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靈洞天。

莽荒的天地間。

有一座巨大的的圓盤石台懸浮於高空上,而此時,圓盤上空的空間不斷的開裂,一道道氣息強橫的身影從中暴射而出,最後源源不斷的落在了圓盤石臺上。

於是,這寂靜了許久的石台,再度開始變得熱鬧,沸騰起來。

周元頭頂着吞吞,也是落在了這座圓盤石臺上,他第一時間感應着天地間的源氣,然後便是察覺到此處的天地源氣帶着一股淡淡的異香之味,而體內的血肉,則是在這種天地源氣之下,變得格外的活躍。

血液的流淌都是變得迅猛起來。

整個肉身,都是在歡呼雀躍。

“這龍靈洞天的源氣,果真適合肉身修煉。”周元忍不住的有些感嘆,若是能夠在這裡長久修煉的話,或許他的肉身將會出現極大的精進。

他的目光環視開來,這座圓盤石臺上,倒是人影不少,但其中大部分都並非是金猊族的人,而觀其氣息,應該是來自萬獸天的其他種族。

看來在進入龍靈洞天后,所有人都會被隨機的分散於腳下這種懸空的圓盤石台所在處。

周元摸了摸頭頂上的吞吞,此時的後者打着哈欠,但一對獸瞳卻是泛着灼灼之色的望着這方古老莽荒的天地,從它那躁動中,周元能夠感覺到吞吞心中的那股期盼。

“龍靈洞天那座祖魂山,應該會在一段時間後才會出現,這段時間,我們可以在這裡等待,也可以去探索其他的機緣。”周元說道。

吞吞直接是拍了拍周元的腦袋。

當然是出去啦,有它在的話,可以找到的好多機緣呢!

周元咧嘴一笑,他當然也是這般想法,因為除了那祖魂山外,他對這龍靈洞天的特產,祖魂果同樣很感興趣,因為他的神魂境界這些年始終沒有太大的精進,他感覺這應該是缺少一個契機,或許那祖魂果能夠幫助到他。

這般想着,周元便是不再停留,就欲直接自那石台之山躍下。

不過,也就是其身影剛動的那一瞬,突然有着一股極為強悍狂暴的源氣自這圓盤石台之中爆發,然後直接是將周元鎖定。

如其來的變故,讓得周元也是微微一驚,旋即他面無表情的轉過頭,望向源氣傳來的那個方向。

而這股源氣動靜,不僅引起了周元的註意,此時圓盤石臺上的其他各族人影,也是投去驚詫的目光。

只見得在那視線鎖定處,是一名身材格外高挑的倩影,她一身黑金色的勁裝,包裹着凹凸有致身軀,顯露出了性感的曼妙曲線,而且那些線條,皆是充滿着力量感。

同時一雙大長腿筆直得讓人心驚。

目光上移,只見得那道倩影有着一頭銀色短髮,看上去乾凈利落,透着一股凌厲之氣。

她的容顏也是頗為的冷艷,特別是一對眼眸,狹長凌厲,雙眉微揚間,有煞氣流露。

嘩。

而圓盤石臺上,其他那些各族的源嬰強者見到此女,面色卻皆是一變,有着低低的嘩然聲響起。

“是玄龍族的薑紅纓!”

“竟然是這從不講理的女暴龍...”

“她所針對那人...很眼熟,哦,我記起來了,他是混元天的周元,此次自金猊族所進入...”

“他一個混元天的人族,跑到我們萬獸天的龍靈洞天是乾啥。”

“看見他頭上那位了嗎?那可是金猊族的小祖,一尊先天聖獸...而周元便是它請來的伙伴。”

“原來如此...不過薑紅纓這是想乾什麼?”

“我倒是聽說了一些內幕,你們知道薑金鱗吧?死在古源天的那一位,他是薑紅纓的親弟弟...”

“那關周元什麼事?殺死薑金鱗的,是聖族的人啊。”

“呵,你跟薑紅纓講道理?這些年來,跟她講道理的人,早就被她撕爛了不知道多少個了...”

“那周元,恐怕這次免不得要倒霉了。”

“......”

周圍諸多的竊竊私語聲同樣是落入了周元的耳中,他面色漠然的望着那邁着大長腿,狹長眼眸中帶着煞氣而來的銀髮女子,而隨着那女子的行動,在其身後,還跟着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乾瘦人影,那道人影給周元帶來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與此同時,還有着數名同樣源氣強橫,明顯是出自玄龍族的強者,也是跟上了那薑紅纓,隱隱的有着包圍周元的跡象。

“你有麻煩了。”吞吞拍了拍周元的腦袋,有意念落入腦海。

眼前這女人,比金嵐還強。

周元眼神微冷,有寒意涌動。

最終,在那諸多目光下,薑紅纓停在了周元前方數丈的位置。

“你就是混元天的周元?”薑紅纓聲音有些沙啞,但卻透着一股掩飾不住的寒氣。

“有事?”周元淡淡的道。

“我是玄龍族的薑紅纓,死在古源天的薑金鱗,是我親弟弟。”薑紅纓眸光中泛着一絲紅意的盯着周元。

周元點點頭,道:“節哀。”

“雖然他是死在聖族的手中,但據我所得來的消息,決定闖陣的人,是你。”薑紅纓緩緩的道。

“是我。”周元也不否認,他盯着薑紅纓:“你的意思,難道是那個時候我們反而要退讓,將源氣祖脈,全部拱手相讓給聖族?”

周圍有各族強者眉頭皺了皺,看向薑紅纓的目光隱隱有些不滿。

周元那個時候的決定,絕對是無可挑剔,他們不可能退讓。

如今諸天皆是從中受益,而這薑紅纓同樣如此,所以她這番作為,當真是蠻不講理。

“我知道我不講道理。”

薑紅纓淡淡的道:“但是我不想管其他的,我親弟弟死了,以後我遇見聖族,我拼盡最後一口氣,都會撕爛他們,即便是拼上我這條命。”

她眸光有些泛紅的盯着周元:“可我還是覺得,你對此也有一點責任。”

“所以...”

“雖然我不殺你,但是...我還是要教訓你,否則我念頭不通達。”

當最後一句話落下的時候,她的臉頰上有龍鱗若隱若現,一股恐怖的源氣猛然間自她的體內爆發開來,頓時間天地變色,一股龍威瀰漫,讓得在場各族的強者皆是連連後退,面容變色。

這個女暴龍,這就要直接動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