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驚天的源氣威壓裹挾着一股霸道磅礴的龍威,自薑紅纓體內橫掃開來,直接是引得周圍諸多各族的強者微微色變,旋即急忙後退,生怕會被這個蠻不講理的女人牽扯進去。

恐怖威壓迎面而來,但周元的神色卻是並無波瀾,只是平靜的道:“你真的想玩嗎?”

“嗤啦!”

回答他的,是那薑紅纓的陡然出手,只見那大長腿宛如巨靈神錘般的橫掃而出,虛空破碎,隱有龍吟響徹,仿佛是巨龍在怒吼。

可怕的力量在爆發,虛空在哀鳴。

那薑紅纓未曾裹挾源氣,但即便是純粹的肉身力量,也已經恐怖到了極點。

砰!

周元單臂抬起,手臂之上有琉璃之光涌現,直接是面無表情的一拳轟出,聖琉璃之軀在此時催動,肉身的力量也是如火山般的噴發,似熔岩流淌周身。

拳腳碰撞。

那一瞬,宛如是巨雷炸響,震得在場不少強者耳膜都是刺痛起來。

狂暴的氣浪肆虐開來。

周元手臂猛的一顫,一股足以蹦碎山嶽般的力量反震,將那薑紅纓的落下的大長腿震開,而後者那長腿在虛空划過半圈,這才落了下去,但是落地時,整個圓盤石台都是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有點意思,大源嬰境而已,竟能有這般肉身之力。”薑紅纓冷聲道。

周元眼神冷漠的盯着她,道:“薑金鱗戰死於古源天,雖然我跟他算不得朋友,不過對他這般作為也算是尊重,但可惜,他有一個蠢貨姐姐。”

薑紅纓狹長眼眸中有煞氣浮現:“你說什麼?!”

在薑紅纓身後,那數名玄龍族的強者也是眼神有些不善的盯着周元。

不過也就是在此時,這圓盤石臺中,有着數道人影走出,直接是來到了周元身後,沉聲道:“薑紅纓,你未免太霸道了一些吧。”

周元目光轉動了一下,那是一名有着絡腮胡的金髮中年男子,這是金猊族的人。

周元對其有點印象,應該是叫做金重,而且是屬於金靈兒那一脈,在金猊族這些天,金靈兒曾經帶他來見過面,算是勉強相識。

對於他能夠在此時站出來,周元倒是有點訝異。

“你們金猊族要保他?”

薑紅纓眼神如刀般的望着金重幾人,眼中有着一抹輕蔑:“金嵐都不敢對我這麼說話,你們又算什麼?”

“周元是我們金猊族的貴客,而且小祖也在這裡,還容不得你薑紅纓這麼放肆!”金重冷聲道。

薑紅纓目光轉向了周元頭頂上打着哈欠,一副懶洋洋模樣的吞吞,緩緩道:“祖饕閣下,您也算是我源獸種族之人

,為何要對這外族之人青睞?”

吞吞瞥了薑紅纓一眼,掏出石板,上面寫着:“關你屁事?”

薑紅纓眼中頓時有怒意浮現,吞吞雖說是先天聖獸,但這卻嚇不住她,因為他們玄龍族同樣是聖獸種族,或許在血脈的純凈古老程度上面,他們還需要一次次的進化,才能化為真正的聖獸,但不管如何,他們並不懼吞吞的聖獸之威。

而且,此時的吞吞論起實力,也只是源嬰境而已!

似是察覺到薑紅纓心中所想,吞吞那獸瞳之中也是有着寒氣與凶戾閃現而出,它自周元頭頂緩緩升起,下一瞬,一股驚天威壓猛然爆發,金光璀璨間,它直接是化為了巨獸形態,巨嘴之中有黑光流轉,讓人望而生畏。

圓盤平臺上,諸多目光忌憚的望來,他們能夠感受到此時吞吞所散髮出來的那股強大威脅。

薑紅纓同樣是察覺到了那自吞吞體內散髮出來的壓迫感,眼神微凜,修長的身軀也是不由得緊繃起來。

而此時,在那薑紅纓身後,那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人影也是上前一步,黑袍下露出了一張極為普通的男子面龐,他臉龐上時刻掛着笑意,雙眼猶如是眯起了一條縫。

不過當在場的眾多源嬰強者見到這普通如路人的男子時,面色卻皆是有所變化。

“是薑魃!”

