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周元的聲音還在天際間迴蕩,那宋隍卻是仰天大笑起來,片刻後,他方纔面龐顯露出一絲猙獰的盯着前者:“真是好狂的口氣,真以為打退了那三個雜魚,你就敢在我面前張狂嗎?”

“轟!”

他一步踏出,頓時間天地源氣被攪動,有通天之光自其天靈蓋爆發而起,在那裡,有源嬰若隱若現。

赫然是達到了八寸三的大小!

貨真價實的源嬰境圓滿!

而且,那所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也是在七百八十億的層次。

這比起周元,尚要強上四十多億。

可莫要小瞧了這四十億,想當初在天陽境時,周元達到頂峰,自身的底蘊也不過才這個數量而已,然而如今,光是兩者的差距,就比他那時候的整體底蘊都要高,而由此也是能夠看得出來,這源嬰境的水,究竟比那天陽境深多少。

“周元,你的天賦的確很強,六寸左右的源嬰,竟然能夠具備如此底蘊,若是給你一些時間,我恐怕的確不敵你!”

“但是,那卻並不是現在!”

宋隍眼神獰然的盯着周元,眼中有着嫉妒以及嘲弄,他嫉妒於周元的天賦以及底蘊,又嘲弄於後者過於的狂妄,畢竟不管如何,眼下的兩人間,都是有着一層境界之差。

若是交手的話,他不信周元能夠壓制住他。

周元沒有回話,面色漠然間,頭頂有源嬰虛影若隱若現,那是體內源氣盡數涌動時的源嬰外顯,顯然他也明白眼前的宋隍實力比先前那三位大源嬰強太多,所以自然不打算有任何的留手。

在其皮膚上,琉璃之光閃爍,令得他看上去頗有些神聖之感。

宋隍見到周元不理會於他,也是一聲冷哼,他知曉多說無益,眼下還是得正面做過一場。

宋隍一步跨出,天地間源氣暴動,忽有巨大的陰影從天而降,那竟然是一座萬丈龐大的石塔,石塔之上,遍佈着古老紋路,吞吐着天地間的源氣。

“鎮靈塔!”

宋隍所修煉的源氣,名為皇塔氣,位列七品頂尖,而到了他這般層次,七品源氣在其手中所發揮出的威能,遠非天陽境所修煉的七品可以相比。

轟!

石塔直接鎮壓向了周元,轟然落下時,周元所在的那座巍峨山嶽都是轟然崩塌,無數巨石滾落。

吼!

不過也就是在此時,天地間有嘹亮龍吟聲響徹,那鎮壓下去的石塔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下一刻,一隻巨大的龍爪自塔中一拳轟了出來,直接是將塔壁轟碎開來,下一刻,巨聲不斷的響徹,龍爪轟擊間,石塔開始崩裂。

待得石塔徹底碎開時,只見得一條青金色的巨龍盤踞,而在巨龍的頭頂上,周元垂手而立。

那青金

巨龍通體遍佈龍鱗,栩栩如生,而且那所散髮的龍威,也是宛如實質,鋪天蓋地的蔓延。

伴隨着踏入源嬰境,周元對於天龍氣的掌控同樣是愈發的爐火純青,遠超以往。

“哼!”

那宋隍見到攻勢被破,也是一聲冷哼,下一刻,其雙手閃電般的結印,下一刻,虛空震蕩,只見得一座座石塔凝現而出,仔細數去,足有九十九座!

九十九座石塔屹立虛空,遮天蔽日,帶來了極大的壓迫感。

“鎮壓!”

宋隍袖袍一揮,九十九座石塔轟然鎮落,鋪天蓋地的對着周元鎮壓而去。

砰!

周元雙目一眯,腳下的青金巨龍咆哮響徹,旋即直接破空而起,裹挾着浩瀚磅礴之勢,直接與那九十九座石塔群轟撞在一起。

轟隆隆!

天地間巨聲瘋狂的迴蕩,源氣衝擊波不斷的擴散,毀滅着這片地域的一切。

兩人此時的攻勢,皆是將自身源氣盡數的爆發。

那般聲勢,比起此前周元所經歷的戰鬥也要更為的狂暴。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那宋隍的面色卻是微微的有些難看,因為他那九十九座石塔群,被周元源氣所化的巨龍盡數阻攔,那龍爪之力極為的恐怖,一拳便是能夠轟碎一座石塔。

“這家伙所修煉的源氣,也相當不凡!”

