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天地生靈處於震撼中的時候,虛空上的八位大尊則是緩緩收禮,他們望着那背負着赤紅大葫蘆的身影,眼中有着不同的情緒。

眼下的結果,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誰都沒想到,萬祖大尊這場謀劃,不僅最終沒有將蒼淵給逼出來,反而是將天淵域逼得多了一位大尊...

這可算是一件潑天大事。

混元天多一位聖者,那對於整個天地都將會產生巨大的變動。

雖說現在的顓燭只是一蓮境,這與他們的確有些差距,但那種差距已經不再是無法觸及,身為聖者,他已經算是與在場的八位大尊平等了。

一域雙聖,這在混元天的歷史中都不算多見。

面對着這般場景,一時間八位大尊都是有些沉默。

顓燭單手豎在身前,對着八位大尊回以一禮,然後他瞥了一眼後方天淵域入口處那些破碎的光圖結界,笑道:“萬祖大尊貴為聖者,竟然捨得屈身來對付沒有大尊坐鎮的天淵域,還真是對我天淵域格外重視呢。”

他目光抬起,看向了八位大尊之中的萬祖大尊。

萬祖大尊神色淡漠,看不出絲毫情緒,只是淡淡的道:“顓燭大尊,你應該知曉我的目的所在。”

“而且...有些事,蒼淵不僅需要給我,也需要給其他大尊一個交代。”

顓燭撓了撓頭,道:“要我師尊交代的話,你去天外找他就是了撒,何必來找天淵域的麻煩?”

萬祖大尊眉頭微皺,那蒼淵若是執意要藏匿起來,諸天浩瀚無盡,層層虛空,就算他是聖者境,那也不可能將其找得出來,顓燭此話,倒是在胡攪蠻纏。

此時的萬祖大尊心情也是極其不好,畢竟眼看着謀劃就要得逞,卻是被突然出現的顓燭徹底攪亂,就算是以他這般心境,都是難免有些氣悶。

顓燭笑道:“萬祖大尊,今日之事,還請到此為止吧。”

萬祖大尊雙目微眯,淡淡的道:“顓燭,你不過初入聖者境,就要吩咐本座做事了嗎?”

顓燭搖搖頭,道:“萬祖大尊言重了,你此次的謀劃,導致我天淵域也是損失極大,我如今這般息事寧人,應該是給足了你的面子。”

他想了想,笑道:“如果萬祖大尊實在還不滿意的話,那乾脆我就退去,任由你將天淵域給毀了。”

萬祖大尊淡漠的註視着顓燭,他知曉後者必然還有話說。

果然,顓燭輕笑一聲,道:“只是萬祖大尊真是那樣咄咄逼人的話,那麼從今往後,你們萬祖域的人,就算是一隻老鼠,恐怕都不能再出境了。”

萬祖大尊雙目中似是有着無邊風雲涌動,整個天地都是開始壓抑起來:“你在威脅本座?”

顓燭背後赤紅的大葫蘆上面,有着極為古老的光紋開始涌現,葫蘆猶如具備着某種生命力一般,微微呼吸:“雖說我這一蓮聖者的確打不過你這位前輩,可我若是要對付你萬

祖域其他的人,卻是沒什麼難度。”

“而且,你還根本攔不住我。”

顓燭面露笑容:“我天淵域如果真要散,那也就散了,只不過你這萬祖域想要安生,也沒那麼容易。”

萬祖大尊面龐隱隱有些陰沉,因為他知道,顓燭所說,還真是沒錯。

顓燭這一蓮聖者,的確不如他,甚至萬祖大尊有着自信將其打敗,但是...只是打敗,卻無法將其斬滅,之後顓燭逃脫,只要隱匿在暗中,那麼萬祖域的人還真是不敢踏出萬祖域的範圍。

而他也不可能時刻凝聚全部精力來護住他們。

一位神出鬼沒的聖者,那所導致的威脅將會是極為恐怖的。

顓燭這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即便自損一千,都要換你八百。

萬祖陰沉的盯着笑眯眯的顓燭,以前倒是沒看出來,蒼淵這個玩世不恭的大弟子,竟然如此的難纏。

而此時,天地間無數生靈顫抖的望着這一幕,大氣不敢喘一下,兩位大尊的博弈,那是一言就可判定一域之興衰,不知多少億萬生靈受到波及。

天淵洞天內,郗菁等人也是面露緊張,不過相比之前的那種惶然無措,如今總算是鎮定許多,畢竟只要有着顓燭這位大尊在,就算天淵洞天今日破碎,天淵域卻依舊還有着另外的精神支柱。

