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嵐那平靜的聲音吐出來時,在場的諸多金猊族族人精神頓時一振,說一千道一萬,都比不過真正的動手交鋒。

唯有當實力展現出來,才能夠真的鎮服眾人。

這一點,在其他天域如此,在信奉強者為尊,弱肉強食的萬獸天更是如此。

在那金嵐身後,金雅也是美目亮起,心中升起了濃濃的信心,眼眸中滿是驕傲,因為她知道她這位大哥有多強。

放眼整個萬獸天的源嬰境,金嵐都是位列頂尖的層次。

那周元雖然也不簡單,但再怎麼說,他晉入源嬰境的時間太過的短暫,如今不過只是大源嬰境的實力,這若是真鬥起來,如何會是金嵐的對手?

而如果到時候他慘敗在金嵐手中,小祖應該也就看得出來,若是帶這周元進了龍靈洞天,必然是個拖油瓶。

龍靈洞天內,危機四伏,而且還要面臨著諸多的競爭,雖說小祖是先天聖獸,戰鬥力強橫,但萬獸天內的聖獸血脈擁有者,可並非僅有它一位...

當然,論起品階來說,肯定是小祖這先天聖獸要更勝一籌,但其他的那些聖獸血脈,同樣還是能夠對小祖造成威脅的。

畢竟,現在的小祖還並非是真正完成體。

所以小祖是真的需要一個強橫的幫手,而不是一個混好處的拖油瓶。

諸多的目光,都是在此時投向周元,等待着他的回應。

金靈兒看着周元,則是有些擔憂,那金嵐的確不是個省油的燈,一番言語,便是將周元逼到了尷尬的境地。

若是周元不願接戰,恐怕就算是有着族長在這裡壓着,其他族人都是會將其嘲笑一番,到時候臉皮實在不好看。

可若是接戰,那同樣不是好選擇,因為她很清楚,周元晉入源嬰境到現在不過才半年多的時間...

金嵐望着尚未回答的周元,似是帶着誠懇的道:“周元元老,雖說我此舉或許有以大欺小之嫌,但為了小祖能夠如願奪得它想要的機緣,還望周元元老能夠理解。”

周元感受着周圍那些目光,再瞧得眼前金嵐這諸多作態,倒是忍不住的笑了笑,這金嵐的城府的確是頗深,明明他所覬覦的是跟着吞吞的好處,可這一口口冠冕堂皇的理由,還真是讓人找不到任何反駁點。

“你覺得怎麼樣?”他拍了拍縮回腦袋上面的吞吞,笑問道。

吞吞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明明未曾發出聲音,但周元卻是感覺到一道意識落入腦海中,意識凝聚,化為一行大字。

“扁他,要贏得威風漂亮!”

周元瞭然,目光看向前方一臉誠懇的金嵐,笑道:“看來你對自己倒是很有信心。”

“也罷,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若是怯戰的話,倒是將吞吞的顏面給丟了...”

周元微微沉吟,然後緩步上前,道:“不

過此處畢竟是金猊族,我也不好大鬥一場,這樣...你若是能夠安穩的接我一招,此次龍靈洞天的事情,我便不沾惹了,如何?”

嘩!

此言一齣,頓時引起諸多嘩然。

一道道驚愕目光望着周元,這個家伙瘋了嗎?他的意思是一招之下,就能夠讓得金嵐落入下風?!

簡直可笑!

雖說在這萬獸天內沒有如同混元天的那種諸多榜單,但金嵐的實力卻絕對算是頂尖層次,而眼前的周元,不過只是大源嬰境而已!

這般實力,說實在的連挑戰金嵐的資格都沒有!

“當真是自取其辱!”金雅咬着銀牙,冷聲道。

在其身旁,一些親近大長老一脈的金猊族族人皆是面露譏嘲笑容,點頭附和。

那金嵐同樣是微微一怔,不過他的臉龐上卻並沒有顯露出絲毫怒意,而是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周元元老如此托大,就不怕真的失手?”

對於周元,說實在的,他並沒有懷有小覷之心,即便前者只是大源嬰境,但這家伙在古源天的戰績實在是讓人心驚,面對着聖族的頂尖強者都敢一戰並且最後還取勝了,如此手段,簡直是讓人嘆為觀止。

如果此時的周元已經踏入源嬰境圓滿,或許金嵐今日真的會不甘的收斂野心,可惜,周元還只是大源嬰境...

