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盤坐於黑洞深處,雙目緊閉間,只見得磅礴浩瀚的祖氣自那九條主脈之中抽離而出,然後以一種浩浩蕩盪之勢對着他沖刷而來。

如此雄厚的祖氣衝擊,恐怕就算是換作此前的迦圖在此,都不敢硬憾鋒芒。

然而周元卻是無動於衷,甚至周身連源氣都未曾運轉,任由那祖氣洪流沖刷而來。

身軀上,有一圈圈神聖的琉璃光環浮現。

聖琉璃之軀!

現在的周元,最為強大的手段,不是他的源氣以及神魂修為,而是他這具聖琉璃的軀體...這是堪比源嬰境的肉身力量,也就是說,現在的他,已經超越了天陽境這個層次。

此前的那些爭鬥再放在眼中,無疑是有些如同小兒戲耍。

轟轟!

洪流撞擊在身軀上,周元身形不動,身軀卻是宛如化為了一個無底漩渦,直接是來來者不拒的將那些祖氣盡數的吞入體內。

祖氣順着經脈奔騰流轉。

那祖氣如狂暴的蠻牛,肆意的衝撞,如果周元未曾凝煉出真正的聖琉璃之軀,此時他的經脈必然會被這種力量所損壞,可現在...他的經脈的堅韌性以及寬敞性,都比此前強盛了十倍不止。

所以那桀驁不馴的祖氣在如此堅韌的經脈內運轉過兩圈後,便是被磨去了狂暴,最後乖乖的涌入到神府之中。

神府內,三輪天陽靜靜的懸浮。

伴隨着源源不斷的祖氣灌註而進,三輪天陽在吞吐間,其上面的龍紋,也是在漸漸的蔓延開來。

蔓延的速度不算快,但周元卻是沒有半分的焦慮,如今大敵已退,他們有着足夠的時間以及祖氣來享受這戰後的收穫。

而身為此次大戰功績最大者,周元當仁不讓的吞下了那塊最大的好處。

對此,稍有理智者,都不會有半句的異議。

...

時間在這祖氣源源不斷的垂落間迅速的流逝。

轉眼間,已是一個月。

這一個月以來,五大天域的人馬幾乎是充斥於歡喜無比的氣氛。

因為幾乎每一天中,都會有着人完成突破,踏入源嬰境

當然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早已在天陽境後期浸淫多年,他們所欠缺的只是一個水到渠成的契機,而眼下的祖氣洪流,無疑給予他們最為完美的機會。

而如此大規模的晉升源嬰,也是極為難得看見的奇觀,所以就算很多人未曾完成突破,但也算是大飽眼福。

在觀看着一位位源嬰境強者的誕生時,他們也是好奇的在數着這些剛剛突破的源嬰。

源嬰境,乃是天陽內陰陽交泰,融合之間,誕生出以純粹的本命源氣凝聚而成源氣罌胎。

源嬰一成,內外天地溝通,那所施展出來的源術威能也將會呈現一個爆髮式的增強。

而源嬰境大致被分為小源嬰境,大源嬰境,源嬰境大圓滿。

其中源嬰五寸以下,為小源嬰。

五寸之上,八寸之下,為大源嬰。

若是能夠觸及八寸,便算是踏入了源嬰境大圓滿的境界,一些厲害的源嬰境強者,能夠將源嬰修煉到九寸的境界,這種幾乎都算是源嬰境內的頂尖人物。

但九寸,卻還並非是極限。

按照古籍記載,源嬰境的極限,乃是九寸九。

曾有人通貫古今,發現那些在歷史上留下了赫赫威名的聖者存在,他們在源嬰境時,最終的成就,皆是超過了九寸五...所以也有着一個不成文的規矩,若是能夠在源嬰境將源嬰修持到九寸五之上,那就說明此人有聖者潛力。

當然,聖者境太過的虛無縹緲,這般結論信者有,不信的也大有人在。

因為從理智來說,踏足聖者那般層次,所需要的已經不是簡單的積累,其中更需要天地氣運的集合。

那畢竟是整個世界最為巔峰的存在。

不過所謂的九寸源嬰對於現在的五大天域的人馬來說太過的遙遠,因為他們連着看了一個月,發現幾乎超過九成踏入源嬰境的人,他們所凝煉而出的源嬰,甚至還不足一寸。

僅有極少數底蘊頗強的人,破了一寸。

而那看似細微的距離差距,其中所代表的意義,也是天差地別。

但眾人對此倒也並不失望,因為他們知道,那些真正的大佬,現在還沒開始表演呢...

着此處的時候,他們的目光就投向了白小鹿,關青龍,蘇幼薇等人所在的方向,最後又是不約而同的看向虛空黑洞深處,那裡浩瀚祖氣在涌動,隱隱有着龍吟迴蕩。

他們更好奇的是,那位創造了奇跡的周元總指揮,如果踏入源嬰境的話,究竟能夠達到幾寸幾?

而他們的等待,也沒有持續多久。

十日之後,天地間的源氣開始沸騰。

有六道強大的源氣波動幾乎是在同時間的爆發而起,直接是在天地間掀起了源氣颶風。

無數道震動的視線投射而去,如此動靜,遠遠超過了此前任何一次的突破。

“是白小鹿隊長他們要突破了!”

有滿含着期待的聲音響起來。

轟轟!

就在那聲音落下時,六道約莫千丈龐大的源氣光柱衝天而起,各自顯露諸多異象,片刻後,源氣光柱方纔開始逐漸的縮小...

視線順着光柱追逐而去,只見得六道身影凌空而立,正是白小鹿,關青龍等人。

此時的他們,眼目緊閉,那巨大的源氣光束不斷的收縮,最後匯聚於他們天靈蓋處。

一**極為強悍的源氣威壓不斷的橫掃出來,讓得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一股窒息的壓迫感,甚至連此前那些突破到源嬰境的人,都是面目凝重,開始凝神抵抗。

源氣光束最終徹底的收入了白小鹿六人的體內。

下一刻,天靈蓋有靈光閃現,六道模樣與他們完全相同的源嬰,蹦跳了出來,盤坐於天靈蓋上方。

那源嬰晶瑩剔透,充滿着靈性的光澤,身軀似實似虛,靜靜盤坐時,猶如是與天地相融合在了一起,舉手投足間,都是能夠將天地間那浩瀚無盡的源氣撥動而起。

無數道好奇的視線望着那六道源嬰。

然後,驚嘆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關青龍,二寸八。

楚青,二寸九。

白小鹿,三寸。

蘇幼薇,三寸五。

武瑤,三寸六。

趙牧神,四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