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將王玄陽這個隱患徹底解決後,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周元與秦蓮率領着天淵域開始了大規模的探尋祖氣支脈,而在這種全力探尋下,他們的收穫自然是相當的不菲,短短一個月內,甚至連營地的位置,都已經變幻了三次,其中收穫,可想而知。

而混元天其他的勢力,同樣是在這段時間中大肆擴張,猶如蝗蟲過境般,收颳著一切的祖氣。

這期間混元天各方勢力倒還算是平和,唯有萬祖域傳出的動蕩,帶來了不小的震撼。

王玄陽隕落,趙牧神崛起,成為了萬祖域隊伍的新任隊長。

這個消息在剛傳出的時候,無疑是各方勢力震撼莫名,因為那隕落的人可不是什麼無名之輩,而是在那混元天天陽榜上高居第二的天驕,整個混元天,除了關青龍之外,誰人能夠壓服王玄陽?

固然王玄陽品性不怎樣,但那般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他的隕落,在各方勢力間造成了極大的影響,而從萬祖域傳出的消息來看,似乎是王玄陽獨自外出獵捕祖氣支脈時,遭遇了極為厲害的古獸襲擊,這才殞命。

這讓得各方有些驚懼,畢竟這段時間探索下來,雖說不乏一些極強的古獸,但以王玄陽的實力,就算打不過,想要逃脫還是可以做到的吧?或者說,他所遇見的古獸,已經強大到連他這種實力都難以逃命的程度了?

當事人已經殞命,所以也無人知曉確切的情況,但為了安全着想,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各方勢力在探索時,倒是變得小心謹慎了許多。

唯有天淵域與紫霄域,依舊不受影響,其膽大程度讓得各方勢力有些側目。

這是真頭鐵。

...

一處地底深澗中。

吼!

此處有若隱若現的咆哮聲響徹,只見得滾滾源氣如黃龍般的滾動而來,最後不斷的沒入一座祭壇之中。

在祭壇之前,數千道人影靜靜盤坐,饑渴的吸取着那磅礴祖氣。

而在祭壇最前方,周元尚還未閉目,他望着涌來的滾滾祖氣,也是面露點點笑意,這一個月下來,他們找尋到了十多條祖氣支脈,其中四條都是中級支脈,如此收穫,應該算得上是混元天各方勢力之最。

在這十多條祖氣支脈的浸泡下,整個天淵域隊伍的實力,都是在以驚人的速度提升着。

而周元,自然提升更為的驚人,現在的他,光是自身的源氣底蘊,就已經突破了二十億,達到了二十億九千萬的層次。

除了自身源氣底蘊,銀影同樣是在祖氣奇寶不斷的喂養下,源氣底蘊從十億,提升到了十四億,而且按照周元的感應,如果能夠將銀影的源氣底蘊提升到二十億的話,或許就能夠開啟第二個空竅,那時候,銀影將會能夠從他這裡複製過去第二道源術。

那其戰鬥力將會大大的增長。

不過這些提升雖然讓人歡喜,但周元最為期待的,卻還是今日。

因為他感覺,或許這一次,蒼玄七術就將會真正的開始融合了。

“來吧,讓我看看,你這蒼玄七術,究竟是什麼!”

周元的眼中有着期待之色迸射而出,旋即他的雙目也是漸漸的閉攏,任由那滾滾而來的祖氣將他的身影淹沒。

...

依舊是那山峰之巔,四周雲海蔓延到視線的盡頭。

雲霧之上,一道道周元的身影閃現而出,不斷的施展着蒼玄七術,最後又是不斷的一個個融合在一起,如此反覆,仿佛永無止境。

周元盤坐於山巔,他註視着那些身影,眼神深邃,波瀾不驚。

不知過了多久,一絲明悟終於是自心間緩緩的涌現。

遠處那雲海中,似是有着一**日緩緩的升起,光照萬里。

周元的臉龐也是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現出來,旋即他雙手合攏,有一道道陌生而古老的印法變幻起來。

那印法變幻得越來越快,最終殘影紛飛。

某一瞬,無數道殘影瞬間合攏。

周元手掐印決,如拈花。

“寶貝,出來吧。”似有低語響起。

嗡嗡!

