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身影消失的那一瞬,那三名大源嬰強者皆是變色暴退。

先前的交鋒,他們已經知曉了周元的強勢,那六寸三的源嬰,蘊含著七百四十億的源氣底蘊,這比起他們不知道是強橫了多少。

雖說三人皆是身懷六百億的底蘊,加起來的話的確比周元更多,但可惜,這種疊加毫無意義,不然的話,萬千源嬰豈不是能夠堆死聖者?

“聯手,協防!”

那光頭男子厲聲大喝,他也是機智,知曉三人若是分開的話,必然會被周元逐個擊破,唯有他們聯手,方纔能夠抵禦周元。

那枯瘦老者與美艷女子也是毫不猶豫的緊靠過去。

不過,他們的速度還是慢了一步。

就在那光頭男子聲音剛落的瞬間,其面前虛空陡然破碎,一道光影暴射而出,下一瞬,滔天源氣威壓直接將前者籠罩。

“聖源術,斷山河!”

恐怖的威壓宛如是煌煌之威籠罩而來,那光頭男子汗毛倒豎,一股致命的危機感涌上心頭,於是他毫不猶豫的拔刀斬出。

直接是施展出了自身最強攻擊。

只見一道刀光斬出,宛如白龍匹練,刀光斬下,似是有着無數山河在其下粉碎,霸道無匹。

然而刀光斬下,一隻閃爍着神聖琉璃光澤的拳頭直接硬憾了過來,那一拳,看似普通,可拳風涌動時,只見虛空不斷的蹦碎,那股恐怖的肉身力量再加上浩瀚源氣的增幅,威勢直接是駭得那光頭男子眼皮急跳。

鐺!

肉拳與刀光硬碰,有金鐵之聲響徹,爆發的衝擊波直接是將這片虛空盡數的震碎,無數空間碎片倒捲而出,如漫天星雨。

不過瞬息之後,刀光陡然破裂,那琉璃之拳洞穿刀光,直接是一拳就轟在了那面容驚駭的光頭男子胸膛之上。

那一拳,宛如是隕石墜落之威,驚天動地。

噗嗤!

光頭男子胸膛瞬間塌陷下去,一口鮮血狂噴,身形狼狽的倒飛而退,而在退後的同時,他的肉身竟然是在此時開始崩裂,血肉分離。

片刻後,光頭男子的肉身直接是徹徹底底的碎裂開來。

一道微光從其中衝天而起,倉惶的遁逃而去。

他的肉身竟是直接被周元一拳打爆,只能遁逃源嬰!

而此時,那本要對着這邊合攏而來的枯瘦老者與美艷女子,直接是駭得亡魂皆冒,面容上滿是恐懼,看向周元的眼神也是如同看一個殺神一般。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那光頭男子竟然會被周元一拳給轟殺了!

那可是一名老牌的大源嬰境啊!

在整個混元天內,也是有着一些名聲,這般人物放在那裡,都能夠算做一方豪強,甚至去個稍微邊遠之地,開山立派也算是夠了

,可如今,卻是在這裡被周元轟爆了肉身。

“怎麼會如此恐怖?!”

他們兩人的心中,驚駭無比,他們修煉多年,也算是見多識廣,可卻頭一次見到如此凶神。

他們此前對於周元在天陽境的戰績不是沒聽過,可終歸是仗着自身源嬰境的實力,對此表示着居高臨下的俯視,也嘲笑着這天陽境水的確淺薄。

可到得此時,他們方纔有些明白那些天陽境在面對着眼前之人時,那種近乎被支配的恐懼。

他們先前率先伺機進入這座空間,原本以為能夠拔得頭籌,奪得首功,可如今來看,簡直就是自己扛着棺材找上了門...

逃!

這一刻,兩人再無戰意,直接是化為兩道流光分頭而逃。

短短不到片刻,三位大源嬰,一傷兩逃。

周元望着兩人那狼狽的身影,卻並未追趕,只是目視着他們逃出了這座空間,因為他知道,今日的戰鬥,這才只是開始,沒必要為了這些雜魚浪費氣力。

當他這邊的戰鬥以讓人瞠目結舌的速度落下時,那遠處的戰場中,趙樂府,薛青隴, 伊閻三人以及他們對面的三位源嬰境圓滿,則都是有些短暫失神的望着這一幕。

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內心是極為震動的,特別是薛青隴,她為人傲氣桀驁,簡直不似女人,此前她還諸多擔憂周元這邊會出岔子,所以對於他來到此處還有些耿耿於懷,可如今來看,終歸還是她眼界淺了一些。

不過這也怪不得她,因為類似周元這種一突破便直接踏入大源嬰境,然後源氣底蘊甚至直逼源嬰境圓滿的怪物,修煉這麼多年,她真沒見到過...

