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當巨鐘轟鳴的那一瞬,整個天地間的聲音仿佛在此時盡數的失去,唯有着那巨鐘龍鳴充斥耳膜。

即便巨鐘轟鳴乃是對準了金嵐的方向,但那下方諸多金猊族的族人,依舊是面龐難受,一些源嬰境以下的實力,甚至雙耳處有血跡流淌下來。

不過即便難受,但所有人的目光依舊是死死的盯着天空上。

只見得那裡,巨鐘轟鳴間,有一股肉眼可見的音波洪流咆哮而出,那音波似龍形,席卷之下,連天地源氣都是被那音波生生的震碎,音波洪流刷過,直接是形成了大片大片的無源真空地帶。

如此威能,看得金猊族內眾多強者皆是面色劇變。

吼!

那金嵐也是在此時猛的爆發出嘶吼聲,它那巨大的獸瞳中再沒了此前的玩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驚懼之意,因為周元這發攻勢的威能,甚至讓得他感覺到了一縷縷死亡般的氣息。

所以這個時候,他也不敢再有絲毫的托大。

億萬道璀璨金光陡然自金嵐體內噴射而出,只見得那龐大身軀上的金色光芒流轉,宛如是液體般的黃金,那些光芒迅速的凝固,轉瞬間,那金嵐龐大的身軀上,便是猶如披上了一層閃爍着聖光的金甲。

金甲猙獰,有金刺延伸,鋒芒引得虛空顫裂。

遠遠看去,猶如是一頭披着金甲的毀滅之獸。

“鎏金聖甲術!”與此同時,金嵐那低沉的咆哮聲,也是響徹而起。

這是金猊族的一道防禦聖源術,防禦力驚人,再加上金猊族本身那強大的肉身,可謂是堅不可摧。

顯然,金嵐將防禦力催動到極致,打算硬接周元這一手。

轟!

音波洪流速度太快,也就是金嵐渾身金甲剛成的瞬間,天地轟鳴震蕩,那龍形音波洪流便是宛如一發隕石,重重的轟擊而至。

砰!

撞擊的那一瞬,巨聲轟鳴,只見得一圈圈萬丈音波衝擊直接是橫掃而開,附近的山嶽被掠過,瞬間就湮滅開來,化為漫天的灰燼。

不過當那些衝擊波還欲遠去時,卻是在此時突然的憑空化為虛無。

那是金羯,金燼兩位長老出手化解了,畢竟此處是金猊族祖地,他們不能讓得周元大肆破壞。

金羯老臉有些陰沉,他目光瞧得那周元所在,倒是有心想要暗中出手,但眼光在瞧得不遠處那抱着吞吞,俏臉平靜無波的夭夭時,又只能將這些心思盡數的給收斂起來。

連族長都對此女如此的客氣,他若是想要暗中出手的話,恐怕必然會被察覺,到時候反而落人口舌。

天空上,恐怖的衝擊波終是漸漸的散去。

無數道目光投去。

只見得那裡的虛空上,金色巨獸踏空而立,渾身金甲依舊閃爍着璀璨的光澤,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似乎是抵擋了下來?

金猊族中,有一些歡呼聲響起。

那一直

緊繃著身軀的金雅,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臉頰上有着驕傲的笑容浮現出來。

果然,大哥是不會失敗的!

那周元如此狂妄,終歸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只是,當他們在歡喜的時候,卻並未見到那金羯,金燼兩位長老漸漸凝重的面龐。

“不愧是蒼淵大尊看重的親傳弟子啊。”一道感嘆聲響起,眾人看去,竟然是族長金陽煌。

金猊族不少族人聞言都是有些錯愕。

轟!

而也就是在此時,虛空上那屹立的金色巨獸,體內突然有沉悶的聲音響徹而起,下一刻,一道道目光便是驚駭的見到,金色巨獸身軀上的金甲,鱗片竟是生生的爆碎開來,無數的血霧噴發而出。

一道蘊含著痛苦的咆哮聲從金嵐巨嘴中傳出。

下方金雅臉頰上的笑容頓時凝固。

“怎麼會...”

其他的那些金猊族族人也是一臉的震驚。

天空上,金色巨獸龐大的身軀迅速的縮小,最後化為一道人影,身影踉蹌。

只見得此時的金嵐面色慘白,渾身毛孔都是有着血跡流淌出來,周身強悍的源氣也是變得萎靡,看上去極為的凄慘。

顯然,先前周元那一擊,已是對他造成了重創。

金嵐搽去嘴角的血跡,眼神複雜的盯着周元:“這是一道大聖源術?”

