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青龍...”

周元望着那立於身後身軀挺拔,面帶微微笑意的男子,眼神顯得有些凝重,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後者給他的感覺就仿佛一頭凶獸,那股凶悍的壓迫感一點點的散髮出來,若是尋常天陽境站在他的面前,恐怕連腳跟都會有些發軟。

天陽榜榜首,果真是名不虛傳。

秦蓮眸子也是在此時變得凌厲起來,她斜踏半步,盯着關青龍。

但看得出來,她對於關青龍也是極為的忌憚。

石殿內,諸多目光望着這一幕,頓時變得饒有興緻起來,這會議尚未開始,難道天淵域和武神域就要碰一碰嗎?但顯然天淵域這邊的人不夠看啊,秦蓮雖說也是厲害,可跟關青龍一比,還是有着極大的差距。

不過當周元與關青龍的目光在對碰時,武瑤那如彎月般的眉卻是輕輕一蹙,道:“關師兄,這是我與周元的事情,我想不論是我還是他,都並不希望外來的力量介入其中。”

“孰勝孰負,孰生孰死,各憑本事。”

對於武瑤這般反應,關青龍倒是並不意外,顯然是知曉她的脾氣,他笑了笑,聲音平和的道:“武瑤師妹說得太重了,分勝負可以,但生死就沒必要了吧?若真是到了那一步,就算你要責怪,我也不可能坐視不管的。”

旋即他看向周元,抱了抱拳,道:“周元元老,若真到了那一步,還請手下留情。”

周元笑着道:“這位可沒那麼好惹,就怕到時候我退一步就直接被她給宰了。”

他目光隱晦的在兩人身上掃了掃,敏銳的察覺到似乎這關青龍對武瑤的關心過重了一些,但武瑤對此應該不是很感冒...

關青龍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麼,也沒有故意留在此處,而是直接是邁步對着黑色圓桌而去,龍行虎步間,氣勢非凡,倒是引得在場不少貌美的女子眼露異彩。

這關青龍或許不算英俊,可那般魅力,卻是有些超脫於皮囊。

就連周元都是暗暗點頭,這關青龍能夠力壓諸多天驕,坐穩這天陽榜榜首,的確是有其獨到之處,他與九域大會之前的趙牧神有些相似,只不過比起趙牧神,關青龍顯然是要更沉穩一些,這無疑也會令得他更加深不可測一些。

周元目光轉向武瑤,笑道:“你這位師兄可是有點棘手,如果你跟他一起對付我的話,我或許要先躲着你。”

武瑤聲音冷冽的道:“你以為我是你?當年在大武都城,若不是你那紅顏知己幫你,你早就被我打殺了。”

她說的,顯然是當初夭夭出手相助的事。

周元眨眨眼睛,義正言辭的道:“你能跟我們一樣?我們是兩情相悅,你呢?跟這關青龍什麼關係?”

武瑤柳眉微豎,狠狠的剮了周元一眼:“無恥。”

這家伙的臉皮,着實是厚。

旋即她再不停留,直接搽身而過。

周元望着她那修長如柳般的身姿,聳了聳肩,不過自從經歷了上次的事後,如今兩人再相對時,倒是少了一種血腥的味道,或許是因為武瑤覺得上次他讓了一手...但那其實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畢竟他可沒本事頂着武神大尊的註視真的把武瑤給斬殺了...

只是,如果到時候再打敗武瑤,奪回那最後一道聖龍之氣後,她應該還是會身隕吧?

那時候會不會被武神大尊記恨?

周元有些苦惱的抓了抓頭,他其實還寧願這武瑤跟他之間充滿着血腥,最起碼動起手來不

必懷着留情的打算,因為這樣的話他還手,也能夠毫無心理負擔的將其斬殺...

“你跟這武瑤間的故事還挺深的呢。”一旁的秦蓮突然饒有興緻的說道。

“關青龍似乎也對她有點意思,嘖嘖,這可真是少見呢,我認識這家伙這麼多年,從來沒聽過他跟哪個女子有過糾纏,似乎如同石頭般,永遠不會動情...不過這武瑤的確是絕色,不論容顏還是氣質。”

秦蓮盯着周元,罕見的變得八卦起來:“你們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三角戀?”

周元嘴角微微抽搐,懶得理會她,邁步就走。

秦蓮卻是快步跟上,聲音似乎是有些同情的道:“不過你的對手竟然會是關青龍,我感覺你怕是爭不過吧?人家那實力,那氣度,感覺你怕是會一敗塗地。”

周元腦門有青筋在跳,咬着牙道:“我跟她沒這關係!我們是宿敵!懂什麼叫做宿敵嗎?不是她死就是我死的那種!”

“相愛相殺嗎?好有話本的感覺。”

周元臉色發黑,他實在沒想到這個平日里冷艷的秦蓮,竟然會在這種事情上如此的八卦長舌,當即不敢再理她,趕緊加快腳步。

兩人一前一後,穿過一層層石階。

周元的目光看了看中央的黑色圓桌,在那裡,關青龍已經入座,而武瑤則是坐在後一排的位置,顯然這圓桌上面的,應該是各方勢力的話事人。

周元微微沉吟,步伐一錯,就對着旁邊的石座而去。

不過他腳步剛動,就被秦蓮抓住手臂。

“乾什麼?”周元無奈的問道。

秦蓮玉指指了指黑色石桌上的主位,道:“你開什麼玩笑,你是咱們天淵域的元老,地位比我高多了,你不去坐,我難道有膽子去?”

