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片地形複雜的山脈,只見得一座座巨峰此起彼伏的矗立,而山峰堆疊間也形成了諸多連綿無盡的洞穴,再加上雲霧繚繞,令得此地宛如迷宮一般。

而此時,在這一片區域中,有諸多身影在逐步的探索。

這些人的身旁,皆是跟隨着一頭頭凶煞之獸,一道道獸吼聲不斷的在群山間迴蕩。

一座山頭上,一名男子負手而立,男子一頭白髮,看上去略有些滄桑感,不過那眼目卻是銳利得令人不敢直視。

他名為童鶴,乃是御獸域天陽境第一人,也是此次御獸域在古源天中的領頭人。

“童鶴師兄,我們這耗了幾天時間了,還是沒能將那個女人找出來。”童鶴身後,有着御獸域的弟子彙報道。

童鶴淡淡的道:“不急,我們已經將這片山脈包圍,她逃不掉的。”

“這女人也真是可惡,也不知道她施了什麼手段,竟然使得我們的戰鬥獸臨陣叛逃。”說起這個,那名弟子眼中還有些驚怒。

他們還從未遇見過這種事情,畢竟在御獸一道上,他們御獸域絕對是諸天中都名列前茅,可誰都沒想到,竟然會在一個來自蒼玄天的小女子手中吃了虧。

童鶴瞥了他一眼,道:“聽說你們在遇見她的時候,是你們先動的手?”

那名弟子面色微變,但最終沒敢隱瞞,低聲道:“是有一些師弟對她身邊的那隻異鳥起了點心思,那應該是個異種,血脈精純。”

“都先記着,回頭再收拾你們。”童鶴眉頭一皺,道。

那名弟子唯唯諾諾的應下。

“不過我御獸域的臉面,也不是區區一個蒼玄天的人能夠折下來的。”童鶴話音一轉,冷聲道。

他的言語間,帶着一些傲氣,同時也對那蒼玄天有些輕蔑,不過這也正常,蒼玄天在諸族五天中居末,據說蒼玄天唯一的聖者都是早已隕落,其中最強的,只是法域強者。

這般實力如果是放在混元天的話,恐怕連一些頂尖勢力都比不過。

雖說此次的事情或許是御獸域的人先動的手,但顯然童鶴並不打算真正的講什麼公平道理,這個世界上,道理是跟拳頭大小差不多的人講的,而顯然,在童鶴的眼中,蒼玄天的人還沒資格跟他講道理。

而且,那個女人能夠引得他們御獸域戰鬥獸反叛的手段也必須掌握,因為這對他們的威脅太大了。

他們御獸域的人,一旦失去了戰鬥獸,那麼戰鬥力也將會大大的減弱。

綜合這些緣由,童鶴更加不可能輕易的放過那人。

“對了,童鶴師兄,我們的人在推進探尋的過程中還遭遇了另外一人的暗中騷擾,那應該也是個女子

,她實力只是天陽境初期,但速度卻是快得不可思議,我們根本無法抓住她。”

“我們懷疑應該是那綠發女子的同伙。”

“天陽境初期?”童鶴搖了搖頭,這蒼玄天果然沒落,這般實力竟然也能夠有資格進入古源天來參與諸天之爭。

“不必理會,她這麼騷擾,說明我們的推進方向是對的。”

“先將那綠發女子擒住再說。”

其身後的弟子立即應下,然後飛身後退,將那一道道命令發佈出去,頓時整個山脈間,御獸域的隊伍推進的速度變得更快了。

...

群山深處,一處山洞內部。

一道嬌小的身影盤坐在岩石上,小手撐着白皙下巴,一臉的苦惱。

碧綠的長髮輓成馬尾辮垂落下來,她的身材頗為的嬌小,給人一種玲瓏精緻的感覺,那張小臉,光潔如玉,格外的清純秀麗,特別是那一對透亮的眸子,其中閃爍着狡黠與古靈精怪。

若是周元在這裡的話,定然是能夠認出來,眼前這比起當年成熟了幾分的女孩,正是那個他離開大周王朝後所遇見的第一個朋友...綠蘿。

吱吱!