“這家伙竟然也來了...這可是當年在萬獸天中赫赫有名之輩,只是這百年來,他閉關感悟法域,再未曾現身,沒想到這次也被玄龍族派了出來。”

“據說這家伙早就成了偽法域,也不知道如今將法域開闢到何等程度了。”

“有這位在的話,倒是不怕那位祖饕了。”

“......”

在那諸多竊竊私語聲中,那名為薑魃的男子抬頭望着氣勢洶涌的吞吞,緩緩道:“祖饕閣下,雖說論起潛力,您非我等可比,可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好,最起碼現在,我們都是相同的層次。”

言下之意,顯然是表明吞吞的威壓並鎮服不了他。

金重聞言,面色微變,眼神帶着濃濃忌憚的鎖定那薑魃,同時神情變得冷肅起來,其身旁的數位金猊族強者,也是額頭隱隱有些冒冷汗,畢竟這薑魃與薑紅纓在萬獸天的名氣,可遠非他們能比的。

若是今日真是在這裡鬥了起來,恐怕他們這邊討不了什麼好處。

半空中,吞吞眼神睥睨的盯着那薑魃,獸臉上似是有些嘲弄,而自其體內散髮出來的威壓也是變得越來越恐怖,附近的虛空都是在此時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

顯然是要直接動手的前兆了。

薑紅纓眼神凌厲的鎖定周元,衝著薑魃道:“你攔住祖饕,我來跟他交個手試試有幾分能耐?”

薑魃淡笑道:“應該可以為你拖住一炷香的時間。”

“足夠了。”薑紅纓自傲的道,眼前的周元雖說如今在諸天中名氣不小,但晉入源嬰境才半年左右,雖說從先前的接觸來看,戰鬥力的確不同凡響,但薑紅纓卻對自身有着絕對的自信。

在源嬰境這個領域,這周元想要脫穎而出,恐怕還得一些時間才行!

最起碼現在,是沒資格的!

薑紅纓手掌一握,只見得一柄龍鱗長槍便是閃現而出,氣勢猛然攀升,然後眼神灼灼而充滿着挑釁的看向周元。

“跟我打一場,你若是能贏我,薑金鱗的事我就放下。”

周元淡淡的道:“首先我得告訴你,我對薑金鱗的戰死感到很遺憾,但我卻並不打算為此負責,不過這並非是拒絕你,因為我對你的提議很感興趣...”

他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我覺得你這女人,的確就是欠打!”

圓盤平臺上,不少各族強者都是有些目瞪口獃的望着周元,誰都沒想到他會如此的直白,畢竟這萬獸天誰不知道玄龍族薑紅纓的暴脾氣,眼下他這番話說出來,這母暴龍今天不暴走才怪了。

果然,當周元的話音落下時,那薑紅纓的臉頰頓時變得冰寒下來,一對狹長的眼眸泛着凶光的鎖定周元,一股煞氣自體內噴薄而出。

“很好,希望我打碎你嘴巴的時候,你還能說得出這些話!”

薑紅纓怒笑一聲,下一瞬,恐怖的源氣轟然爆發,就欲雷霆出手。

而半空上,吞吞也是發出咆哮聲,威壓籠罩天地。

薑魃衣袍獵獵作響,雙瞳都是漸漸的化為金色,身軀升空,準備對上發怒的吞吞。

不過,也就當這雙方劍拔弩張即將動手的時候,這天地間,突然有一道巨聲響徹。

仿佛是大地震動,撕裂的聲音。

所有人都是為之一頓,然後驚詫的目光便是投向了那巨聲傳來的遙遠處,緊接着,他們便是見到,在那遙遠的群山間,大地開裂,一株遮天蔽日的古樹緩緩的升起,古樹散髮着光暈,覆蓋了那片天地。

隱隱間,似乎是能夠在那古樹之上,看見懸掛着的一些神妙之光,宛如某種神秘果實。

圓盤石臺上的風聲仿佛都是在此時凝滯。

就連即將動手的薑紅纓,薑魃等人,都是眼瞳微縮的望着那個方向所出現的遮天古樹。

這般凝滯持續了數息,緊接着,便是有着一道道狂喜無比的聲音在這石臺上響徹起來。

“那是...”

“凝結了祖魂果的祖魂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