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被轟飛的時候,那戰台之外的艾糰子等人紛紛色變,他們的眼神望着戰臺中出現的巨大魔影,眼神也是浮現出一抹驚懼之色。

即便是有着戰台隔絕,他們依舊是能夠察覺到那凶魔般的巨影之中究竟是蘊含著何等恐怖的力量。

那種程度的攻擊,換作他們任何一人上前,恐怕此時肉身神魂,皆已是被錘爆了。

“那蚩軒太強了。”古鯨族的莊小溟肥胖的臉龐上佈滿着凝重,有些擔憂的道。

艾糰子微微沉默,道:“我們沒有其他的法子能夠制衡他,眼下只能期望周元與祖饕閣下能夠抗衡。”

其他各族的偽法域強者也是面露苦笑,是啊,眼前的戰鬥已經不是他們所能夠插手的。

眼前的雙方,除了尚還不具備完整法域外,純粹的論起源氣底蘊,已經算是法域強者的範疇了。

眼下他們能做的,也唯有相信周元與吞吞了。

...

在那萬眾矚目的至尊戰臺中,蚩軒所化的巨大凶魔之影矗立,猩紅眼瞳投向那瀰漫的煙塵中。

“怎麼?這麼不經玩嗎?”他那森冷的譏嘲聲響起。

轟!

而當其聲落的瞬間,那煙塵瀰漫處,突有熾熱高溫衝天而起,將虛空都是蒸發得扭曲起來。

下一瞬,赤光暴射而出。

那是一道身軀壯碩如鐵塔般的身影,在那魁梧身軀上,密佈着赤紅光紋,那些光紋宛如是岩漿所化,散髮着恐怖溫度。

那自其鼻息間噴出的氣息,都是帶着一股硫磺般的味道,將虛空灼燒得有些朦朧起來。

而在那赤光之下,又有着琉璃玄光涌動。

這是周元同時催動了大炎魔以及聖琉璃之軀。

正是借助着兩重肉身防禦,周元方纔將先前那蚩軒的一掌給硬抗了下來,不過即便如此,肉身之上依舊是有着道道血痕崩裂,可見先前蚩軒攻勢之凶猛。

周元低頭看了一眼身軀上漸漸愈合的傷勢,咧嘴道:“好疼啊。”

只是那眼神,卻是變得幽冷下來,這蚩軒的棘手程度,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得多。

“想要分出勝負,尋常手段已是無用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他望着蚩軒所化的那巨大魔影,眼中的森冷殺意猶如是要化為實質。

“吞吞,動大招了!”

周元體內,有一道低吼聲回應響起。

轟!

而周元的身影,已是在此時暴射而出,只見得那步伐邁下,虛空波盪時,其身影已是出現在了蚩軒所化的凶魔之影前方。

周元面色冷冽,右掌間突有億萬道光芒爆發,下一刻,他直接是從那光芒之中,拖出了一柄朴實無華的斑駁鐵鐧。

鐵鐧看似普普通通,可當其出現時,卻有一股恐怖的威能

在動蕩。

正是天誅鐧!

此前周元想要凝煉出天誅鐧,幾乎是要將自身源氣,肉身,神魂三重力量都給榨乾,可如今借助着合體後的強大底蘊,他再度施展,顯然是要顯得得心應手許多。

不過繞是如此,當天誅鐧出現時,周元的右臂之上,依舊是有着血珠自毛孔中滲透出來,最後宛如血紅珠玉般的滴落下去。

他面無表情,祭起天誅鐧,便直接是對着那蚩軒所化的凶魔巨影砸去。

天誅鐧不過丈許左右,與蚩軒那千丈魔影相比,極為的渺小,可當其揮下時,那蚩軒卻是感覺到渾身都是散髮出一股刺痛感,一股極端強烈的危險氣息,籠罩心間。

吼!

他暴吼出聲,恐怖的凶煞之氣噴薄而出,宛如是化為厚厚的血雲,籠罩四周。

天誅鐧砸落,撕碎重重血雲,而血雲則是宛如血海沼澤,不斷的化解着天誅鐧之上的恐怖力量。

天誅鐧徐徐而落,蚩軒龐大的身軀也是在微微的震顫。

雙方宛如是陷入到了某種僵持之中。

周元眉頭微皺,對方的頑強出乎他的意料,沒想到在祭出天誅鐧後,依舊是未能摧枯拉朽般的將其壓制。

“吞吞!”

僵持間,周元心中低喝出聲。

吼!

