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柱峰位於混元天中央地域,此峰巍峨壯觀得不可思議,遠遠看去猶如一堵看不見盡頭的巨牆矗立,而其峰頂也是遮掩於重重雲層之中,頂峰有源氣風暴肆虐,甚至空間都是在風暴之下顯得頗為的脆弱,有無數道空間碎片被卷入風暴中,更是令得那源氣風暴殺傷力暴增。

而這般恐怖風暴並非是常年盤踞於峰頂,有時候也會席卷而下,所過處,任何生靈都將會被在頃刻間被吞沒,於是在這混元天內,眾人也是將其稱為風災。

因為天柱峰風災的緣故,此處也是混元天的險境之一,尋常時候就算是源嬰境強者都不敢在此闖動。

這也是導致了此地的荒僻。

不過最近這些時日,這裡卻是成為了混元天的中心焦點。

因為想要通往那“古源天”,就必須從天柱峰而過。

所以各方勢力的人馬皆是浩浩蕩盪而來,最後匯聚於天柱峰下的天柱城。

城市略顯古老,顯然是無法承受這種人流量,所以在那城外的平原上,各色的營帳拔地而起,一直蔓延到視線的盡頭,顯得尤為的壯觀。

只是,這些壯觀場景與那天柱峰相比,卻又是黯然失色,連綿的營帳群在那山腳,宛如白蟻的巢穴。

...

周元,秦蓮二人率領着天淵域的大部隊趕到天柱峰下時,便是見到那連綿不斷的營帳,燈火蔓延,直到視線的盡頭。

“這就是天柱峰麽... ”

周元仰頭望着那在夕陽下的龐然大物,天柱峰幾乎是充斥着整個眼球,不論是從哪個方向看去,都是難以看見邊際,一股壓迫感油然而生。

而且周元知道,他們所看見的天柱峰,還只是冰山一角,因為更多是被重重雲層所遮掩。

在天柱峰下麵的高空上,周元還見到了一些結界的存在,想必這是為了防止天柱峰的風災在此時肆虐,造成各方勢力的人馬損失。

“待會讓他們扎營,我們直接去城內吧,想必其他八域的人應該也到了。”秦蓮看向周元,說道。

此次天柱峰各方勢力雲集,顯然還是要為了那場古源天之爭做一些商議的,比如確定一些規則,免得到時候內耗內鬥太凶,反而是便宜了其他天域。

雖說這種規則在面對着一些利益之爭的時候有多大的作用還有待商榷,但總算是聊勝於無。

“看來到場的都會是一些狠角色啊。”周元笑道。

能夠有資格參與這場會議的,都是各域以及其他勢力中最為頂尖的天陽境,真要說起來,他恐怕會是其中看起來最不入眼的那個人。

畢竟不論資歷還是等級,那些人都會比他更高。

秦蓮淡淡一笑,道:“資歷算不得什麼,實力才是最重要的,而且真要說起來,你才是最妖孽那一個,你想想你踏入天陽境才多久時間?怕是也就一年左右吧?可我們呢?哪個在此浸淫的時間不是你的數倍或者更多?”

“可如

今的你,卻已經是漸漸追趕上了我們這些“老家伙”...這種事情,放眼混元天天陽境的歷史中,都是不多見。”

被秦蓮這麼捧了一手,周元有點受寵若驚,他可是知曉前者性格何等的驕傲,沒想到她竟然也會覺得他很厲害。

瞧得周元吃驚的目光,秦蓮紅唇輕撇,道:“雖然這幾天的切磋中我們總是不分勝負,但你以為我感覺不到你是故意的?”

周元連忙笑道:“你不也是沒傾盡全力嗎。”

“如果跟一個比我晚踏入天陽境這麼多年的“後輩”切磋,我都要把所有壓箱底施展出來,那跟認輸有什麼區別?”秦蓮咬了咬牙,道。

對於她的倔強,周元只能露出無奈的笑容。

在兩人說話間,巨大的飛舟從天而降,周元與秦蓮在吩咐了邊不及,木幽蘭等人一聲後,便是率先掠空而過,化為兩道流光直接對着那座古老的小城落去。

如今的這座小城內,可謂是強者雲集。

除了周元他們這些天陽境的層次需要商討外,還有着源嬰境,法域境的碰頭會議,當然,這就跟周元他們沒有關係了...

