籠,巨拳握攏,直接對着那貫穿虛空而來的音波洪流狠狠的轟去。

魔拳轟下,宛如是流星墜落。

轟!

兩者轟撞在一起,巨聲直接是遮掩了天地間的一切聲響,恐怖的衝擊波引得虛空不斷的崩塌,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黑洞。

音波洪流在持續了數息後,轟然爆碎。

而那如凶魔般的巨影,則只是微微一震,退後了一步,旋即再度穩住身影,整個展台都是在此時微微的震動。

周元見狀,面色也是忍不住的微變,以他此時的狀態,所施展的天龍金鐘吟竟然都被這家伙輕易的擋了下來。

“轟!”

而就在此時,周元側方的虛空突然破碎開來,只見得一隻升騰着無邊煞氣的魔掌橫掃而出,那速度之快,直接是帶起了風雷之聲。

周元身影閃電般的後退。

可那魔掌猶如是能夠跨越空間一般,僅僅一閃,便是直接轟來,下一刻,恐怖的力量就已傾瀉到了周元的身軀上。

“死吧!”

砰!

巨聲響起,周元的身影直接是被轟飛了出去,身軀在那戰臺上撕裂出深深的痕跡,最終被那滾滾煙塵所掩埋。

嘩!

祖魂山中,萬獸天的人馬皆是色變,嘩然響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