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帶着虎嘯聲的重鎚,在那諸多凝重的目光註視下,徑直轟向了周元頭頂。

那裡的虛空直接是呈現破碎之態。

周元立於半空,他面色淡漠的望着那裹挾着毀滅之力落下的虎錘,然後五指緩緩的握攏,就這樣一拳迎上。

這一拳,朴實無華,與那千虎凶悍無匹的攻勢相比,宛如天差地別。

諸多圍觀的視線皆是暗暗搖頭,看向周元的眼神都是變得有些憐憫起來,在他們看來,此時的周元如果躲避的話,還能夠保一條命,可他卻是不甘心後退,反而正面迎上。

這完全就是找死之舉!

鐺!

在眾多惋惜的目光中,虎錘落下,宛如山嶽般的重重的砸在了周元迎上的拳頭之上。

那一刻,虛空似乎是崩裂開來,恐怖的衝擊波如風暴般的肆虐開來。

然而所有人的目光卻是在此時一點點的凝固下來。

因為他們發現,那虎錘落下時,意想之中周元被摧枯拉朽般轟碎的一幕並沒有出現...

他依舊是穩穩的立於虛空,紋絲不動。

他的拳頭與那虎錘重撞,然後虎錘之上,卻是在泛起劇烈的漣漪波動,最後竟是有着裂紋自那錘身上蔓延出來,轟的一聲,爆碎成了漫天光點。

空氣仿佛是在此時凝固。

無數人駭然失色。

包括那千虎,他那奇醜的面龐上滿是不可思議,他無法想象,這傾盡他全力的一擊,不僅未能讓得周元後退半步,反而被他一拳轟碎。

這是何等的力量?!

“怎麼可能?!”千虎臉龐上的疤痕猶如蜈蚣般的在蠕動着,猙獰中帶着驚駭。

而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周元身後,有兩輪天陽若隱若現,與此同時,一股強悍無匹的源氣波動宛如風暴般的橫掃開來,源氣威壓籠罩全場。

二十三億源氣底蘊!

這般源氣底蘊一顯露,這城鎮內頓時有無數此起彼伏倒吸冷氣的聲音響徹起來。

甚至連其他八域的一號人物們,都是微微動容。

二十三億,這就算是放在他們這些人中,都絕對不容忽視了!

連關青龍都是盯着周元身後的兩輪天陽,眼眸略微有些深邃。

而反觀那王玄陽,原本好整以暇的面龐卻是徹底的陰沉下來,此時他方纔明白秦蓮先前那話的意思...這臉,真是他自己湊上來丟的。

可是,怎麼可能?

那周元怎麼可能擁有着這般源氣底蘊?!

王玄陽眼眸陰沉,是那能夠暫時大量提升源氣底蘊的手段嗎?對於周元在天陽塔中打敗陸慶的細節情報,他自然是掌握得清楚。

但他沒料到的是,當周元踏入天陽境中期後,這種特殊的手段不僅沒有減弱,反而是變得更為強悍了。

要知道,很多暫時提升源氣底蘊的秘法,在天陽境初期的時候效果還很明顯,可隨着自身源氣底蘊的不斷增長,這種提升也就變得弱化了起來。

“怎麼可能!”

千虎終於是忍不住的咆哮出來,下一瞬,他眼中凶芒暴漲,身軀之上竟是有着虎紋浮現出來,那股煞氣幾乎是要凝成實質。

“虎魔之身!”

他吼聲如虎嘯。

“先前你攻一錘,接下來我還你一拳,如何?”

然而他虎嘯聲,卻是被周元笑聲所打斷,笑聲未落,後者已是一步踏出。

轟!

那一步之下,無邊無盡般的源氣威壓自四面八方籠罩而來,宛如重重山嶽般的對着千虎鎮壓而下,那足足超越兩億的源氣底蘊,直接是硬生生的將千虎的虎嘯聲鎮下,壓得他心血激蕩。

“大炎魔。”

周元的皮膚上,忽有赤紅的紋路浮現出來,一股熾熱之氣自他的體內擴散而出,引得虛空都是微微扭曲。

赤氣蒸騰,雙瞳漸漸的赤紅,一股暴戾而恐怖的力量在體內咆哮,最後散至四肢百骸。

周元面無表情,五指緊握,雪白的毫毛自拳頭上瀰漫出來,化為雪白拳套。

“破源。”

雪白瞬間化為幽黑色彩,深邃銳利,其上幽光閃爍。

“萬鯨。”

在其四周,虛空震蕩,有古老鯨吟聲響起,一道道古老巨大的鯨影浮現,宛如游魚,在其四方虛空遊蕩。

轟!

周元一拳

轟出。

那一拳,落在千虎的眼中,卻仿佛是有萬千古鯨撲面而至,虛空震碎,那股恐怖的力量,讓得千虎的心中的恐懼如野草般的蔓延出來。

不過他好歹也算是萬祖域天陽境中的二號人物,他知曉此時若是恐懼後退,不僅難逃重創,甚至還會在心中留下恐懼陰影,往後修煉,再難精進。

於是他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噴出,精血落在身軀上,頓時令得那些虎紋變得猩紅起來。

而千虎的身軀也是陡然膨脹,宛如一頭絕世凶虎。

他咆哮着,巨拳握攏,形成猛虎撲擊之勢,裹挾着他所有的力量,與周元那揮來的拳影硬碰在了一起。

天地流動的氣息仿佛是在此時凝滯。

雙拳碰撞。

然而碰撞僅僅持續了數息,那千虎的臉龐上便是有着血紅之色瀰漫出來,最後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整條手臂,都是在此時爆碎成血沫。

轟!

他的身軀如炮彈般的倒飛出去,最終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地面直接是被撕裂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最終千虎的身軀被廢土掩埋,不知生死。

全場寂靜。

一道道目光獃滯的望着這一幕,那萬祖域凶名赫赫的二號人物,竟然直接是被周元一拳秒殺!

那些還激鬥在一起的其他各域二號人物也是忍不住的停下了戰鬥,面容驚疑的望着這一幕,那投向周元的目光中,開始有了濃濃的忌憚與懼意。

就連那白楚楚,都是眉尖微蹙,凝重的盯着周元。

之前誰都以為周元才是最好捏的軟柿子,可如今來看,這壓根就是披着羊皮的巨鱷,連千虎這種猛虎都能夠一口給吞了!

面對着那死寂般的場中,周元面色卻是沒有太多的波瀾,他緩緩的收回拳頭,也未曾看那不知死活的千虎一眼,而是直接伸手,一把便是將一塊中級祖氣地域的地圖碎片,握在了手中。

“這一塊地圖,我天淵域就卻之不恭了。”

他語氣淡淡,然而其他幾域的二號人物皆是默不作聲,再無一人敢出聲反對,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證明瞭他的資格。

於是,這五塊中級祖氣地域中的第二塊地圖碎片,便是這般落入了周元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