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

當吉摩看見周元的身影時,同樣是如遭雷擊,臉龐上有着難以置信的驚駭之色浮現出來。

周元竟然在他那寂滅光束之下,硬抗了下來?!

“不可能...不可能!”

素來淡漠的吉摩在此時終於是有些失態,滿臉的猙獰,要知道就算是他,為了抵禦住周元那道七彩毫光,都是借助了聖瞳的“替死之術”方纔能夠撐下來,這也就是說,若是沒有這般替死之術,他真的很有可能會被周元那道七彩毫光所斬殺。

可就算最終撐了下來,他也是付出了封印聖瞳的代價,這個代價慘重無比。

而吉摩也自信,他的那道寂滅光束的威能,絕對不會比周元那七彩毫光弱。

可他是借助着聖瞳才能夠抵禦下來,那麼眼前的周元,又是憑什麼還能夠活着站在那裡?!

吉摩雙拳緊握,眼神無比的陰沉,他先前覺得自己已經算是高估了周元,但如今來看,他這個高估還是太保守了...

而在其後方,那些聖族的隊伍,也是在此時鴉雀無聲,一個個臉龐上的震撼驚駭比吉摩還要更強。

畢竟他們非常清楚吉摩的實力,在他們聖靈天中,吉摩的實力絕對是天陽境第一人,以他的能力,甚至就算是放在最強的聖祖天以及其次的聖王天內,都能夠名列前茅,所以他們無法想象,以吉摩的實力,竟然會在看上去不過天陽境中期的周元手中吃這麼大的虧。

身為聖族,他們極為的高傲,視其他諸族為芻狗,可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這被他們所輕蔑的人族中,竟然會出現這般妖孽人物。

那一道道再度看向周元的目光,曾經的輕蔑悄然的消失,但取而代之的,是更重的敵意以及殺意。

聖族與天源界其他種族乃是大敵,因為他們聖族並不打算與其他諸族共存,他們聖族,要當這天源界唯一的主宰,而其餘諸族,想要存活,唯有成為他們聖族的奴隸。

所以,周元越是出色,在他們這些聖族之人的眼中,就越應該抹殺。

只是心中這般想着,但卻是無人敢輕舉妄動。

遠處那道看似有些狼狽的年輕身影,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因為別人或許不清楚,但他們卻能夠看見吉摩眉心黯淡的聖痕,顯然先前吉摩為了抵禦周元那道七彩毫光,必然是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這一點從其周身隱隱有些紊亂的源氣波動就能夠感受得出來。

雖然他們不願意承認,可也心中明白,眼下的局勢,漸漸的有些脫離他們的掌控。

而身處無數道驚駭視線之中的周元,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他低頭看了一眼胸膛處大片焦黑的血肉,這些傷勢看起來可怕,其實只不過是皮肉而已,以他的肉身恢復速度,很快就能夠恢複原樣。

他手掌抬起,有着銀色液體匯聚而來,在其掌心化為了一顆銀色圓球。

圓球上,有着無數古老的紋路,自然便是銀影。

只不過此時的銀影,顯得格外的黯淡,甚至連體積都是縮小了一半左右。

那是因為先前銀影充當了肉盾,抵禦住了那吉摩的寂滅光束。

當然,光靠銀影,即便是它修煉了“大炎魔”,那也還遠不足以抵擋下吉摩這般殺招,它最終能夠擋下來,是因為周元在那寂滅光束即將射中他時,直接開啟了“天誅聖紋”。

那丈許法域張開,直接是將寂滅光束的威能削弱了近半。

不過即便是威能削減近半的寂滅光束,也依舊是將銀影給直接洞穿,還傷及了周元那同樣催動了大炎魔以及天元筆毫毛保護的肉身。

所有若是沒有天誅聖紋的丈許法域的話,周元恐怕還真是有點不太敢硬接這一道寂滅光束。

周元將銀影收起,然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望着那吉摩的方向,笑道:“看來結局跟你所想的似乎是有些不太一樣。”

吉摩面龐陰沉,片刻後淡淡的道:“你的確很讓我意外,沒想到人族中也能有你這般人物。”

周元銳利的視線停留在了吉摩眉心處,笑吟吟的道:“你為了擋住我那一道攻勢,似乎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啊?”

吉摩道:“你應該也不輕鬆吧?”

“比你好不少。”周元笑道。

兩人言辭交鋒,針鋒相對,似是在試探對方的傷勢。

一番交鋒,最終吉摩面色冷漠的吐了一口氣,他沉默了片刻,道:“混元天天淵域的周元是吧?我記住你了,我承認我低估了你。”

“混元天能夠成為下五天之首,倒的確是有些能耐,一個沒落的天淵域竟然都能出你這般人物。”

聽到這家伙一口一個下五天,言語間有掩飾不住的高高在上,周元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道:“這下五天的稱呼,我們可不接受。”

吉摩嘴角掀起一抹嘲諷,道:“我知道你不痛快,但事實就是如此,天源界九天,我聖族所占四天,本就比你諸族五天強盛無數,天地氣運,也在我聖族,這些可不是你這麼一個小小天陽境能夠改變得了的。”

“弱小,就得承受,不要妄想挑戰你們無法承受的存在。”

他擺了擺手,懶得再與周元多說,道:“你還算是有些能力,今日沒死在我的手中...算了,帶着蒼玄天的人滾吧,下次再碰見,定要你試試我聖靈天的實力。”

此話一齣,那聖宮的李軒頓時一驚,忍不住的要說什麼,但卻被吉摩陰冷的目光給堵了回去。

那些聖族的隊伍交頭接耳,最終還是保持着安靜,表示遵從吉摩的命令。

而蒼玄天這邊,諸多人馬更是爆發出劫後餘生般的歡呼,一道道目光尊崇而感激的投向周元。

若不是他力輓狂瀾的話,恐怕這聖族沒這麼容易就放過他們。

秦蓮等天淵域的人馬也是微微的放鬆,這聖族的隊伍實力並不弱,若是硬碰起來的話,損傷怕是難免的,眼下能夠兵不血刃的救走人,倒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周元凝視着面色淡漠的吉摩,雙目卻是微眯了一下。

吉摩見到周元未曾動身,當即眼神變得森然下來:“怎麼?還不滾?我已通知了我聖靈天的其他人馬,若是等到他們趕來,你們想走都不可能了!”

聽到吉摩的威脅,周元反而是笑了笑,他低頭望着這座被大戰摧毀得狼藉的大峽谷,輕輕的跺了跺腳,眼中流露着莫名的神色。

旋即他抬起頭,衝著吉摩微微一笑。

“要不,我們換個法子...你現在帶着你們的人就走吧,這座大峽谷,我天淵域收了。”

聽到此話,吉摩的眼中頓時有着暴怒的殺意噴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