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峨的第七峰上,無數道目光匯聚於那已經爆發的兩座戰場,雖說其他六峰此時也是大戰爆發,但顯然,還是唯有這第七峰最為的吸引眼球。

那薑太神與楚青的第一第二交戰就不用說了,接下來夭夭與詹台清的交手,同樣是成為了亮點所在。

兩女皆是屬於那種容顏氣質絕頂者,這番交手,自然引人註目。

不過對於其他各宗而言,要論起知名度,顯然是詹台清遠勝夭夭,畢竟不論如何,詹台清在聖子榜上也是高居第三,僅次於薑太神,楚青。

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一些因為夭夭的容顏而註目於此的各方目光,倒是對其有些感到同情,但這種同情伴隨着兩女的交手後,便是漸漸的消失。

因為他們發現,雖說夭夭源氣薄弱,可那神魂之力,卻是強悍得令人髮指,即便是面對着詹台清這般厲害的對手,竟然絲毫未曾落入下風,甚至還顯得游刃有餘。

此時的他們方纔明白,蒼玄宗竟然還隱藏了一位如此厲害的人物...

“如今薑太神,楚青,周小夭,詹台清都已交手,就只剩下金蟾子與那周元了。”

“看樣子蒼玄宗是打算讓周元對決金蟾子了。”

“這個決策,恐怕是蒼玄宗這三環中,最差的一環了,那周元之前雖然表現不錯,足以名列聖子之位,但可惜對上的是金蟾子。”

“是啊,金蟾子在聖子榜上高居第五,如果換做孔聖的話,或許還能與其鬥一鬥,而眼下卻是派一個周元出來,卻是有些自討苦吃了。”

“三環之中,如果周元這裡不敵,恐怕會引起連鎖反應,到時候蒼玄宗與聖宮的此次博弈,將會出現大潰敗。”

“......”

諸多竊竊私語聲在交流着,蒼玄宗前兩環,楚青與夭夭這裡,眼下來看都還算是不錯,最起碼是沒有落什麼下風。

可唯有周元這邊,最是充滿着不確定性。

顯然,還是沒什麼人看好周元。

左丘青魚,綠蘿等人有些擔憂的目光,也是望着那在最後一座巍峨山峰上繼續向前的兩道身影,她們雖說比較相信周元,但也同樣明白金蟾子的厲害,別看金蟾子排名比薑太神,詹台清要後一些,但不管如何,他也都是聖宮年輕一代的三大聖子之一。

聖宮其他的聖子在金蟾子面前,都只有唯唯諾諾的份。

所以如果誰真的認為金蟾子就要好對付一些的話,那隻能說太過的天真。

蒼玄宗這邊,一些弟子看着那第七座山峰,然後對着身前的顧紅衣問道:“周元師兄能打得過金蟾子嗎?”

顧紅衣也是不知道怎麼回答,於是她看向一旁的唐沐心,金章等首席弟子,他們面面相覷,最終也是苦笑着搖搖頭。

就算是尋常的聖子,對於他們而言,都是高一個層次的存在,而金蟾子這種,更是聖子中頂尖級別的,他們根本無法想象其強悍程度。

“周元既然會出手,那就應該是有着一點把握,而且,就算他不是金蟾子的對手,只要能夠將其拖住,說不定楚青師兄與夭夭那邊就能夠分出勝負。”唐沐心只能如此的出聲安慰着眾人。

不過其他弟子也不是傻子,當然聽得出唐沐心言語間的很多不確定性,當即都是在心中嘆了一口氣,然後抬起頭,面帶憂色的望着那座巍峨山峰。

“金蟾子到峰頂了!”忽然間,唐沐心俏臉微變。

顧紅衣,金章等人眼神也是一凝,深吸一口氣,他們知道,當金蟾子抵達峰頂的時候,那麼他必然會先將跟隨而來的周元先解決掉。

這第三環之戰,終歸是要來了。

...

唰!

周元腳尖自一顆樹頂輕點,而其身影則是如大鵬一般的直衝而起,穿破了一片雲霧,最後他便是發現眼前視野陡然開闊起來。

峰頂之上,極為的遼闊,有着雲霧繚繞,宛如仙境。

周元的身影落在一塊岩石上,他的目光,第一時間的望向了最深處,只見得在那裡,一座巨大的玉璧靜靜的矗立,其上閃爍着神秘而古老的光澤。

周元望着那座玉璧,眼神深處有着熾熱之色掠過,他能夠感覺到,那第三道聖紋,就在這座玉璧之中!

看了數息,周元便是強行將目光轉移而開,停在了不遠處的那道背對着他的身影上。

此時的金蟾子,也是凝望着玉璧,負手而立。

“沒想到你還真的敢跟來。”金蟾子沒有回頭,但卻有着淡漠的聲音傳來。

周元輕輕扭了扭頭,道:“好些帳還沒跟你算清楚呢,回頭你躲進聖宮,我要算賬還真是挺麻煩的。”

金蟾子緩緩轉過身來,金色豎瞳森冷的盯着周元,嘴角掀起一抹殘忍的笑意:“看來打敗了我聖宮兩位聖子給了你很大的自信呢,之前在大玄山脈外時,你似乎沒這般膽量和我說話。”

周元一笑:“當時還真是沒把握能打死你,不過現在的話,應該有了。”

金蟾子搖了搖頭,顯然是將周元此話當做瘋言,他淡淡的道:“這些廢話便不用再說了,周元,你現在自斷雙臂,我可不計較兩位聖子之死,因為上面有命令,要將你帶回聖宮,雖說不論死活,但你若是識趣,我可留你性命。”

周元目光一閃,旋即笑道:“這種幼稚的激怒之法,還是省省吧,另外...我可沒打算能讓你活着從這裡走下去。”

話到最後,周元的眼中,已是有着凶光浮現。

他已是知曉,之前設計夭夭,便是這金蟾子的主意,而且那鎮魂山中的毒氣,也是源自金蟾子,所以對於此人,他早已有着無法消除的濃烈殺意。

這金蟾子今日,必須死!

金蟾子雙目微眯,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齒。

轟!

金蟾子的腳掌猛的一跺,下一刻碧綠色的源氣直接是自其體內鋪天蓋地的爆發而起,源氣光澤映照虛空,形成了源氣星斗。

而在那星斗之間,八萬三千顆源氣星辰,閃爍着滔天之光。

強悍狂暴的源氣威壓,在這一刻,自峰頂之上,席卷開來,而與之而來的,還有着金蟾子那充滿着強烈殺機的森然之語。

“我倒是想要看看,待我將你踩在腳下的時候,你那可悲的自信,還能殘存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