綠蘿的肩上,忽有藍色光點閃現,一隻通體冰藍的小鳥凝現而出,小鳥羽翼上,隱約可見無數古老的紋路,當它出現時,整個山洞內的溫度都是驟然降低,有冰霜自地面上蔓延。

它用尖尖的鳥嘴戳了戳綠蘿,似是在安慰一般。

綠蘿將它捧在手中,苦惱的道:“這些混元天的人也太霸道了,明明是他們先出手的,卻還要找我的麻煩。”

“這可怎麼辦啊,他們那麼多人,逃不出去呀!”

叮鈴!

而就在綠蘿愁眉苦臉的時候,山洞中忽有一道細微的鈴鐺聲響起。

綠蘿大眼睛頓時一亮:“青魚青魚!”

山洞內有一抹香風掠過,只見得那綠蘿前方,便是有着一道倩影閃現而出。

那道倩影身穿黑色衣裙,跟綠蘿那嬌小的身材比起來,她的身材就顯得尤為的修長與霸道,那衣裙包裹之下,是盈盈一握如柳枝般纖細的腰肢,裙角飄動時,露出那白皙如玉的小腿,讓人難以移開眼睛。

胸前飽滿起伏,如峰巒疊嶂。

白皙的脖頸,更是如那優雅的黑天鵝一般。

而至於她的臉頰,如果說綠蘿是那清純可愛類的話,那她可就真是純粹的天生嫵媚,狹長如桃花般的美眸一顰一笑間,都是散髮着魅惑之意。

她赤着玉足,其上紅繩掛着小小的金鈴,更添風情。

這又是一個周元的熟人,左丘青魚。

左丘青魚現出身來,有些無奈的看着興奮的綠蘿,道:“讓你出來找救兵,你倒好,又惹出這麼大的麻煩,現在那些人在翻了山的找你。”

綠蘿有些委屈的道:“不是我招惹的啊,是他們要對我出手的。”

左丘青魚輕嘆一聲,苦笑道:“看來這些其他天域的勢力也不是好相與的啊。”

雖說雙方並沒有深入的接觸,但左丘青魚卻是能夠感覺到那些人的傲氣,他們在知曉了她們是蒼玄天的人後,眼中分明是有些不屑的。

綠蘿低聲道:“怎麼辦啊?我們如果找不到救兵的話,蒼玄天那邊...楚青大哥他們恐怕堅持不了太久的。”

左丘青魚沉默了一下,道:“不管如何,先逃出他們的包圍圈,既然這裡開始接觸到混元天的人,那麼必然也會有混元天其他的勢力,我們可以接觸其他的勢力試試。”

“整個混元天,總不至於都是這樣的人。”

“實在不行,就去找其他天域的勢力!”

左丘青魚微微沉吟,道:“待會你將小藍給我,我裝扮成你的模樣,先去將他們引開,你先趁亂逃走,碰頭的地方你應該知道。”

“啊?太危險了,那些人實力很強的!”綠蘿擔憂道。

左丘青魚一笑,頗有些自信:“我又不打算和他們硬碰,我的身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天陽境後期,恐怕都追不上我。”

綠蘿聞言,猶豫了半晌,最終只能一咬牙,點頭應下。

“那你要小心點!”

左丘青魚螓首微點。

唳!

不過就在兩女剛要行動的時候,她們突然聽到外界有着一道嘹亮的鶴鳴之聲響徹而起。

綠蘿聽到這鶴鳴聲,小臉頓時一變:“糟糕,被髮現了!”

轟!

她的聲音剛落,整座山體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只見得半個山體都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撕裂開來,有陽光透過裂縫照耀進來。

左丘青魚與綠蘿目光望向外面,便是見到一隻巨大的白鶴處於半空中,白鶴的頭頂上,盤坐着一名白髮男子。

望着那白髮男子,左丘青魚與綠蘿臉色都是微白,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強烈的危險氣息。

白鶴頭頂盤坐的,正是童鶴,他眼神淡漠的望着山洞中的兩女,淡淡的聲音在這群山間迴蕩。

“跟你們捉迷藏玩了好幾天,也該玩夠了吧?”

“接下來是你們自己束手就擒,還是要我親自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