要知道,宋隍的源氣底蘊比周元足足強了四十多億,然而在這種源氣硬憾下,卻並沒有取得什麼優勢,顯然,周元所修煉的源氣,從品階而言,要勝過他。

這不由得讓其內心的嫉妒更盛了一分。

轟轟!

虛空上,當那最後一座石塔蹦碎時,那青金巨龍也是堅持不住,最終化為青煙散開。

兩人這番交手,竟是不分高低。

這一幕,落在時刻關註這邊的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眼中時,不免更是吃了一驚,此前周元說他能夠與源嬰境圓滿交鋒,他們還未曾當真,可如今來看,他竟然真的有這般能耐。

那宋隍的實力雖然弱他們一些,當畢竟是八寸三的源嬰境圓滿,而如今,竟然被周元這六寸三的大源嬰逼得毫無建樹,後者這般戰鬥力,簡直讓人心驚。

不過在心驚之後,又是暗自鬆了一口氣,如今來看,周元那邊頂住了,這樣他們也能夠少承擔一些壓力。

希望眼下時間就這麼的拖下去,只要待得那祖龍燈燃燒完畢,今日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

周元望着虛空上面色陰晴不定的宋隍,眼中則是掠過沉吟之色,經過先前的交手,他算是勉強摸清楚瞭如今他自身的實力層次。

面對着宋隍這種源嬰達到八寸三左右的源嬰境圓滿,他

並不會落多少的下風,但按照他的估計,若是遇見源氣底蘊超過八百億的源嬰境圓滿,或許純粹比拼源氣的話,他就會開始落入下風。

當然,這是在排除掉其他手段的前提。

周元目光轉向後方遠處那座山巔,那裡的祖龍燈還在燃燒...如今對於他們而言,最重要的便是時間。

其實要打敗眼前的宋隍不難,但周元卻隱隱的感覺到一些不對勁,之前他解決掉那三人,這宋隍立刻就竄了進來,所以這之間應該是有某種聯繫的。

周元瞥了一眼那籠罩整個空間的龐大結界,這應該是師尊與萬祖大尊的鬥法所導致。

而如今那結界中還困着不少試圖潛入空間的人,其中甚至有數道連周元都感到極為強烈危險氣息的源嬰波動。

若是他眼下擊退了宋隍,接下來來的人,是不是又會更強?

周元目光閃爍,心有懷疑,當即決定還是將這宋隍留着拖延時間為好。

這般想着的時候,周元四周涌動的磅礴源氣,便是隱隱的有所收斂。

不過這般變化,卻是被那宋隍所察覺,他也是機敏之人,立即似笑非笑的道:“周元元老還真是聰明呢,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

周元面無表情。

“你猜對了一半。”

宋隍輕笑一聲,道:“蒼淵大尊的結界中有規則,進入這座空間的人數有着限制,所以當我們落敗後,才能有人進入替換,不過萬祖大尊同樣佈置了某種規則,那就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那所降臨的人將會越來越強,到得最後...甚至會有法域落下,徹底打破平衡。”

他盯着周元,玩味的道:“也就是說,你們真要破局,越是拖延,反而越會落入死局。”

“這其實不算什麼隱秘,因為你們很快就會察覺到。”

周元的眉頭緊緊皺起,原來如此。

他倒是想岔了,眼下的局,不但不能拖,反而得以雷霆之勢,不斷的擊潰降臨之人,這就會不斷的擊潰對方的蓄勢,讓得他們無法降臨更多的法域強者。

周元瞥了一眼更高處,那裡是雙方法域強者爭鬥的地方,雙方的法域強者暫時處於平衡之中,但若是再加入一位,這個平衡就會被打破。

而源嬰境的話,現在周元尚能阻擋,可面對着法域強者的話,恐怕還是有心無力。

呼。

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然後目光淡漠的轉向眼前的宋隍:“既然如此,那你還留在這裡礙眼做什麼?”

“張狂!先前的交鋒,你可還沒勝過我呢!”宋隍眼神一寒。

然而周元卻是沒再理會於他,五指緩緩的握攏,神府之內,有七彩葫蘆影若隱若現,一道道清澈嘹亮的劍吟聲,在此時響徹而起。

那是,七彩斬天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