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驚人的殺意自吉摩的體內席卷出來,直接是引得這大峽谷內的溫度都是驟然的降低。

“你說什麼?”吉摩眼神陰冷的盯着周元,如同毒蛇般,然後一字一頓的道,給人帶來極大的壓迫感。

在其身後,那些聖族的隊伍也是眼露凶光,周身有強橫的源氣波動涌動起來。

他們倒是沒想到這個周元如此的狂妄,他們這邊已經算是網開一面,讓他帶着人離開,結果此人竟還敢要求他們撤離此處!

天淵域的隊伍,也是有些驚疑不定,他們也是有些不太明白為何周元要如此的刺激這吉摩,眼下的局面,若是能夠暫時的和平撤退,那應該是最好的結果。

在那吉摩等諸多充滿着殺意目光的註視中,周元臉龐上的笑容也是一點點的收斂,他眼神冰冷而輕蔑的盯着吉摩,道:“我說,讓你帶着人,立刻滾離此處!”

在說著話的時候,他直接一步踏出。

地聖紋!

嗡!

厚重浩瀚的源氣自大地中匯聚而來,直接是灌註進入周元的體內,他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一股驚天般的源氣威壓緩緩的瀰漫開來。

那股氣勢,一時間,竟是將那聖族隊伍壓制得微微一滯。

“你如今是什麼情況,真當我不知曉嗎?現在的你,還有幾分戰力?”

周元冷笑道,手中天元筆遙遙的指向吉摩:“若是還有膽氣,那就滾下來,再跟我玩一場!”

吉摩眼角都是在抽搐,面龐變得極為的猙獰,他怎麼都沒想到周元竟敢如此的張狂。

只是,讓得他憋怒的是,這個混蛋,怎麼會知曉他如今體內的情況?

聖瞳被封印,給他同樣是帶來了重創,別看他此時外表沒有任何的顯露,可實則體內的源氣已是隱隱的有些暴動。

可這一切都被他極好的壓制了下去,這周元,怎會知道?!

吉摩眼神陰毒的盯着周元,緩緩的道:“周元,你天淵域是真的打算與我聖靈天不死不休嗎?”

周元淡淡的道:“吉摩,你越是這樣,越是心虛。”

“看來現在的你,的確是沒幾分力量了。”

“而且...”

他看了一眼這大峽谷,嘴角挑起一抹戲謔:“這就是你將蒼玄天的人馬如趕羊一般的趕到這座大峽谷的目的嗎?真是好算計啊。”

楚青等人聽到此處,頓時面露驚色,也是開始打量着這座滿目蒼夷的大峽谷,他們此前就隱隱的有些察覺對方的意圖,但直到現在,他們都未曾明白,這裡究竟有什麼特殊的?

吉摩面色難看,同時又是有些難以置信,這周元,難道也發現了大峽谷深處所隱藏的高級祖氣支脈?但怎麼可能,這個消息,可是他們伏海殿中的機密,乃是由他們伏海殿的聖者所傳下,這周元,如何知曉?

瞧得吉摩那神色,周元一笑:“不就是一座高級祖氣支脈麽,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

吉摩心徹底沉了下去,這個混蛋,果然是知道了!

嘩!

而此話,則是在天淵域與蒼玄天的人馬中掀起巨大的震動,一道道目光不可思議的看着大峽谷,這裡竟然隱藏了一道高級祖氣支脈?!

那種級別的支脈,不論是天淵域還是蒼玄天各方人馬,至今都未曾尋找到過!

吉摩沉默了一下,終於不再掩飾,陰冷的道:“你的確很聰明,不過想要我們退走,你也別做夢了,我已經通知了聖靈天其他勢力的人馬,他們很快就會趕來,到時候我看死的是誰。”

周元笑道:“正巧,我也通知了混元天的隊伍,到時候咱們兩個天域就先在這裡鬥一鬥。”

說實在的,他並不相信吉摩真的通知了聖靈天其他的隊伍,因為高級祖氣支脈極為的珍稀,若是發現的話,誰不想第一時間獨自享受,若是通知了其他勢力,到時候難免會被分潤。

特別是這吉摩性格高傲,在此前的話,他必然是覺得蒼玄天不足為懼,即便眼下來了他們天淵域的人馬,如果不是撞見了他這顆釘子,或許吉摩都覺得他能夠將天淵域吃得下來,所以,在他抱着如此信心的情況下,怎麼可能會通知聖靈天其他的勢力過來?

