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天地間無數道驚嘆的目光之中,楚青立於一座參天古樹樹頂之上,那披散下來如針刺般的黑色長髮輕輕擺動,閃爍着森冷的光澤。

此時的楚青,氣勢大變,之前的那種慵懶與玩世不恭盡數的散去,雙目之中,滿是鋒銳。

“楚青,你這般形態,真是好久不見了。”薑太神目光投射而來,緩緩的道。

楚青咧咧嘴,笑道:“薑太神,上一次你僥幸取勝,這一次,說不得就沒那般運氣了。”

“是嗎?”薑太神不置可否。

不過他也明白,如果說蒼玄天這年輕一輩誰還能夠對他造成威脅,那麼楚青是唯一之人,後者雖說源氣星辰數量比他稍微少一點,但到了這個層次,那一點的源氣星辰已經代表不了什麼。

今日這場較量,就連他,也不會輕易的懈怠。

薑太神深吸了一口氣,雙掌輕旋,頓時灰白色的源氣滾滾涌來,下一刻,他掌心猛然一震,只見得那雄渾的灰白源氣,便是被化為無數灰白的源氣顆粒,閃爍着陰寒光澤。

“冥粉!”

薑太神眼神一寒,袖袍一揮,只見得無數灰白源氣光粒呼嘯而出,鋪天蓋地的對着楚青籠罩而去。

那些源氣光粒,擁有着極強的腐蝕之力,一旦落在肉身,直接是將血肉融化,而且連綿不絕之下,尋常人根本難以招架。

楚青望着那咆哮而來的無數光粒,眉頭微挑,下一刻,他身後那如披風般的黑髮掀起,咻咻咻間,無數細如牛毛般的黑髮暴射而出,宛如一輪黑色風暴。

嗤嗤!

天空上,無數頭髮與光粒碰撞,爆發出低沉的爆炸聲響。

轟!

不過兩人這番聲勢的攻勢,不過只是試探而已,下一瞬,兩人眼神瞬間凌厲,腳掌一跺,腳下的參天古樹直接被震碎開來。

而他們的身影則是化為光影暴射而出,最終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自那虛空之上,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轟!

頓時半空之間,有着狂暴無比的源氣衝擊肆虐開來。

...

急速向前的周元也是感覺到了身後那種驚人的對碰,目光微閃,在他的感知中,薑太神與楚青的源氣底蘊,都是超出了他的預料。

“這就是聖子榜第一與第二的實力麽...果然可怕。”周元面色略顯凝重,即便是他,此時也不得不承認,如果他現在就對上薑太神的話,恐怕根本難以取勝。

不過他有着信心,一旦他突破到太初境九重天的話,就算是薑太神,他也不會再有絲毫的忌憚。

周元很快的收斂了心神,因為他明白,這一次他的對手,並非是薑太神。

在那前方,兩道光影疾掠而出。

“薑太神與楚青交手了。”詹台清猩紅的美眸微微一閃,然後她看向後方緊緊跟隨的兩道身影,道:“這兩隻老鼠一直跟着,如果不解決掉的話,怕是難以安心取走玉璧。”

金蟾子也是淡笑一聲,道:“那就解決掉吧。”

“你選誰?”他看向詹台清。

詹台清舔了舔紅潤嘴唇,笑吟吟的道:“之前聽李卿嬋說,那周小夭似乎有些能耐呢?那我倒是很想試試,看看究竟是我蹂躪她呢,還是她蹂躪我?嘻嘻。”

金蟾子撇撇嘴,道:“留一個周元給我,那也太沒意思了一些。”

“嘻嘻,誰讓你排名比我靠後呢?當然只能拾撿被挑剩下的了。”

金蟾子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只是那看向周元的眼目中,則是有些殘忍之色,道:“既然沒選擇,那就只能是他了,算了,若是待得我將他擒下,先斬了他的雙手雙腳吧。”

他言語隨意,顯然已是將周元當做唾手可得的獵物。

“留着他的命,到時候讓我玩玩,我可是和李卿嬋說過,想要將那小子的血全部抽出來呢。”詹台清嬉笑道。

金蟾子隨意的點點頭。

詹台清見狀,疾掠而出的嬌軀便是停了下來,落在了一座巨岩之上,只見得其紅潤小嘴微張,一道血光噴吐而出。

嗤!

血光之上,縈繞着濃烈的血氣,而血光內,竟是一枚由鮮血凝煉而成,約莫寸許左右的血針。

那血針纏繞着血毒,一旦被刺入體內,渾身血液都會隨之污染,生不如死。

血針,直指夭夭而去。

血針暴射而來,夭夭自然也是有所察覺,那絕美的玉顏上沒有什麼波瀾,光潔眉心有着神魂之光閃爍,下一刻,無形的神魂之力暴射而出,也是化為了一枚神魂長針。

叮!

兩枚長針在那虛空中對碰,發出清脆之聲,源氣動蕩間,皆是爆碎開來。

“那蒼玄宗的師妹,可要下來玩一玩?”詹台清嬌聲笑道。

夭夭明眸看了她一眼,然後對着周元道:“此女就交給我來對付吧。”

不知為何,周元似乎是從她的聲音中聽出了一些寒意。

周元點點頭,道:“”我去追那金蟾子。

他們三人,早就分配好了彼此的對手。

夭夭螓首微點,神魂之力馱負着嬌軀,便是徐徐的落向了詹台清所在的那座巨石,而周元則是加速向前,追擊金蟾子。

詹台清望着落下來的夭夭,眨了眨眼睛,道:“真是好漂亮的人兒,漂亮得我都是有些不忍心了。”

詹台清對於自身的容顏氣質也算是極其的有自信了,面對着李卿嬋她都不遜色,但眼下見到夭夭時,倒是感覺到自身有些被壓制了。

不過,這倒是更加令得詹台清心中的毀滅**加強了,她想要看看如果當她將眼前的人兒體內鮮血抽走時,她還能保持着這般完美漂亮的小臉蛋嗎?

夭夭並沒有理會詹台清那肆無忌憚的目光,眼眸清淡,道:“你就是詹台清吧。”

詹台清笑眯眯的道:“有何指教?”

夭夭盯着她,紅唇微啟,徐徐道:“我聽李卿嬋說,你說想要將周元體內的鮮血抽出來玩玩?”

詹台清一怔,旋即嫣然笑道:“喲?原來那小子是你的小情郎啊?”

她舔了舔紅潤嘴唇,猩紅的眼眸中,卻是透着森冷之色:“如果那小子落在我的手中,我的確是不介意把他的鮮血抽出來玩玩。”

她看着夭夭,微微歪頭,嬌笑道:“你很生氣嗎?嘻嘻,別擔心,因為你跟他,會是一個下場的...”

夭夭那清澈空靈的眼眸,看着詹台清,然後她輕輕點頭。

“我對抽血沒什麼興趣,不過我覺得...把你的神魂抽出來,或許會更好玩一些。”

她玉手抬起,光潔眉心神魂之光凝聚。

再然後,一朵無形的魂炎,便是在詹台清微微變色的目光中,徐徐飄落,落在了夭夭修長的玉手之上。

嗡!

她玉指輕輕一彈。

唰!

下一瞬,無形的魂炎,暴射而出。

無形之間,殺氣騰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