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源嬰懸浮於武瑤,蘇幼微,趙牧神六人頭頂上方。

雖說它們的體積看上去頗為的精緻小巧,即便是有所區別,也只是寸許之間的差距,但在場的人都是天陽境中的佼佼者,所以他們非常的明白這種細微差距間是何等讓人驚嘆的鴻溝。

六人之中,即便是最小的源嬰,也達到了二寸八。

而要知道,此前那些突破到源嬰境的人,就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也未曾突破二寸這個界限...

最讓得人震驚的還是趙牧神的源嬰,居然達到了四寸!

超過了其他所有人!

蘇幼微與武瑤也是與他差距頗小,由此可見這三人究竟是何等的妖孽。

明明論起輩分,他們三人算是六人中最低的,可如今的成就,卻是開始反超了其他三人。

而且也有人發現,三人皆是來自混元天,這不由讓得其他幾個天域的人都是有些咂舌,混元天這一代的年輕一輩,怎麼皆是如此的恐怖?!

“混元天這一代年輕一輩是吃藥了吧,怎麼生出這麼多怪物...”

“是啊,太恐怖了,不提周元總指揮那種非人,怎麼這三位也如此的厲害?竟然連白小鹿隊長都比不過他們!”

“這一次乾坤天可是徹底被混元天比下去了,最起碼在這一代中,恐怕是不敢去爭奪什麼諸天之首的。”

“......”

幾大天域的人竊竊私語,言語間滿是羡慕嫉妒。

不過此時忽然有蒼玄天的人插嘴道:“混元天的確很強,不過我想要說的是,混元天這四人組,裡面有三人可是來自蒼玄天。”

“哦?!”

一些不知緣由的其他天域的人頓時睜大了眼睛,有些吃驚。

“周元總指揮,還有那位紫霄域的蘇幼微,武神域的武瑤...他們都是蒼玄天的人,只是可惜,我蒼玄天孱弱,留不住人,當然,他們若是留在蒼玄天,或許也不會有如今成就。”蒼玄天的人有些惋惜又有些自得的解釋道。

其他三大天域的人這才恍然,旋即都是大感不可思議,若是這蒼玄天的人不說,他們想破頭皮都想不出,這三人竟然是出自諸天之中最為孱弱的蒼玄天。

而當下方無數人在竊竊私語的時候,虛空中,蘇幼微六人皆是睜開了眼眸。

眼前的世界在此時似乎是出現了巨大的變化,他們甚至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地源氣自身旁悄悄的流淌而過,他們心念一動,並沒有施展任何的源術,便是見到天地源氣自動的在他們的周身匯聚而來,最後漸漸的形成了巨大的源氣風暴。

心念再轉,那源氣風暴便是憑空的散去。

他們能夠感覺到,伴隨着踏入源嬰境,他們對源氣也是更為的瞭解,控制起來,幾乎是達到了一種出神入化般的入微地步。

在這種入微的控制下,即便是與天陽境相同的源氣量,可當其所爆發出來的威能,卻是遠遠的超過了後者。

源嬰境與天陽境,竟是差距如此之大。

六人的目光在虛空交匯,神色各有不同。

最複雜的莫過於關青龍與白小鹿。

前者原本是混元天最強的天陽境,可如今在踏入源嬰境後,卻是直接被趙牧神,武瑤,蘇幼微三個小一輩的後來居上...

而白小鹿更是情緒難明,她乃是乾坤天這一代寄以厚望的天驕,可此前被周元那個變態超越也就罷了,如今這三人,居然也是超過了她。

混元天這一代的年輕一輩,就如此的得天獨厚嗎?

心中所想,終歸未曾流露出來,關青龍與白小鹿也很快的收整了心態,他們能夠走到這一步,本就都是心性堅韌之輩,並不會因為一時的落後就生出頹廢。

源嬰境雖說不管放在哪個天域,都絕對算得上是一線層次的力量,如果說天陽境只是中層的話,那麼當踏入源嬰境後,就算是邁入了高層的門檻。

但他們這些人,終歸是野心要更大一些的。

源嬰境雖強,可卻並非是盡頭。

聖者境不敢想,可法域境,還是可以去嘗試一下的,若是成功踏入,那才是真正的躋身擠入諸天巨擘的層次。

他們目光收回,此時再將目光投向這座聖衍結界,更能夠看出這座結界的雄偉與磅礴,當即忍不住的心中有些慶幸,若非是周元能夠窺出結界破綻,並且最終力斬迦圖,恐怕今日別說踏入源嬰境了,說不得一個人都逃不出去。

而此時,結界內,有着無數的慶賀之聲響起。

一道道人影對着六人彎身行禮,即便是一些趁此踏入源嬰境的人,也是對着他們微微點頭,彎身,眼神依舊帶着敬重。

因為踏入源

嬰境的他們,更加明白眼前六人那源嬰,遠比他們強悍太多。

武瑤,蘇幼微等人也是回以一禮,然後目光便是不約而同的投向了黑洞深處。

隨着如今實力大漲,他們也終於是能夠窺破那黑洞。

只見得在視野之中,一道人影盤坐黑洞深處,浩瀚的祖氣源源不斷的匯聚而來,然後被其身軀瞬間吞下。

這種吞食祖氣的效率,看得六人皆是眼睛一跳。

祖氣雖然是好東西,但同樣也蘊含著狂暴,如此大量的吞服,極其容易將肉身撐破,此前他們也未曾敢如此做。

但顯然,周元並不懼怕於此。

不過他們很快也明白過來,這是因為周元仗着聖琉璃之軀,所以方纔肆無忌憚。

白小鹿大眼睛中滿是熾熱與垂涎,她此次突破,肉身也是大為精進,琉璃光環更盛,距離真正的聖琉璃之軀僅有半步距離,再給予她一些時間錘煉,想必獲得聖琉璃之軀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過那終歸是以後的事了,現在麽,還是只能看着周元的身子眼饞。

“你們說這家伙突破源嬰境的話,究竟是幾寸源嬰?”白小鹿好奇的問道。

楚青摸着下巴,道:“五寸恐怕是跑不了的。”

“那不直接踏入大源嬰境了?”白小鹿一驚。

五寸以上,為大源嬰。

“連我都能四寸源嬰,他達到五寸沒什麼好奇怪的。”趙牧神淡淡的道。

武瑤與蘇幼微明眸盯着黑洞中的身影,雖然未曾說話,但眼中的意思,顯然也是頗為的認同。

白小鹿見狀,只能嘀咕道:“真是個變態。”

轟!

而就在他們說話間,那黑洞深處突然有着異動浮現,只見得那道緊閉雙目的身影陡然睜開了眼睛,伴隨着他一道長嘯,只見得滾滾祖氣浩浩蕩盪的席卷而來,最後被他一口吞下。

霎那間,一股恐怖的源氣波動轟然爆發,直接是引得天地變色,風雲轉換。

白小鹿,蘇幼微,武瑤等人以及那下方無數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將好奇的目光匯聚而去。

他們知道,周元這是要突破的徵兆了。

只是不知,如此突破動靜,最終孕育而出的,又是幾寸源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