雲海沸騰起來,只見得有無數道跟周元一模一樣的身影浮現,最後匯聚一起,那匯聚的源點處,有一抹毫光綻放,毫光漸漸的變得強烈,其中有着一抹光影越來越清晰。

整個空間都是在此時震蕩起來。

周元眼神灼灼的盯着那抹光影,心中的感悟越來越深。

真正的聖源術!

這是周元從未曾涉及過的高深源術,此前所修煉的那些小聖術與此相比,也是天差地別。

在周元那灼熱的目光中,他終於是看清楚了那光影,那似乎是一個...葫蘆?

準確的說,應該是一種葫蘆般的輪廓形影,它居於虛無與實質之間,看似存在於那裡,但卻讓人難以感知。

周元伸出手掌,那葫蘆光影便是飄蕩而落,緩緩的落在了掌心。

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周元發現葫蘆上似是有着七彩之光反射,一種無法言語的玄妙感瀰漫而出,而且他隱隱的,從那葫蘆光影中感覺到一種無法形容的鋒銳之氣。

那種鋒銳,能夠洞穿斬裂一切物質。

周元的心中,有一道信息升起。

“此為...”

“七彩斬天葫?”

周元嘴角有着一抹掩飾不住的笑容綻放出來,原來這就是蒼玄七術融合後的產物,這蒼玄宗所隱藏的聖源術,在他得到蒼玄七術這麼多年後,終於是被他所融合...

從周元得到的信息中來看,這七彩斬天葫若是修到極致,可蘊有七道七彩斬天劍光,若是七道劍光齊出,可有斬天之力!

究竟能不能斬天,周元不知道,但他知道這七彩斬天葫,將會成為他最強的底牌!

周元盯着斬天葫,他能夠隱約的感知到,在其內部深處,有一道極為細微的七彩毫光在游動,只不過這道毫光太過的微弱,需要不斷的以源氣蘊養才會漸漸的壯大。

這應該就是那所謂的七彩斬天劍光了,只不過或許還處於幼年期吧...

至於想要達到所謂的七道劍光齊出,那似乎還不是現在的周元能夠做到的事。

但即便這道七彩劍光還如此的微弱,但周元已經能夠感覺到它所具備的威能,此前對付王玄陽時,若是能有這麼一道劍光,他感覺如果時機把握得好,甚至能夠一劍將其斬殺。

在這危機重重的古源天內,能夠在此時擁有這麼一張底牌,周元的心,都是變得安穩了許多。

...

深澗內,當周元睜開雙目時,發現此處的祖氣支脈已經被吸取完畢,其他眾人早已結束,然後開始整裝回營。

周元心情通暢,笑眯眯的站起身來,旋即他見到等待一旁的秦蓮。

“看來你此次很有收穫?”秦蓮瞧得周元那笑容,有些好奇的問道。

周元笑而不語,顯然並不打算輕易的暴露這張底牌。

秦蓮見到他不回答,只能白了他一眼,不過也沒在意,繼續道:“對了,你此前讓我們註意的一些情報,似乎有了點消息。”

周元聞言,先是愣了愣,旋即猛的想起自己此前交代的事情,頓時有些驚喜的看向秦蓮:“你們遇見蒼玄天的人馬了?”

此前他交代了秦蓮他們,幫他搜集一下有關蒼玄天的消息,畢竟他出身與蒼玄天,而且與蒼玄宗也有着很深的感情,在那裡,有着他與夭夭最美好的回憶。

秦蓮搖搖頭:“我們沒遇見蒼玄天的人馬,但我們畢竟與混元天其他勢力有情報往來,此次得到的情況,是來自御獸域...”

“聽說他們在探索祖氣支脈的過程中,遇見了來自蒼玄天的人,你知道,萬獸域那些家伙擅長御獸,可他們所遇見的蒼玄天那人,竟然在此道上比他們還厲害,直接是逆向控制了他們的戰鬥獸,不過好在那人形單影隻,最後被御獸域堵在了一座地形複雜的山脈中,但想必被擒住是遲早的事情。”

周元愣了下來,緩緩的道:“那人是男是女?”

秦蓮想了想:“似乎是個女的吧。”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神有些古怪,蒼玄天內並沒有特別厲害的御獸宗派,但是,他卻是認識一個天生擁有着獸心通明的御獸天才。

他的腦海中,閃現過那有着一頭綠色頭髮,肩上總是跳着一隻冰藍色小鳥的嬌俏少女。

綠蘿...

真的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