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新聖!”

洪鐘大呂般的浩蕩聲音,迴響在混元天的每一個角落。

這一刻,無數生靈面容震撼的抬起頭,這般異象對於他們而言,可謂是畢生難遇,唯有着一些淵博者,方纔記起古籍中所記載。

“這,這是混元天又有新聖誕生?!”他們震撼得難以自製。

傳聞這天地間,若是有新的聖者現世,便是會引來眾聖恭賀,天現彩雲,地涌金蓮,可謂是曠世奇景。

只是這種情況出現的次數太過的稀少,很多人一生都是難得一遇,誰都沒想到,這一刻,他們竟然親眼目睹了新聖的誕生。

雖說這些混元天的生靈還不知曉誕生的新聖來自何處,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為之心喜,因為聖者是整個人族的掌舵者,多一位聖者,也就代表着他們混元天的實力更上一層樓,這不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都是天大的好事。

畢竟,在這天地間,人族並非最強之族,源界九天中,那神秘而強大的聖族,才是真正的天地之尊。

而那聖族,給天地間其他種族帶來了極大的生存壓力,不然的話,九天之中,也不會是聖族獨占四天,而其餘諸族,則是只能抱團蜷縮屈居五天之中。

不過混元天其他處的生靈不知曉新聖者來自何處,可天淵域區域內的人,卻是親眼看見了新聖的誕生,於是整個天淵域都是在此時瘋狂的沸騰了。

無數天淵域人獃獃的望着虛空上那道天靈蓋有聖蓮顯化的挺拔身影,下一刻,天淵域九百州內,無數身影嘩啦啦的單膝跪地,眼睛狂熱而尊崇。

“賀新聖!”

“賀新聖!”

“......”

浩浩蕩盪的聲音,迴響於天淵域九百州上空,引得山嶽震動,虛空共鳴。

邊境處,趙仙隼,洪九院等法域強者皆是獃若木雞的望着這一幕,他們周身瘋狂涌動的源氣表達着他們內心的情緒是何等的激烈。

特別是趙仙隼,他的眼中滿是難以置信,畢竟他以往一直將顓燭視為競爭對象,原本他以為如今的他能夠追趕上後者,可此次顓燭的出現,卻是將他直接打入深淵

顓燭天靈蓋顯化的那一朵聖蓮,已經象徵了他如今的境界。

一蓮聖者!

顓燭...他已經是聖者了!

聖者之下皆為凡。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趙仙隼喃喃道,他這法域境巔峰與聖者境看似就一步之遙,但這卻是天與地之間的差距,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是無法踏入那一步。

往後他若是再遇見顓燭,也只能低頭俯首,恭敬的稱一聲大尊。

這讓得他如何接受得了?

可接受不了又能如何?難道那顓燭還會退回法域境嗎?

趙仙隼緩緩的垂下頭來,落魄至極,先前那種得勢的得意幾乎是在此時消失得乾乾凈凈。

...

在天淵域邊境的一座州府內。

白夜仰頭望着虛空,他異常的沉默,身軀微微的顫抖着,渾身散髮着一種可怖的氣息。

在其後方,諸多白族的強者同樣是面容恐懼,他們原本以為今日天淵域應該是完蛋了,可誰能想到,突然鑽出了一個顓燭...

而且他還突破到了聖者!

一域雙聖,簡直恐怖!

所有白族的強者皆是渾身冰涼,他們清楚聖者的力量,只要顓燭註意到他們,他們將會陷入滅頂之災。

“族長...”有着白族的長老聲音顫抖的道。

這道聲音將白夜驚醒了過來,他面色變幻,最終嘶啞的道:“快,通知所有白族的人,立即分散,逃出天淵域!”

他的聲音傳出,後方那諸多白族強者在安靜了片刻後,直接作鳥獸散般的驚慌而逃。

...

天淵洞天內,同樣是陷入了沸騰的海洋。

不止是其他人,就連郗菁,玄鯤宗主他們在經過初始的震撼後,也是忍不住的面露狂喜之色。

“沒想到,顓燭竟然晉入聖者境了...此等天賦..

.”玄鯤宗主深深的嘆息一聲,聲音中有着無比的羡慕與嚮往。

木霓輕笑一聲,道:“往後可得叫顓燭大尊了。”

邊昌族長也是笑道:“哈哈,看來真是天不絕我天淵域,一域雙聖,這在混元天的歷史中可都是不多見啊!”

郗菁雙手緊握,她眸子明亮的望着顓燭的身影,此前的她,可真是連與天淵洞天共存亡的心都有了,誰能想到,在這最後關頭,她這大師兄竟然是破關而出,而且還踏入了聖者境,震撼天地!

“閉關這麼多年,算是有點成效...”

郗菁心中如釋重負,旋即撇撇嘴,道:“不知道從哪搞了一個大葫蘆,看上去傻乎乎的...不過總算是對得起我這麼多年兢兢業業的幫他挑起這元老的擔子。”

玄鯤宗主他們都是笑了起來,此前的他們,緊張得連一絲笑容都不敢露,可如今顓燭突破聖者境,一切都有了主心骨,雖說顓燭的聖者境比起其他幾位老牌的大尊或許要弱一些,但聖者就是聖者。

即便是其他的大尊,面對着此時的顓燭,都將會以平輩而論。

他們所承受的巨大壓力,也是為之削減。

...

“那一位,竟然就是顓燭大師兄...”

周元也終於知曉了那位背着赤紅大葫蘆的男子來歷,當即忍不住的張大嘴,嘖嘖稱奇。

自從來到天淵域後,對於這位大師兄,他一直都是只聞其名,只是他倒是有些沒想到,這位大師兄一露面,便是破入了聖者境,簡直生猛的不像話。

“原來是顓燭元老!我們天淵域有救了!”一旁的秦蓮,木幽蘭,伊秋水她們更是激動得俏臉漲紅,不住的歡呼,簡直是有些喜極而泣。

周元笑了笑,目光灼灼的望着那道身影,這個結果,同樣是出乎他的意料,不過也不知道顓燭大師兄的現身,能否將今日的險局破開。

畢竟,跟那位萬祖大尊比起來,顓燭大師兄即便是突破到了聖者境,應該還是有差距的。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當天淵域重新有了聖者坐鎮後,一切,都將會顯得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