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通道。

周元身形如光影般的疾掠而過,這隕落之淵內極為的奇特,即便是闖出了小空間,也會進入一種四通八達的空間通道之內。

而空間通道呈現扭曲的跡象,在那四周,遍佈着色彩不一的空間光膜,光膜之後,都是一個個小空間,看上去數不勝數,奇妙之極。

周元面色凝重,他將速度催動到極致。

不過即便是進入了空間通道,但他依舊沒有絲毫的放鬆,因為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在那後方,一道極端鋒銳的波動在急速的接近他。

那應該是趙牧神的攻擊。

讓他如芒在背,充滿着威脅。

“這家伙...果真是有些手段。”周元眉頭微皺,按理來說,他躲入空間之後,那趙牧神的源氣攻擊應該會直接丟失才對,但現在來看,趙牧神的攻擊徹底的鎖定了他。

而從這初次的交手來看,就可看出這位混元天的神府境王者的能耐的確不小。

咻!

就在周元心思轉動的時候,後方的空間通道猛的一顫,一抹流光直接是閃現而出,然後直指周元後背。

周元也是在此時看清楚了那道流光。

那是一枚流線型的光梭,看上去纖細輕盈,但其上所蘊含的那種鋒利氣息,卻是連周元都是神色微變。

嗡!

那枚光梭出現在空間通道後,似是感應到了周元的氣息,下一瞬,其速度陡然暴漲。

周元見到這一幕,面色也是一變,他的身影變得模糊起來,宛如一抹陰影,疾掠而出。

空間通道內,一追一逃,速度極快。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周元發現那光梭似乎並沒有任何黯淡的跡象,它竟然能夠在追擊中,不斷的吞吐天地間的源氣,補充自身的消耗,甚至,隨着時間的推移,它還將會變得越來越強。

也就是說,這東西不落到周元身上,是絕對不會停止下來的。

最重要的是,雙方間的距離在不斷的拉近。

周元目光閃爍,經過這段時間的追逐,他也是徹底感應到了這光梭的力量有多強,而且憑藉著化神境初期的神魂,他還敏銳的察覺到,那光梭內,隱藏着一種能夠對神魂產生破壞的波動。

這光梭,不僅對肉身有傷害,甚至還能夠傷及神魂。

當真是霸道!

這趙牧神出手,還真是平淡中透着狠辣。

“看來一直跑不可能解決問題的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伊秋水他們的位置,就在前方的一處空間光膜,如果他將此處錯過的話,那麼接下來恐怕他就得一個人了。

這種情況下,他再強,也不可能一個人跟別人幾百人的隊伍打。

所以就在那裡,將這光梭抵擋下來吧!

心中有了決定,周元再不猶豫,身影暴射而出,十數息後,一道空間光膜出現在了前方,他身影一閃,直接是撞了進去。

而他身影消失時,那後方的光梭也是瞬間洞穿空間光膜,消失不見。

...

一座小空間內。

數百道身影有些沮喪的聚在一起,他們正是先前逃走的天淵域眾人,而這首戰告敗,也是令得他們的士氣有着不小的打擊。

伊秋水立於一塊岩石上,美眸不斷的看向後方那片虛空,眼中滿是焦急與擔憂之色。

在其身旁,商小靈等人出言安撫着,只是他們的信心更加的不足,畢竟周元雖說實力不弱,但是他要面對的,可是混元天神府境最強的人啊!

所以眾人也是只能心情忐忑的等待着,如果周元真是輸在了趙牧神手中,那他們這支隊伍,基本也就相當於要潰散了。

嗡!

而就在他們的等待間,那後方的虛空忽然碎裂開來,一道身影暴射而出。

數百人見到那熟悉的身影,頓時爆發出激動的歡呼聲。

不過衝進這片小空間的周元卻並沒有心情理會此時的天淵域眾人,他速度極快的對着不遠處的一座大峽谷中疾掠而去。

咻!

因為也就是在這幾乎同一瞬間,那抹光梭已是裹挾着無法形容的凌厲波動,破空而過,閃電般的對着周元背心暴刺而去。

周元的身影率先一步闖入峽谷。

轟!

磅礴的源氣在此時毫無保留的自體內爆發開來。

有三千八百萬源氣星辰顯露。

四道源紋同時的催動。

三千八百萬之上,再添一千三百多萬!

四靈歸源圖!

再漲六百多萬!