金嵐目光流轉,略顯幽深,淡淡的道:“那就請周元元老賜教吧。”

既然你自己想要丟人,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當其聲音落下時,他的身影已是消失於原地,直接是出現在了高空之上。

轟!

下一瞬,有浩瀚的源氣猛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一道驚天咆哮震蕩雲霄,一頭約莫千丈龐大的金色巨獸,立於天空,凶威滔天。

金色巨獸身披金甲,金色的長尾甩過,虛空都被撕裂開來。

金嵐竟直接是顯露出了本體,這顯然是不打算給周元任何一絲一毫的機會。

諸多金猊族族人望着這一幕,皆是嘴角噙着玩味之色。

“周元...”那金靈兒忍不住的出聲。

他們這種源獸種族,肉身無比強悍,一旦顯露的話,便是最強形態,她實在是無法想象,周元究竟要何等手段才能一招鎮服金嵐。

周元衝著她笑了笑,或許他所說的一招聽來的確是有些狂妄,但如今這金猊族內不少人都對他抱着深深的質疑,雖說他並不在意這種質疑,但吞吞要去往那龍靈洞天,終歸還是得借助金猊族的名義。

所以,他需要一個足夠份量的下馬威來解決一切的質疑。

只有如此,之後方纔能夠平靜下來。

而又有什麼下馬威,比直接將他們金猊族這位最強源嬰境狠狠的打下去來得直接呢?

若是在被夭夭特訓之前,或許他是沒有自信說這種話的,畢竟這金嵐的確不是省油的燈,按照周元估計,後者的實力應該接近了此前與他交手的呂泰。

但可惜...經過夭夭那一個月的特訓,現在的周元,戰鬥力可謂是達到了一個新的頂峰。

在那諸多目光的註視下,周元的身軀也是踏空而起,最後立於那吞吐着風雲的金色巨獸前方。

與金色巨獸相比,周元的身軀仿佛螻蟻般渺小。

“周元,讓我來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能耐說這種話吧!”金色巨獸口吐人言,宛如雷霆轟鳴,響徹天地。

當顯露出本體後,身為金猊族的凶性,終歸還是有些浮現出來,此時的金嵐,眼目森冷的鎖定了周元。

轟!

下一瞬,磅礴金光涌動,那一股浩浩蕩盪的源氣威壓蔓延。

那種源氣波動,達到了一千億!

周元沒有理會金嵐的雷鳴咆哮,反而是雙目在此時漸漸的閉攏。

下一瞬,有白金色的源氣浩浩蕩盪自天靈蓋衝天而起,整個天際仿佛都是在這一刻化為了白金色彩。

吼!

白金源氣化為白金海洋,其中有古老的龍吟聲響徹。

隱約間,似是有着一頭巨龍之影在其中遊蕩。

周元緩緩的抬起雙手,只見得白金源氣海洋呼嘯而動,片刻之後,天地間有一股異樣的動靜浮現。

那似乎是一種特殊的音波,當音波震蕩時,天地源氣隨之沸騰。

周元頭頂上空的源氣海洋在漸漸的消退,下一刻,似有一物緩緩的落下。

無數道視線望去。

只見得那竟然是一座白金色的巨鐘。

巨鐘之上,仿佛是神秘龍影纏繞,在那上面,銘刻着無數古老而晦澀的源紋。

巨鐘落下,周元將它扛住,然後將那鐘口的位置,遙遙的對準了金嵐所在的方位,猶如扛着人間大炮一般。

他的嘴角,在此時有着一抹弧度微微的掀起。

為什麼要說讓這金嵐接他一招,只是因為他這一招,需要準備的時間過長...

“靶子朋友,你準備好了嗎?”

周元輕輕一笑,黑黝黝的鐘口深處,有恐怖的光芒在匯聚,一股恐怖的音波在這一刻,陡然噴發。

“天龍金鐘吟!”

吼!

大音希聲!

而也就是在這一瞬,遠處那原本好整以暇的金嵐,渾身鱗片都是猛然間倒豎起來,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死亡般的氣息如潮水般涌來。

在那下方,無數金猊族的強者,也是紛紛駭然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