如此威能,已是超越了尋常聖源術,那種音波太過的霸道,甚至能夠無視他的肉身防禦,直接侵入體內肆意的破壞,這簡直就是肉身防禦的剋星。

周元未曾回答,只是道:“承讓了。”

此次出手,實在連他有些感到意外,這天龍金鐘吟明明只是一道普通的聖源術,可一旦以天龍氣將其催動,那般威能,完全不遜色於大聖源術,甚至因為其音波攻擊的特性,反而在某些方面更為的突出。

金嵐面色陰晴不定,到得此時,他如何不知道,周元與他定的這一招之約,完全是給他挖的一個坑...

那道音波大聖源術專克肉身防禦,擺明瞭就是專門對付他們這種肉身強悍的源獸種族。

而且此術威能雖強,但也有着缺陷,那就是醞釀時間頗長,如果不是因為這一招之約,金嵐完全可以有其他的手段抽身躲避,先避開周元此術的攻擊範圍,最不濟,也是能夠先化解其部分的威能,那最後就算再以肉身承受,也不至於傷成這樣。

所以,他此前還以為周元是狂妄托大,如今來看,分明是故意為之。

偏偏他還真的撞了上去,直接被撞得滿臉是血。

金嵐略微有些不甘,這一次他諸多手段都還未曾施展,就已落敗...但他終歸還是沒再說什麼,畢竟輸了就是輸了,再找藉口,反而是平白丟了他們金猊族的顏面。

畢竟人家挖坑埋你,只能怪你不夠聰明。

呼。

金嵐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對着周元道:“我輸了,小祖

伙伴的位置,是你的。”

頗為的乾脆。

他這乾脆,倒是讓得周元有點意外,對方如今已是明白他有些取巧,但也沒在這上面多說什麼,看來這位金猊族源嬰境第一人,還是有着屬於他的傲氣的。

“不過此次取勝,你應該知曉你有取巧的成分,這種所謂的一招之約,恐怕在那了龍靈洞天內並不適用,萬獸天其他的那些頂尖強者,也不會和你講這些規矩,所以如果你是真想要輔佐小祖,而不是只想跟着混些好處的話,還是多多註意吧。”金嵐平靜的道。

周元笑了笑,這金嵐雖然話語間還是有些不甘心,但好歹也算是一種提醒,而且看得出來,對於吞吞,他還真是蠻敬重的。

他擺了擺手,也沒有多說什麼,以他如今的真正實力,其實就算不討巧要勝金嵐也不難,只是沒那種必要,畢竟這不是生死戰,沒必要將自身的手段盡數的露出來。

兩人的身形自空中落下。

那些金猊族族人眼神也是有些複雜,畢竟誰都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不過這一次,倒是沒有人再對周元投去不忿的目光,就算是那金雅,也是只能咬着牙吞下了這個結果。

萬獸天內,實力為尊。

周元展現出了他的實力,眾人再不敢將他當做普通的大源嬰。

而且,他也證明瞭他的確有資格成為小祖的伙伴,而不是憑藉著所謂近水樓臺的關係...

金靈兒美目瞪得老大的望着周元,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她無法相信周元竟然真的贏了金嵐,要知道他們這些初入源嬰者,現在幾乎都還處於這個層次的最低層,可偏偏周元這個怪胎,明明是跟他們相同時間踏入的源嬰境,可現在,他已是開始立於源嬰境頂峰位置。

面對着如此變態的家伙,金靈兒也只能在心中吐槽一聲怪物,難怪小祖會專門點名要他來護持。

吞吞的身影如瞬移般出現在周元的頭頂上,它伸出爪子拍了拍後者的腦袋。

“幹得漂亮!”有意念在腦海中化為大字,還調皮的跳來跳去,最後甚至還化為一張吞吞的笑臉,簡直是自帶表情包。

“既然周元小友取勝,那此次祖饕閣下這邊,便由你來陪伴吧。”金陽煌出聲笑道,雖說金嵐輸了一籌有些遺憾,但到了他這般層次,自然也不會太過的在意。

“龍靈洞天開啟的時日,應該還有半月左右,這段時間,就請兩位貴客在族內暫歇。”

“而有關龍靈洞天的一切情報,我也會讓人盡數的送來。”

金陽煌表現得極為的大氣,並沒有任何為難的意思,當然,周元心中也明白,這位金猊族的族長會如此的好說話,更多的原因還是因為一旁有着夭夭在站着,不然光憑他那蒼淵親傳弟子的身份,顯然並不足以讓得人家這麼客氣,甚至或許連這位族長的面都見不到。

所以他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嘆。

我媳婦太厲害了!

今晚我會在微信公眾號更新【武動乾坤冰靈族番外最終章】,有興趣的可以關註下我的公眾微信號:天蠶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