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牧神立於虛空,他神色波瀾不驚的望着試圖從空間裂縫退出的天淵域眾人,然後目光轉向周元,淡笑道:“周元總閣主,這就打算走了嗎?”

周元一笑,坦然道:“我們這些人馬,可不是你們的對手,而我現在也還打不過你,不走留着做什麼?”

趙牧神微微一笑,道:“聽你的意思,只是覺得現在打不過我?莫非以後就可以了?”

周元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同時他背在身後的手掌,對着伊秋水他們打了一個手勢,讓他們抓緊時間立即通過空間縫隙離開。

趙牧神似是不知曉周元的這些小動作,他只是饒有興趣的看着他。

“看來閣下對我很感興趣?”周元察覺到趙牧神的眼神,眉頭微挑的問道。

“為什麼這麼說?”

“能夠讓得你們那位法域大人親自出手,在這第一輪就令得我們碰上,如此煞費苦心,還不算感興趣嗎?”周元道。

趙牧神笑笑,道:“你的感覺很敏銳啊。”

周元見到對方連否認都懶得做,雙目也是虛眯了一下,與這趙牧神初步的接觸下來,對方看似平和,但實則內心深處有着極端的傲氣。

他看周元的那種眼神,不帶絲毫的輕蔑,因為當你看見腳下的螻蟻時,也不會對它產生什麼輕蔑的情感。

“周元,不要想拖延時間了,如果你別動,我可以放天淵域的人安全離去,我對一群雜魚的確是沒多大的興趣。”趙牧神望着正在陸續進入空間裂縫的眾人,淡笑道。

“你知道,我現在出手的話,他們死傷會不小的。”

周元面色平靜下來,道:“好,我不動。”

趙牧神面帶笑意,似是相信了他的話。

於是虛空上,兩人對峙,而在那下方,數百名天淵域的隊伍,則是帶着一些倉惶之意,陸陸續續的盡數鑽進了空間裂縫之中。

伊秋水走到最後,她望着天空上的兩人,美眸中滿是焦急之意,她如何不知道周元這是被趙牧神盯住了。

但她也明白,現在她要做的,是趕緊離開,留在這裡,只會成為周元的拖累。

伊秋水深吸一口氣,忽的素手一抖,竟是有着無數樹枝從其乾坤囊中飛出,鋪天蓋地的對着周元砸了過去,帶起漫天陰影。

而同時間,她不再猶豫,果斷的沖入了空間縫隙之中,迅速的消失不見。

也就是伊秋水丟出漫天樹枝的時候,周元的目光一閃,下一瞬間,他的身影直接是化為一道黑光消失而去。

那些漫天樹枝,投擲在虛空,在陽光之下有着陰影誕生。

而周元所化的虛影,便是在這些陰影中跳躍,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悄無聲息如鬼魅般,對着空間縫隙暴射。

影仙術!

半空中,趙牧神望着周元消失的身影,卻並沒有動怒,只是淡笑一聲,道:“真是好奇妙的身法源術,難怪敢留在這裡。”

他眉心的蓮花光印,在此時綻放出微光。

緊接着,趙牧神的雙瞳內,也是有着蓮花出現,那一瞬,眼瞳內有神光綻放,整個世界仿佛都是在他的眼中變得立體以及清晰起來。

黑暗退散,陰影消失。

而那化為黑光跳躍於陰影中的周元,也是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看來你還真是不甘心呢。”

趙牧神輕笑一聲,道:“不過想要從我手中逃掉,恐怕也沒你想的那麼容易。”

“你真以為先前我只是在與你對峙嗎?那個時候,我已以秘術將你鎖定,所以我接下來的攻擊,不論你遁逃到哪裡,都躲不掉的。”

“周元,你太弱了。”

趙牧神雙手合攏,掌心之間,有着一抹微光凝現出來,下一瞬間,微光開始隨着他的雙掌拉開而拉升,漸漸的,一枚約莫寸許左右的光梭迅速成形。

那光梭呈流線型,尖端閃爍着極端鋒銳的光澤,微微震蕩時,連虛空都被撕裂。

光梭周圍,纏繞着九彩光澤,看上去絢麗至極。

而這種絢麗之下,又蘊含著致命的危機。

全速對着空間縫隙疾掠而去的周元,也是在這一霎那感覺到了一股極端危險的波動成形,這令得他眼角跳了跳,旋即他的速度再度暴漲。

體內的源氣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

唰!

兩息之後,周元出現在了空間縫隙之外,然後一腳就要踏入其中。

虛空上,趙牧神神色依舊淡漠,他屈指輕輕一彈,有低語聲響起。

“九靈破魂梭。”

咻!

聲落的那一瞬,掌心間的光梭微微一顫,直接是消失而去。

嗡嗡!

可唯有實力極強的人才能夠感應到,虛空泛起了細微的波瀾,一抹微不可察的流光帶起致命的危機,直接是穿透空間,對着周元的後背心暴射而去。

當那光梭射來的時候,已經半隻腳踏入空間縫隙的周元的皮膚也是在此時刺痛起來,那是感應到了極其危險的攻擊。

那種感應讓得他知道,如果被擊中,就算是他這有所小成的肉身,恐怕也會被輕易的洞穿。

不過周元也知曉,此時他不能停下,否則趙牧神就會徹底阻攔他的退路,那個時候,面對着如此強勢的趙牧神以及萬祖域的精銳隊伍,他可謂是九死一生。

所以他毫不猶豫,直接是踏入空間縫隙之內,空間波動涌現,將他的身影掩蓋。

咻!

不過,也就是在周元身影消失的那一瞬間,一抹光梭破空而來,同樣是追逐着那一道空間波動,一閃而逝。

天地間的源氣波動漸漸的平息下來。

趙牧神立於虛空,他眼神淡漠的望着那恢復平靜的空間縫隙,自言自語的道:“如果你能從我的九靈破魂梭中活下來,那就算你命大吧。”

他這一手,神府榜前十的人,除了武瑤,蘇幼微,王曦三人外,其餘人稍有不慎,就得付出極大的代價。

因為這破魂梭一旦擊中,便會將對方的神魂震碎,可謂是凶狠到了極致。

他先前鎖定了周元的氣息,此梭一齣,不將周元神魂抹滅,絕不會散去。

這些年來,死在他這一梭上面的強敵,已經不知有多少。

如今,或許又要多一個了。

“原本大尊是說將你擒回去...但現在來看,恐怕只能看能不能帶個屍體回去了...”

趙牧神搖搖頭,有點無奈的笑笑,然後他看也不看那空間縫隙,直接轉身悠然的離去。

對於這種級別的對手,他實在是提不起多大的興趣。

不過好在,順手解決了。

接下來,他也該享受這場九域大會了,希望武瑤,蘇幼微她們,不會讓他太失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