周元忍不住的翻個白眼,我這元老是個吉祥物你不知道的嗎?!出了天淵域,這混元天會有人將我這天陽境實力的天淵域元老當真嗎?

但秦蓮卻懶得多說,推了他兩把,搶先一步將主位後面的位置給坐了。

周元無奈,只能邁步上前,然後在諸多的目光註視下,在黑色圓桌旁坐下。

一道道玩味的視線在他的身上轉動,不過倒是沒人說什麼,雖說周元這天陽境中期的實力在這個位置似乎極為的格格不入,但如今天淵域不比以往,顓燭入聖歸來,天淵域聲勢大漲,所以還是沒太大的必要再去得罪天淵域。

周元也沒理會那些目光,直接是閉目養神,等待會議開始。

這般等待持續了半晌,他忽然聽到殿內有了一些騷動聲,當即睜開眼睛看向騷動傳來的方向。

只見得那裡,兩道倩影聯袂而至。

當先那一道倩影,容顏算是不錯,只是氣質太過的冰冷,渾身散髮出來的寒氣幾乎是要空氣凍結,讓得不少人都是暗暗打着冷戰。

更多的視線,還是衝著那後面一步的倩影投射而去。

那是一名身穿紫裙的女孩,女孩容顏清美絕倫,紫裙覆蓋下的身姿曼妙,柳腰,長腿可謂是霸道,與之前的武瑤不同,她的氣質顯得溫潤柔和,如果說武瑤是那如火明艷的紅寶石,那她便是沁人心脾的溫潤羊脂玉。

她的現身,同樣是引來了諸多驚艷的目光,不少男子都是眼睛放光的在打量着。

不過他們的目光,很快被走在前方那冰寒女子所察覺,當即眸子帶着如實質般的寒氣掃射而來,頓時有着一道道身影如鵪鶉般的將目光收回。

周元在看見那紫裙女孩時,臉龐上也頓時有着欣喜之色浮現出來。

因為那紫裙女孩,正是蘇幼微。

而蘇幼微在進入到此處時,同樣是在搜尋着一道身影,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她也是瞧見了周元,當即那精緻小臉上便是有着歡喜浮現,紅唇小嘴都是忍不住的微微揚起,然後衝著周元俏皮的眨了眨眸子,嬌俏動人極了。

周元衝著她咧嘴一笑。

但笑容還未綻放,他就見到蘇幼微身前的那如千年冰塊般的女子眼神如冰刀般的將他鎖定,似是有些不善與警告。

周元有點莫名其妙,他倒是認出了這個女子,紫霄域冬葉,天陽榜第三。

不過他似乎跟她沒什麼恩怨吧?怎麼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周元心中疑惑,但還是只能收斂了一些目光,只是衝著蘇幼微輕輕頷首。

隨着紫霄域的話事人也是入場後,在接下來的時間中,一方又一方在混元天中名氣極為響亮的人物登場,於是整個石殿內都是開始變得熱鬧起來,黑色圓桌有着漸滿的趨勢。

可謂是群雄匯聚。

此前的九域大會於此相比,都是要顯得弱上許多,不過這也並不奇怪,天陽境的水,本來就比神府境更深...

“喲呵,人倒是來得挺齊的嘛。”

而就在大殿內熱鬧時,一道笑嘻嘻的聲音突兀的響起,然後眾人便是見到一道花衫男子笑眯眯的走入而進。

花衫男子看上去吊兒郎當,桃花眼眸中帶着一股令人不安的邪氣。

此人一齣現,石殿內不少人眼中都是划過忌憚之色。

因為來人正是萬祖域天陽境中的扛鼎者,在那天陽榜上,位居第二的王玄陽。

王玄陽手中把玩着黑白扇子,目光在場中掃過,然後在掠過武瑤與蘇幼微時,微微頓了頓。

周元的目光,也是在王玄陽的身上停了停,旋即忽的往後一跳,只見得一道熟悉的身影立於那裡。

那挺拔的身姿,如雕刻般的五官,英俊得似太陽般的奪目,正是趙牧神。

不過如今的趙牧神比起之前似乎是要顯得內斂許多,他雙手插於袖間,安靜的立於王玄陽身後,不惹人註意,但不知道為何,面對着此時的趙牧神,周元反而感覺他比以往更加的危險了。

“這個家伙...”

周元雙目微眯。

而當周元視線停留在趙牧神身上時,後者眼睛也是波動了一下,然後目光投來,與周元對視。

不過面對着這個此前將自己打敗的勁敵,趙牧神倒是並未顯露絲毫的怒意,只是眼神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便是緩緩的收了回去,幽深的眸光,更多的停留在身前王玄陽的後背上。

“此次的古源天之爭,看來比九域大會更有意思呢...”周元摸了摸下巴。

在那諸多忌憚的目光中,王玄陽大咧咧直接在黑色圓桌最後空着的一個位置上面坐了下來,他身子斜靠着扶手,把玩着黑白玉扇,帶着邪氣般的桃花眼眸掃視黑色石桌一圈,最後笑眯眯的停留在了周元的身上。

“什麼時候,這頂尖天陽境的會議,輪得到一個天陽境中期坐在這裡了?”他漫不經心的笑道。

而當他這話響起來的時候,石殿內不少人眼皮都是微微一跳。

這王玄陽,竟然直接就對天淵域的周元發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