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在將那第二塊中級祖氣地域碎片取走時,整個天地間都還是寂靜無聲,不僅其他的那些各域二號人物被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所震懾,其他此處圍觀的那些各方勢力強者,同樣是被震得面露敬畏。

此時他們方纔名為為何周元能夠成為天淵域隊伍的領頭人,以往他們總是以為這是周元那元老身份的緣故,可如今來看,後者的實力,同樣足以勝任。

二十三億源氣底蘊,甚至能夠與八域一些稍微弱點的一號人物爭鋒了。

而且最恐怖的是現在的周元還只是天陽境中期...

他們無法想象,一旦周元踏入天陽境後期的話,那他的實力將會達到何種程度?恐怕,甚至能夠挑戰關青龍的地位了吧?

在萬祖域的隊伍中,趙牧神面無表情的望着這一幕,他的眼神死死的盯在周元的身上,雖說他之前就感覺到千虎不一定對付得了周元,但卻沒想到他會直接被周元一拳秒殺。

如今的趙牧神,借助着此次古源天開啟的機緣,同樣也已踏入天陽境中期,這個修煉速度在同輩中絕對算是迅猛異常,若是沒有周元的存在,他或許依舊能夠傲視同輩。

“二十三億...這應該是他借助了某種秘法激發潛力,他真實的源氣底蘊,應該是在十五億到十七億左右。”趙牧神眼芒深邃,即使如此,也比他要強一些。

不過,他並不感到沮喪,反而是充滿了鬥志。

他相信自身的潛力,只要給他足夠的機會,他絕對能夠一飛衝天,甚至反超周元。

這是趙牧神最擅長的事情,饕之氣運給他帶來了諸多的奇跡,就如同曾經的他平凡無常,可一旦時機來到,他人方纔會知曉究竟誰才是風雲之龍。

“周元,在這古源天內,就是我超越你的時候!”

趙牧神緩緩的收回目光,曾經渾身所散髮的耀眼氣息仿佛都是收斂得乾乾凈凈,似是再無往日的銳氣。

“周元,你好膽!”

不過當所有人被周元展現的實力所震懾時,那王玄陽面色卻是徹底陰沉下來,眼中滿是震怒之意。

他眼神陰冷的鎖定周元,黑白源氣爆發開來,宛如是陰陽魚一般在其周身流動,一股恐怖的源氣威壓瀰漫,宛如以排山倒海之勢,直接對着周元鎮壓而去。

恐怖的源氣威壓籠罩而來,周元眼神也是一凝,此時他的感受,就和先前那千虎被他以源氣威壓震懾時差不多。

這王玄陽展現出來的源氣底蘊,起碼是達到了二十五億的層次!

“王玄陽,你敢!”

但那種威壓僅僅持續了數息,秦蓮那怒叱之聲便是響徹而起,她玉手一握,赤雀長刀閃現而出,源氣爆發,一道赤虹刀光便是狠狠的對着王玄陽重重

斬下。

王玄陽冷哼一聲,伸出手掌,只見得黑白源氣在其掌心間化為一面數丈左右的圓形黑白光盾。

鐺!

赤虹刀光斬在上面,頓時濺起劇烈的漣漪,但卻並未將其斬破。

秦蓮俏臉冰寒,她光潔眉心間,忽有一道赤紋浮現,緊接着眾人便是見到一對赤紅光翼從其背後延伸開來,與此同時,她那源氣底蘊也是瞬間暴漲。

赫然也是達到了二十五億的層次。

周元見到這一幕,眉頭微微一挑,秦蓮之前與他切磋時,果然是隱藏了底牌。

唰!

秦蓮赤紅光翼一扇,身影便是如鬼魅般的沖向王玄陽,漫天刀光狠狠的斬下。

王玄陽面色微冷,黑白玉扇也是裹挾着黑光源氣,與那無數刀光硬碰。

雙方短短數息間,交手數百回合,引得虛空震蕩,激烈程度比之前周元與千虎的交手,更為的凶悍。

不過,就當雙方激戰時,一道黑色幽深的毫毛匹練陡然刺破虛空,刁鑽狠辣的對着王玄陽後背暴刺而去。

鐺!