所以就算天淵域被打散,只要到時候時機一至,卷土重來不算難事。

當然,這之間必然還是會有着極大的損失,所以如果能夠避免那自然是最好...只是眼下,就得看那萬祖大尊究竟願不願意了。

在天地間無數生靈的註視下,萬祖大尊眼中閃爍着令人心悸的光,旋即他目光轉向其他七位大尊,道:“諸位,今日之事,距離逼出蒼淵也就一步,可有大尊願意同我聯手,先將這顓燭擒下封印?放心,本座也知曉聖者的重要,並不會壞他性命,只要待得此事完結後,就將其放出。”

他一人出手,能敗顓燭,卻是無法阻攔其逃走,但如果還有一位大尊幫忙的話,那麼今日這顓燭,也只能乖乖受擒。

此言一齣,其中一位大尊忽的輕笑出聲:“萬祖此言,倒是在理。”

那出聲的男子,面龐妖異,一頭黑色長髮披散下來,那些長髮在虛空中不斷的蠕動,陰影無窮無盡,那是妖傀大尊。

傳聞這位大尊每一根髮絲,都是一具妖傀所化,妖傀散入億萬空間,只要有一具妖傀存在,不論其本體遭受多大的毀滅重創,他都能夠隨時重生。

“多謝妖傀兄。”萬祖微喜。

這妖傀大尊,本就是他的一大盟友,兩人早有約定,若是今日蒼淵現身,就要聯手對付。

不過,在場的這些大尊,卻並非全部都是與萬祖同路。

武神域那位武神大尊率先開口,聲音雄渾,虛空震顫:“兩位這是打算違背我混元天的聖者之約?”

武神大尊的真身是一身軀幹瘦的中年男子,看

似普通,可在場的大尊皆是知曉,混元天眾聖中,這位武神大尊可是少見的以肉身成聖,鬥戰之力,凶悍驚天。

所謂混元天聖者之約,僅有一條,那便是聖者之間,不可輕啟戰端,用以制約眾聖,畢竟大尊的力量太過的恐怖,若是肆意而鬥,整個混元天都將會受到巨大的波及。

“此舉的確不妥,顓燭已入聖,豈能隨意封鎮?蒼淵之事,畢竟與他無關,不可混為一談。”一道優雅的聲音,也是在此時響起。

那是一道曼妙的倩影,她身後有道道紫色光環,容顏如謫仙般,氣質飄渺,特別是那一對紫瞳,更是神秘高貴,令人難以企及。

紫霄大尊!

其他大尊,則是保持着沉默,並未再出言,算是中立。

萬祖大尊與妖傀大尊眉頭已是皺起,有了武神大尊與紫霄大尊的反對,他們想要封鎮顓燭的謀劃顯然是難以實施。

萬祖低沉的道:“難不成就要任由蒼淵在外胡來嗎?若是他落入聖族之手,那到時候誰來負責?”

眾位大尊眉頭皺了皺。

此時顓燭再度開口:“諸位大尊,師尊最多數年之內,將會回歸混元天。”

他知曉今日如果不給一份承諾,或許的確難以收場。

聽得他這話,在場的大尊目光微微閃爍,數年之內,這對於他們而言倒是並不長...

“那就希望你記得這份承諾,到時若是蒼淵還不現身,我等也只能聯手將其找出來了。”此次出聲的,是一名腦後有陰陽光盤懸浮的老人,那陰陽光盤轉動,似是能夠窺探無盡天地,那是玄機域的大尊。

顓燭頷首。

萬祖大尊眼中掠過一抹失望,但他知曉,今日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眾位大尊目光交匯,身影便是要漸漸的散去。

顓燭見狀,背後赤紅大葫蘆上面瀰漫的古老光紋消散下去,天地間那種劍拔弩張般的氣氛,緩緩的消除。

這一場爭端,總算是在顓燭入聖現身之下,有了平息跡象。

而天地間的生靈,也是如釋重負。

轟隆!

不過,就當這各方都將要隱退的這一刻,那無盡虛空外,忽有一道恐怖的波動爆發出來,那波動之可怕,竟是席卷而下,直接在整個混元天內都是掀起了一場風暴。

八位大尊本要散去的身影也是猛的一凝,陡然抬頭,眼目洞穿重重虛空,看向了那混元天界壁之處!

只見得那裡,竟是有着一道細微的縫隙出現,透過縫隙,可見一隻巨大而冷酷的眼瞳投射進入混元天內。

八位大尊以及顓燭的面色在此時皆是猛然劇變,下一瞬,九道恐怖的氣息自他們體內升騰而起,整個混元天的天地源氣都是劇烈的翻涌起來。

“聖族大尊,何敢窺覦我混元天?!”

九道浩蕩之聲,響徹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