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淵洞天入口處。

無數道震撼驚疑的目光投射而來,只見得那虛空中不斷的有着光絲滲透出來,這些神秘的光絲似乎是具備着非凡的力量,竟然是直接將那些破碎的光圖結界一片片的拼接起來...

短短數息間,那本是將要破碎的最後一塊光圖結界,便是這樣佈滿着淡淡的裂痕,看似脆弱,實則卻牢牢屹立了起來。

面對着這一幕,各方法域強者都是面露驚容。

那神秘光絲上所蘊含的力量,令得他們感覺到了濃濃的心悸之意。

這種力量,不是法域境能夠擁有的!

莫非...

那位蒼淵大尊終於是要現身了嗎?!

天淵洞天內,郗菁,玄鯤宗主他們也是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了一下,然後彼此對視,眼中有着驚喜與擔憂同時的浮現出來。

那種力量,必然是屬於聖者!

可如果真的是蒼淵歸來的話,雖說能夠解了天淵域的危難之局,但從某種意義來說,也算是落入了對方的謀劃之中。

所以此時的他們,內心也是分不清楚究竟是不是願意見到蒼淵現身...

不過這是他們這些高層思考的問題,天淵洞天內,那無數人見到這一幕,卻是爆發出雷鳴般的歡呼聲,那種劫後餘生般的狂喜,令得這方天地間先前的那些絕望氣息一掃而空。

周元也是面色驚疑不定,他同樣不確定這股神秘力量是不是來自蒼淵師尊...

“蒼淵大尊麽?”

金塔處,那洪九院望着這一幕,眼瞳也是微微縮了縮,眼中有着一絲絲的懼意涌現,面對着那位大尊的威名,他自然是畏懼。

“繼續進攻!”

不過此時,那趙仙隼冰冷的聲音破空傳入耳中。

洪九院聞言,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一咬牙,催動了金塔。

他們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不管蒼淵大尊現不現身,他們都不可能收手的。

轟隆!

於是,在洪九院的催動下,九座金塔有着更為恐怖的金色洪流衝天而起,凝聚起可怕的力量,直接震碎虛空,對着那被神秘光線連接起來裂紋光圖狠狠的轟擊而去。

而虛空深處,天地源氣涌動,形成了一隻只神秘而深邃的眼目,那眼目鎖定了光圖所在的虛空。

“蒼淵,是你的話...那就現身吧!”

轟!

浩瀚的金色洪流,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沖向了光圖。

而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光圖結界前方的虛空突然有着一道空間裂縫緩緩的撕裂開來,一隻手掌從中彈出,那手掌修長白皙,然後對着那浩瀚洪流輕輕的拍去。

在那浩瀚源氣洪流下,那修長手掌顯得極為的渺小,但不知為何,當其出現時,整個虛空仿佛都是在震顫起來。

嗡!

手掌拍在金色洪流上,那一瞬間,虛空凝滯。

接着,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便是見到,那匯聚了恐怖力量的金色洪流,竟然是在那渺小的手掌之下,直接是如同氣化一般,在那短短瞬息,化為了億萬光點,璀璨奪目。

在隨手拍碎那浩瀚洪流後,那虛空裂縫緩緩的擴大,一道身影,便是自那虛空中走出。

天地間,無數目光匯聚而來。

“蒼淵...”

虛空深處,那數道盤踞的浩渺氣息也是波動起來。

“你終於現身了!”

虛空某處,有着無盡的源氣涌來,直接是在虛空中隱隱的形成了一道模糊的身影,那身影偉岸,幾乎是看不見盡頭,但卻散髮着一種令得天地顫抖的威壓。

那是萬祖大尊!

蒼淵現身的話,那麼他的目標就達到了,接下來就該進行更下一步的謀劃!

萬祖大尊的視線,穿透重重虛空,鎖定那空間裂縫中踏出來的身影,然後...他的神色仿佛是出現了瞬間的凝滯。

“咦?!”

其他數位大尊,也是突然驚疑出聲,氣息劇烈的波動起來。

“咦?!”

天地間,那無數的視線也是有些愣愣的望着那裡,包括了眾法域強者,也是漸漸的張大了嘴巴。

因為他們見到,那道踏出空間裂縫的身影,並非是他們曾經熟悉的蒼淵大尊。

那是一名身軀挺拔如松的年輕男子,男子面龐如玉,五官如那雕刻的石像一般,散髮着驚人的魅力,他的嘴角,時刻掛着笑意,令人心曠神怡。

特別是他的身後,背着一個赤紅的大葫蘆,葫蘆約莫人高,隱隱有着恐怖的氣息從中散髮出來。

眼前之人,顯然不是所有人期待的蒼淵大尊!