吞吞的吼聲響起,下一刻,只見源氣化為吞吞的腦袋,出現在了周元頭頂上方。

其巨嘴張開,黑色的狂風在此時噴薄而出。

那黑風極為的詭異,所過之處,血雲不斷的消融,但那卻並非是被化解,而是直接被黑風所吞噬。

黑風吞噬着血雲,迅速的壯大,呼嘯而過,那如血海沼澤般的血雲,則是層層消散。

蚩軒見到這一幕,瞳孔頓時一縮,忍不住的罵道:“以多欺少,無恥!”

周元聞言,則是忍不住的一樂,這家伙此前躲在暗處搞了不少的手腳,眼下卻是在罵他無恥,也實在是讓人感到滑稽。

不過心中想着,但周元下手卻是毫不猶豫,趁着血雲被吞吞吹散的瞬間,那天誅鐧再無法遲緩,直接就對着蚩軒狠狠的砸下。

蚩軒面色大駭,急忙後退,那天誅鐧上所蘊含的力量,讓得他感覺到了極為強烈的死亡氣息。

不過,他退得快,那天誅鐧落得更快。

僅僅不到一息的時間,蚩軒面前的虛空便是猛然破碎,天誅鐧破空而出,當頭便是砸在了蚩軒所化的凶魔巨影天靈蓋處。

轟!

那一砸落,虛空仿佛都是在此時凝滯。

漫天瀰漫的凶煞之氣猶如是被定格,旋即開始滾滾回縮,短短不過數息的時間,就已盡數的沒入到了蚩軒體內。

而蚩軒那龐大的身軀搖搖欲墜得連連後退,踩得大地震蕩。

伴隨着不斷的後退,他那龐大的身軀直接是在此時開始裂開,巨大的血肉掉落,同時他的身軀在迅速的縮小。

片刻後,滿地血肉中,蚩軒的身影已是化為了孽獸原形。

滿是骨刺的尾巴微微擺動,一股灰白之氣,在他的身軀上蔓延。

那是天誅鐧的滅絕之力在迅速的抹去他的生機。

不過蚩軒的實力遠比此前的蚩囚更強,所以他並沒有直接飛灰湮滅...

但這一鐧,絕對是將他徹底重創了。

周元的身影從天而降,他望着蚩軒,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借助着吞吞為他創造的機會,他倒是抓住破綻,直接給這蚩軒來了一記狠的。

對方眼下被重創,應該是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周元眼神冷冽的盯着蚩軒,卻並沒有立即上前補刀,而是打算等那滅絕之力在後者的體內徹底的肆虐。

呼呼。

蚩軒的喘息變得極為的粗重,他面目有些猙獰,旋即抬頭盯着周元,寒聲道:“真不愧是古源天中創造奇跡的人...”

周元平靜的道:“不管你們孽獸一族來這龍靈洞天究竟有什麼企圖,眼下也該結束了。”

蚩軒聞言,卻是神色有些詭異起來:“結束?你想得太天真了。”

而當他在說著此話的時候,周元凜然的發現,那在蚩軒體內肆虐的滅絕之力,突然間消失得乾乾凈凈。

周元面色微變,他盯着蚩軒,不僅沒有直接上前動手,而是緩緩的退後。

“吞吞,這家伙有古怪!”

體內,吞吞也是發出滿是戒備的低吼聲:“小心,他體內好像有什麼極為可怕的東西!”

蚩軒並沒有理會退後的周元,而是輕嘆了一聲,然後他掙扎着起身,單膝跪地,指尖結印,按在心臟處,

“大人,蚩軒無能,無法完成您所交予的任務。”

就在蚩軒聲音落下時,他的後背,突然在此時開始被撕裂開來,血肉模糊,鮮血如註。

蚩軒渾身顫抖着,忍耐着這股撕裂的劇痛,不敢發出半句痛哼聲。

隨着其後背被撕開,周元卻是在這一刻,眼瞳驟縮的見到,在那血肉中,有着一隻嬰兒般的小手鑽了出來,然後按着蚩軒的脊椎,緩緩的爬出,站到了他頭頂上。

“你的確是個廢物...給了你這麼多謀劃與加持,最終還是需要本座來出手,孽獸一族,當真是卑賤無用。”

滿身都是鮮血的小小嬰兒,站在蚩軒頭頂,稚嫩而冷漠的嗓音,緩緩的響起。

前方,周元望着這詭異一幕,再望着那自蚩軒血肉中鑽出來的嬰兒,卻是感覺到自己頭皮仿佛在此時直接炸開。

此時他哪還想不到,他這裡的所作所為,直接是將此次的幕後黑手給逼了出來...

眼前的嬰兒,必是聖族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