兩人落向城西的位置,一座石塔矗立,石塔周圍有着重重的守衛,皆是散髮着強橫的源氣波動。

不過這些守衛只是看了一眼落下身來的周元與秦蓮一眼,並沒有人上前盤問阻攔,顯然是知曉兩人的身份。

周元與秦蓮也並未停留,徑直邁步對着石塔走進。

踏入石塔,眼前視野則是變得開闊起來,那是一座寬敞的石殿。

石殿內部,有人聲鼎沸。

這裡的環境如同角鬥場一般,有一層層的石梯對着前方並且向下的延伸着,每一層石梯,都是有着諸多青石雕刻的石座。

而在那一層層往下的中央地方,則是有一座圓形的黑色石桌,石桌厚重古樸,而此時,在那圓桌旁,已是有着一些身影落座,每一道身影,都是閉目養神,神態慵懶,但卻有着令人心驚的源氣威壓若有若無的散髮出來。

顯然,唯有各方勢力的代表並且實力足夠,才有資格上那黑色石桌。

所以這黑色石桌將會代表着整個混元天最頂尖的天陽境圈子。

當周元與秦蓮現身時,也是有着諸多的目光投射而來,一些視線落在周元的身上,帶着一些好奇與探究之色,想必也是認出了他。

不過其中也不乏一些漫不經心的目光,顯然並不覺得一個踏入天陽境不過一年時間左右的“新人”有什麼值得關註的,即便這個新人在天淵域內身居他們難以想象的高位...

周元神色不變,並沒有因為那些無禮的目光就有什麼動怒,他剛欲邁步,忽然感受到後方出現了一道熟悉的波動以及淡淡的清香。

這一瞬,周元能夠察覺到許多原本看着他的目光轉移向了他的身後,那些目光中帶着驚艷。

周元倒是沒有回頭,因為那道倩影在與他平肩的時候

停了下來。

他微微偏頭,一抹鮮艷紅裙印入眼中,紅裙映襯的肌膚如雪一般,晶瑩剔透,修長的嬌軀,動人的曲線如山巒般的起伏。

精緻的臉頰上,瓊鼻挺立,鼻尖仿佛是泛着光。

再往上,一對噙着冷淡眼神的鳳目,則是靜靜的註視着周元。

一如既往的冷傲,宛如女帝。

風采不減。

正是武瑤。

“又見面了啊。”周元笑了笑,打着招呼,還算是和善,畢竟此前那武神域大尊幫他一把的事情,他還記在心頭,而此事的源頭,還落在武瑤的身上。

武瑤鳳目掃了他一眼,道:“此次古源天你可得小心了,若是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度將失去的又搶回來。”

周元能夠感應到武瑤周身若有若無的源氣威壓,這令得他眉頭忍不住的一挑。

天陽境中期...

看來的確如大師兄所說,最近這段時間,武瑤也是得到了武神大尊的着重培訓,以她的天賦,顯然所獲不小。

不過,周元並無忌憚,當初武瑤強勢時,他都未曾畏懼,更何況如今...

於是,他輕笑一聲,道:“隨時歡迎...不過也得提醒你一句。”

周元打量了一下武瑤,嘴角帶着戲謔。

“若是把自己給搭了上去,那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武瑤鳳目微帶惱意的盯着周元,他言語間雖說似有輕薄般的味道,但她卻明白,周元這是在真正的提醒她,而且言下之意還是說再來一次,她依舊會輸。

但心中這淡淡的惱意,反而是讓得武瑤微微驚了一下,因為她素來磨練心性,尋常人再如何挑釁她都不可能讓得她有絲毫的波瀾,怎麼偏偏會被周元隨意的激怒。

這家伙,還真是她的宿敵!

不過就在武瑤試圖言語反擊時,忽然有着一道淡笑聲自身後響起,打斷了她與周元的對峙。

“周元元老,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但如果你要對付武瑤師妹的話,我可是不會同意的。”

那笑聲雄渾平淡,可當其傳出時,卻是引得虛空微微波盪了一下,那一瞬間,周元也是見到諸多投射而來的目光中猛然變得驚懼忌憚了起來。

周元轉頭,只見得一名身穿青袍的男子站在身後兩步的位置,男子面帶笑意,看似普通的面目,卻是帶着一種說不出的魅力。

一對眼目,深邃如淵。

他站在那裡,就有着一股如山般的壓迫感,鋪天蓋地的瀰漫而來。

周元的皮膚都是在此時猛然緊繃,面色也是微微的變得凝重起來。

因為來時他就已經看過混元天那些頂尖天陽境的情報了...眼前這人...想必就是那位雄霸天陽榜榜首的超級猛男...

武神域,關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