足足五千八百萬的源氣星辰浮現,磅礴的源氣威壓席卷開來,令得山谷都是開始崩裂。

感受着體內那股強悍無匹的源氣波動,周元仰天長嘯,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

周元手握天元筆,他望着那自虛空中暴射而來的毀滅光梭,這一次,卻是不再躲避,腳掌一跺,地面崩裂,他竟是直接衝天而起。

手中天元筆在這一瞬,也是爆發出璀璨光芒。

“破源!”

那如槍尖般的雪白毫毛在此時化為幽黑色彩。

“萬鯨!”

天地間有古鯨長吟,只見得數百頭巨鯨虛影出現在天空上,最後俯衝而下,直接衝進了天元筆內。

周元手中黑筆如龍,鋒利的筆尖裹挾着磅礴恐怖的力量,在這一刻撕裂虛空,直接是與那毀滅光梭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

那一瞬間,天地間有巨聲響徹,宛如雷鳴。

肉眼可見的源氣衝擊波自虛空橫掃開來,腳下的大峽谷都是在此時轟然炸裂,一層層的地面被生生的掀起,當真是刮地三尺。

那些原本急急跟來的伊秋水等人,更是連忙狼狽退避。

轟擊的源頭處,周元眼瞳死死的盯着天元筆的尖端處,只見得那裡,光梭在散髮着刺目的光芒,其中有着恐怖的力量一**的爆發,天元筆筆尖的毫毛不斷的在蹦碎,但很快又是迅速的生長出來...

兩者陷入了短暫的僵持。

周元的額頭上,有青筋跳動,手臂上,不斷的有着血痕崩裂開來,看上去極為的慘烈,他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因為一旦那光梭穿透了天元筆的封鎖,立即就對他造成致命重創。

但好在這種僵持只是持續了十數息,突然有着細微的破碎聲響起。

光梭之上,裂紋浮現出來,下一刻,陡然爆裂。

光梭爆裂的瞬間,一道肉眼難以察覺,宛如透明般的小小光影,竟是如鬼魅般的對着周元眉心竄去。

但這般詭異襲擊,卻並沒有逃出周元的感知,他早有準備,袖袍一抖,一盞燈籠閃現而出,其中有火苗跳動。

“魂燈術!”

熊熊!

下一瞬,有雄渾魂炎噴射而出,將那小小光影覆蓋。

那小小光影似是爆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宛如某種蟲子,它在魂炎中張牙舞爪,頑強的試圖沖向周元眉心,但最終,在距離周元眉心尚還有寸許距離時,終於是在魂炎的炙燒下,化為虛無。

當那光影最後徹底消散時,周元渾身縈繞的強大源氣,也是在此時盡數的散去。

他那緊繃的身軀,一點點的鬆緩下來,大汗淋漓。

周元盯着眼前殘留的光點,嘴巴抿了抿,在他的皮膚下,有着點點銀光浮現,那是銀影將要被催動的跡象,如果先前他抵擋不住的話,那麼他就只能召喚銀影。

但好在的是...在他傾盡全力之下,終歸是將那來自趙牧神的攻擊徹底化解。

峽谷外,伊秋水等人見到立於天空上的周元,也是知曉了那最後的結果,當即有着此起彼伏的歡呼聲激動的響了起來。

他們眼神中滿是尊崇之意,因為在他們看來,周元能夠從趙牧神的手中順利逃脫,並且化解了他的攻擊,這足以說明周元的實力。

而周元對於那些歡呼聲卻是無動於衷,因為他可不覺得接下了趙牧神一招就是一種值得驕傲的事情。

他低頭望着握着天元筆的手臂,上面滿是血痕,那是被碰撞的力量所撕裂。

這僅僅只是趙牧神的隨手一擊,但卻將他逼得傾盡全力,甚至險些將銀影這種底牌給施展出來,這趙牧神的力量之強,超出了他的預料。

如果這是在真正交戰的話,接下來的周元必然會陷入致命的劣勢之中。

周元面無表情,手臂上的血痕在漸漸的愈合。

此次的交鋒,讓得周元明白了趙牧神的強大,但他卻並不感到沮喪,反而被激起了心中的好勝之心,戰意升騰。

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目光望着虛空,似乎是透過了重重空間,看見了那趙牧神的身影。

“趙牧神,此次便算你先下一城...”

他雙目微閉,旋即猛的睜開,眼中滿是堅定之色。

他已是決定,要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想盡辦法,將那第九重神府貫穿了。

“趙牧神,等我貫穿第九重神府後,這一筆賬,我們再來好好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