“這位周元元老真是了不得,看來往後這源嬰境內,也要不平靜了。”在那趙樂府三人對面,同樣有三位源嬰境圓滿的強敵望着這一幕,其中一人出言感嘆道。

“能夠被大尊收為親傳弟子,又豈是凡物。”一名長髮男子淡淡的道。

“不過他雖說打退了那三人,但其實算不得什麼好事,這三人出局,接下來入場的,恐怕就會是真正的源嬰境圓滿了。”

“那蒼淵大尊在這座空間佈置了結界,限制了進入此處的人數,可萬祖大尊同樣做了應對謀劃,所以他撐不了多久的,今日這場鬥法,天淵域必輸無疑。”

此人名為徐皓,乃是萬祖域內的源嬰境圓滿,他在那源嬰榜上,位列第十二。

其身旁另外兩位源嬰境圓滿也是點了點頭,他們看了一眼虛空上的結界,其中困着不少身影:“不過可惜,呂泰兄被針對了,不然他進入此處,對方將無人能擋。”

他此話未加掩飾,所以趙樂府,薛青隴三人也是聽見了,但他們的面色只是變幻了一下,傲氣如薛青隴,都未曾反駁,反而只能悶聲應下。

只因他們所說的那呂泰,乃是在那源嬰榜上排名第三的人物,實力無比恐怖,即

便是趙樂府,也自問不敵。

這般人物,顯然是被蒼淵大尊算計了,所以被困在結界中,無法降臨。

不然的話,他一旦出場,他們這邊恐怕真是無人能制。

不過對於他們這邊的對峙,遠處的周元卻是並未理會,他也並沒有插手的打算,而是立於一座山巔上,負手望着空間之外。

那裡的偉力在一**的碰撞,帶來着無邊的毀滅。

萬祖大尊在與蒼淵鬥法的時候,自然也是時刻感應着空間內部的爭鬥,所以當那三位大源嬰被周元擊潰的時候,他也是有所察覺。

“蒼淵,你可是收了個潛力非凡的弟子啊。”萬祖大尊淡淡的道。

蒼淵一笑,道:“未來若是周元成聖,你這老家伙見到我這一脈,恐怕就只能避着走了。”

萬祖大尊搖搖頭,道:“成聖哪有這般容易,雖說連金羅古尊都對他下了評語,可若是一句評語就可成聖,那也太低估聖者之境了。”

他說著,瞥了一眼覆蓋整個空間的龐大結界:“而且,成不成聖,那是以後的事,今日這場局,他先熬得下來再說吧。”

當其聲落的那一瞬,只見得那籠罩空間的龐大結界中,突然有一絲異動傳出,那被困在其中的一名源嬰境圓滿強者頓時尋到了一絲破綻,當即身影暴射而出,化為流光突破進了那座空間之中。

那人一降臨,便是將速度爆發到極致,直接對着這座空間最中央的那座山嶽破空而去,顯然是打算直接破壞祖龍燈。

而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瞧得那突破進空間的人影,眼神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變,因為他們將其認了出來。

“是宋隍!”

三人目光對碰,皆是眉頭緊皺,因為來人並非是無名之輩,同樣是源嬰榜榜上有名。

可如今他們三人都被死死的纏住,即便有所上風,可也難以退敵,所以誰還能夠制得住這榜上有名的宋隍?

畢竟此人,可不是先前被周元解決掉的三位大源嬰可比的啊。

而在他們心思轉動的時候,一道萬丈源氣洪流直接貫穿虛空而過,狠狠的轟向了那宋隍所在。

察覺到攻勢,宋隍也只能停下了身形,袖袍一揮,虛空扭曲間,浩瀚的源氣竟是形成了一座巨塔,巨塔鎮落,直接是將那源氣洪流鎮成了漫天光點。

宋隍身影也是顯露出來,那是一名白袍男子,他面色漠然,望着右側的方向,淡淡的道:“周元,莫要尋死,你那些戰績,唬不住我。”

周元踏空而出,他盯着眼前那散髮着一些危險氣息的白袍男子,面容不起波瀾,並沒有因為對方乃是源嬰境圓滿的強者就有絲毫的懼色,反而一對眼眸,散髮着凌厲冷冽之色。

他沒有任何的廢話,只是冰冷的吐出一個字來,那聲音如雷,轟然響徹。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