但就當即將刺中的瞬間,王玄陽背後有一輪黑白光圈閃現而出,將那幽黑匹練抵擋下來。

王玄陽眼神微冷的偏過頭,便是見到周元手持天元筆踏空而來,其周身源氣鼓盪,顯然是打算與秦蓮聯手對付他。

周元也的確是這個打算,他倒是想要跟秦蓮聯手試試,這王玄陽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不過,就當他將要再度出手的時候,他身體突然一頓,因為他感覺到一股有些詭異的氣息將他鎖定,當即微微偏頭,視線看向了不遠處的一道凌空身影。

那是一名灰發男子,男子面目極其的普通,他面帶溫和笑意,脖子上,手腕上,儘是一串串奇特的手串珠鏈。

周元從那些珠鏈上面,就將其身份認了出來。

妖傀域的人。

而此人,正是妖傀域的一號人物,黎鑄。

妖傀域與萬祖域素來關係極近,之前萬祖域推動五大勢力圍攻天淵域,妖傀域也是在暗中使過力,所以他會出手阻攔周元跟秦蓮聯手,倒不是太過奇怪的事情。

“周元元老,你的風頭已經出夠了,還是就待着這裡吧。”那黎鑄笑道。

周元雙目微眯,手中天元筆筆尖處,有寒芒流轉。

“如果周元元老還沒玩夠的話,那我就來陪你儘儘興吧。”黎鑄見狀,淡淡一笑,手腕間有一串珠鏈落下,直接是猛然暴漲,轉瞬間便是化為了一座數十丈左右的銀色鐵人矗立於其前方。

那銀色鐵人身軀上

,銘刻着古老紋路,吞吐着天地源氣,散髮着凜然之威。

各方勢力見到這一幕,都是有些振奮起來,沒想到這妖傀域的黎鑄竟然會選擇在此時出手,這顯然是要聲援萬祖域啊。

紫霄域處,蘇幼微輕輕扯了扯面前冬葉的衣角。

冬葉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如何不知曉她的心思。

蘇幼微輕笑道:“師姐,你打賭可是輸了的,要願賭服輸。”

冬葉輕嘆一聲,她原本是打算看戲的,但看樣子蘇幼微是不打算讓她如願,不過眼下這局面的確是不適合繼續擴散下去,畢竟不管矛盾有多深,在這古源天內,他們總歸勉強算是同一個陣營。

於是,她也是一步踏出,袖間有森寒凌冽的雪白源氣席卷而出,宛如一條冰寒白璃,凍結了空氣,盤踞於黎鑄的前方。

冬葉這突然間的出手,頓時是引得無數道驚疑目光投射而來。

連那黎鑄都是眉頭微皺的看來,顯然不明白紫霄域怎麼會突然插手。

面對着他的目光,冬葉指着遠處,聲音冷冽的道:“你們是打算在這裡直接開戰嗎?”

諸多視線看去,只見得那兩邊的方向,各自有着數千道身影氣勢洶洶的涌來。

正是收到消息趕來的天淵域與萬祖域的隊伍。

其他各域的領頭人見狀,也是點點頭,旋即他們出手,一道道源氣橫空而過,直接是將纏鬥在一起的王玄陽與秦蓮分隔開來。

王玄陽與秦蓮各自倒射而退。

周元出現在秦蓮身後,此時的後者渾身赤氣升騰,但他還是能夠感覺到,秦蓮體內的源氣略微有些激蕩,顯然在與王玄陽的硬碰中還是吃了點虧。

這王玄陽的實力之強,讓得周元有些意外。

王玄陽目光陰沉的看了周元秦蓮而言一眼,也未曾再多說什麼廢話,直接是轉身而去。

周元望着他離去的背影,眼中有冷光閃爍,這家伙,屢屢針對天淵域,當真是個不穩定的隱患,若是有機會的話,得盡可能的剪除掉這個麻煩。

但不得不說,這也不是個簡單的事情,就算是他與秦蓮聯手,恐怕都不見得能夠將其斬殺。

先前秦蓮已經動用了秘法,但那王玄陽,卻還並沒有...那家伙,隱藏得很深,能夠坐穩天陽榜第二,果然是名不虛傳。

周元目光閃爍,他感覺,若是銀影能夠借助古源天的那些祖氣奇寶完成蛻變的話,或許他的把握會大上許多。

周元低頭,望着手中那一道地圖碎片,抿了抿嘴。

希望接下來這段時間能夠得到更多的祖氣奇寶吧,神府內那兩個小祖宗胃口實在是有些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