“哎喲,好熱鬧的嗦。”

背着赤紅大葫蘆的男子腳踏虛空,撓了撓頭髮,嘴角掛着笑意的說道。

整個天地間,一片寂靜。

周元同樣是在此時有些發愣,他茫然的望着那神秘男子,眼前這顯然不是蒼淵師尊,可不是師尊,這又是何人?

他看向秦蓮她們,發現她們也是有些茫然的在思索着,她們似乎是隱隱的覺得有些熟悉,可卻無法將其認出來。

趙仙隼,洪九院等法域強者獃獃的望着此人,片刻後,眼中有着難以置信的震驚涌現出來:“他...他是...”

“大...大師兄?!”

郗菁瞪大了眼睛,聲音都是有些顫抖起來。

雖說那背着赤紅葫蘆的男子跟以前的氣質稍微有些不同,但郗菁在辨認了片刻後,終歸還是在那熟悉的氣息下將其辨認了出來。

“顓燭?!”

一旁的玄鯤宗主他們同樣是目瞪口獃,因為這人,正是蒼淵大尊的大弟子,那位失蹤許久的顓燭!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在這天淵域最為危難時刻現身的,竟然不是蒼淵大尊,而是顓燭!

嘩!

天淵域億萬生靈嘩然,他們同樣是在一些前輩的指點下,認出了來人的身份,但緊接着他們又是有些忐忑起來,因為來人不是蒼淵大尊,如今的危局,這位失蹤多年的大尊大弟子,難道能夠解決得了?

“顓燭,竟然是你!”

趙仙隼驚疑的眼中有些陰沉浮現,不知道為何,從此時的顓燭身上,他察覺到了一種令人不安的氣息,這個曾經的老對手,閉關多年,之前趙仙隼甚至都以為他已經隕落。

但眼下來看,這家伙並非如此。

“攻擊他!”他目光閃爍,直接傳音給洪九院。

雖說先前顓燭似乎是展現了極為恐怖的力量,但那未必不是蒼淵的手段...某些事情,趙仙隼不願意去深思,也不太敢相信。

洪九院聽到傳音,幾乎是立即再度催動九座金塔的力量,因為他同樣是想要確認某些事情。

不過,就當九座金塔瘋狂運轉的時候,那位於虛空上的顓燭似乎是有所感應,他目光洞穿虛空的看下,旋即笑了笑,伸出修長手掌輕輕的一壓。

轟!

虛空似乎是在此時崩塌。

轟隆!

再然後,趙仙隼,洪九院等法域強者便是通體冰寒的見到,他們身後的金塔,直接是在此時轟然塌陷,短短數息,那由萬祖大尊出手煉製的金塔,便是被生生的壓成了一道道金餅...

這一刻,就連趙仙隼他們都是心中有着恐懼升騰起來。

因為他們最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現了...

在隨手壓爆了九座金塔後,顓燭抬頭望着虛空深處,笑道:“幾位前輩,還請現身。”

虛空深處微微波動,下一刻,無數人便是震撼的見到,那虛空中有浩瀚源氣匯聚而來,漸漸的化為了八道身影。

那八道身影屹立虛空,當他們現身時,整個天地都是在顫抖,猶如是無法承受那種力量。

那是八域的大尊!

整個混元天最為強大的存在!

今日,竟然同時出現了!

無數道投射而來的目光,都是帶着濃濃的敬畏。

不過八位大尊並未理會這些目光,而是盯着顓燭的身影,他們一言不發,但那眼中,卻是有着光芒在閃爍,似乎同樣是在確認着什麼。

而顓燭也明白他們的心思,當即微微一笑,下一刻,他的天靈蓋處,有着一道氣息升騰起來,氣息凝聚,最後化為了一朵聖蓮,冉冉綻放。

那朵聖蓮出現時,天地齊鳴,源氣涌動,竟是在虛空上形成了無數種天地異象,猶如是在恭賀着什麼。

天地間生靈在此刻震撼。

而虛空中的八位大尊,也是身軀微微一震,他們靜靜的望着顓燭天靈蓋處的聖蓮綻放,神色皆是有所不同。

但最終,八位大尊單手豎於身前,微微頷首,行着那最為遠古的禮節。

“賀新聖。”

那一霎,有洪鐘大呂聲響徹整個混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