或許這個時候的吉摩有這個心思,但時間上也來不及了,等到聖靈天的人馬再支援過來,此處的高級支脈早就被掠取光了。

當然,周元同樣也沒通知混元天其他的隊伍,理由其實也跟吉摩相差不多。

所以雙方這麼說,都只是在互相嚇對方而已。

吉摩眼皮跳動,心中的暴怒如熊熊烈焰般升起,他死死的盯着周元,恨不得將其的碎屍萬段。

然而周元卻懶得與他再廢話,面色陡然冷肅下來,眼中殺意凜然。

“天淵域,蒼玄天人馬,準備進攻!”

“聖族殘暴,想要為死去同門報仇,就唯有血債血償!”

當周元冷冽的聲音在大峽谷中響起時,秦蓮毫不猶豫的揮手下令,頓時天淵域的人馬毫不猶豫的將源氣爆發出來,浩蕩壓迫籠罩了這方天地。

而那些蒼玄天的人馬,此時也是匯聚了起來。

楚青立於所有人的前方,那如尖刺般的頭髮隨風輕揚,他的眼神也是在此時變得肅殺起來:“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蒼玄天各方勢力低吼起來,他們很多的同門師兄弟被吉摩他們所擒獲,直接是被生生的煉製成了血丹,這份血仇,已是無法和解洗清。

此前他們無法抵禦對方,只能屈辱敗退,而如今有了周元穩住局面,他們又如何能退?!

無數道低吼響徹大峽谷,引得峽谷都是震顫起來。

那些聖族與聖宮的隊伍見到對方這般聲勢與戰意,也是面色變幻起來,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感覺到,他們的主心骨,吉摩的確是不復之前的那種勇猛與安全感。

對方這般傾力反撲,必然會讓得他們也是損失慘重。

“吉摩,既然你不想走,那就留在這裡陪葬吧!”

周元手掌緊握天元筆,下一瞬間,磅礴浩瀚的源氣衝天而起,宛如白金巨龍騰空。

他手掌抬起,掌心間有一道微弱的七彩毫光再度的浮現出來。

而也就是在這道微弱毫光出現的時候,那吉摩瞳孔猛的一縮,面龐上有着驚恐之色浮現出來,先前那般程度的攻勢,這周元此時還能夠再來一次?!

他的聖瞳,可無法再次的替死了啊!

“殺!”

在吉摩驚恐間,周元那暴喝聲陡然響徹。

下一瞬,他的身影衝天而起,率先沖向了聖族的隊伍。

在其身後,蒼玄天與天淵域的隊伍也是浩浩蕩盪的緊隨而上。

那般聲勢,引得整個天地都是在震動。

吉摩望着這一幕,雙拳緊握,身體忍不住的微微顫抖,那並非是懼怕,而是一種憤怒,這些被他們視為豬玀般的存在,竟然也敢主動的挑釁他們聖族之威。

可這般時候...真的還能繼續留下來嗎?

理智告訴他,這場大戰一旦開啟,他們定會損失慘重。

那個時候,說不得聖靈天內其他那些並不服氣他們伏海殿的聖族勢力,也會心生他意,對他這總指揮的位置生出覬覦。

而且...

周元手中那微弱的七彩毫光,實在是讓得他內心恐懼。

目光瘋狂的變幻了數息,吉摩終於是一咬牙,厲聲道:“聖族隊伍,撤退!”

聲音落下,他直接是轉身帶頭而退。

聖族的那些隊伍見狀,雖然有些失望,但最終還是只能頹然的跟了上去,因為他們同樣分辯得出來,今日的局面,他們已經沒有優勢了。

而最驚駭的,莫過於聖宮的李軒,他怎麼都沒想到,吉摩竟然會被周元生生的嚇退!

不過眼下連吉摩都退了,他若是還敢留在這裡,那必然是死無葬身之地,當即只能一跺腳,也是帶着人如喪家之犬般的逃竄跟了上去。

“周元,下次再遇,定要屠滅你天淵域隊伍!”

隨着聖族隊伍的逃離,那吉摩暴怒的咆哮聲,從那遠處傳來。

周元揮手,止住了眾人的追擊,他望着遠處那狼狽而逃的身影,嘴角掀起一抹戲謔,手中那七彩毫光緩緩的黯淡下去,這個家伙,還真是不禁嚇啊,一個被他染了點顏色的源氣火苗,就將其嚇得掉頭逃竄。

“下次再遇,我倒是要看看你,再用什麼來抵擋我的七彩斬天劍光。”

周元眼中有濃濃的殺意掠過,這一次,那家伙付出了封印聖瞳的代價,他可不信,短時間內,那吉摩能夠將聖瞳恢復。

而沒有了聖瞳的保護,下次再遇,就是這吉摩的死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