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子峰矗立於雲端,光芒萬丈,引得諸多弟子眼神熾熱而尊崇。 更新最快

他們知曉,能夠在這聖子峰留名的十位弟子,必然是屹立在了蒼玄宗當代無數弟子最頂峰的存在,說起來,他們就是蒼玄宗無數弟子之中的王者,站在最高處,俯視着眾人。

無數弟子眼含艷羡,倒是有些期待着若是有朝一日,他們也是能夠將名字留在這聖子峰上時,那該會是一種何等的風光。

只不過,理智的他們也很清楚,想要達到那一步,究竟是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以及機緣。

如今的他們,除了大典前十的人,所有弟子都只是內山最普通的黑帶弟子,在他們的前方,還有着金帶弟子以及紫帶弟子。

而所謂的十大聖子,唯有着最為傑出的紫帶弟子才有資格去競爭,實力稍弱一點的紫帶弟子,怕都是沒那個膽魄。

由此可見,他們與那十大聖子之間,究竟有着多大的差距,可謂是雲泥之別。

那聖子峰上的十位聖子,恐怕他們這些剛入內山的弟子,根本連與之接觸的資格都沒有,那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在諸多弟子感嘆間,那七位接引使則是忽然出手,頓時只見得源氣雲層分裂開來,化為了七塊…

“接下來我等便會將你們帶向各自所屬之峰,你們暫時就在此分別吧。”

聽到七位接引使的話語,諸多弟子也是趕緊對着相熟的人暫時道別,一時間漫天倒是熱鬧異常。

周元舉目看了看,原本身旁的喬修,趙鯤,宋婉溪等人已經被分開,不過在他的身後,倒還跟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正是那胖溜溜的沈萬金。

與其他六峰的弟子相比,他們這邊進入聖源峰的弟子少得可憐,不過數百人,這還是因為青陽掌教考慮到聖源峰不可無人,所以才強行分配了一些過來,不然的話,恐怕選擇聖源峰的弟子會更少。

而沈萬金,也是被強行分配來的弟子之一。

不過相比於其他那些苦瓜子臉的弟子,沈萬金倒是笑嘻嘻的模樣,似乎並沒有半點的失望。

“你就不傷心?”周元也是忍不住的笑問道。

沈萬金一臉諂媚的笑容,道:“我有着預感,跟着小元哥您,就算這聖源峰塌了,我都感覺您能混得風生水起!所以您這大腿在哪裡,我沈萬金就跟到哪裡!”

他又瞧向一旁的夭夭,道:“而且這不,還有着小夭大姐頭麽?”

周元忍不住的氣笑了,這個家伙,還真是打算將大腿抱到底了。

不過他也沒多說,對於沈萬金的性格,他倒是覺得還不錯,能夠跟着一起進了聖源峰,倒也是能夠照應一下。

“對了,小元哥,剛纔紅衣師妹讓我給你帶個信。”沈萬金忽然從懷中掏出一張捲起來的紙條。

周元一怔,接過來打開一看,上面有着娟秀的字體。

“小心陸宏。”

“陸宏?”周元眉頭微微一皺,這三天他打聽過,似乎聖源峰的三大長老,其中有一位,就叫做陸宏。

不過為何顧紅衣要叫他小心?

周元目光閃爍,最後似是想到了什麼。

“陸…難道是出自陸風,陸玄音他們的那個陸家嗎?”

他之前倒是聽那個陸風說過,他們陸家就有一位長輩,在那劍來峰高居長老之位,可這不是聖源峰麽?

他抬起頭來,看向不遠處的一塊源氣雲層,在那前方,見到了俏立的顧紅衣,後者瞧得他看來,也是對着他眨了眨眼。

周元微微點頭,表示謝意。

而此時七位接引使已是揮動袖袍,頓時源氣雲層開始分開,最後對着蒼玄宗內山數個方向疾掠而去。

聖源峰的那位接引使落到周元他們面前,他約莫中年模樣,人倒是和善,笑眯眯的道:“我是聖源峰接引堂的執事,你們稱呼我為方正執事即可。”

諸多弟子聞言,連忙施禮。

“接下來我就直接帶你們前往聖源峰。”方正揮了揮手,然後便是駕雲而起,直接馱負着諸多弟子,對着遠處而去。

源氣雲層呼嘯而過,無數古老宮宇在那些雲層,山嶽間若隱若現,天空中也不斷有着流光掠過,大多數都是年輕的身影,不過個個都是源氣雄厚,腰間纏繞着黑帶或者金帶…

與外山相比,內山才開始真正的顯露出蒼玄宗的底蘊。

半柱香後,方正放緩了速度,而此時周元他們一抬頭,便是見到在那前方,有着連綿的山嶽衝天而起,沒入雲霄,那些山嶽上,皆是佈滿着宮宇,巍峨壯觀。

在這些山嶽間,隱隱間有着神秘的波動散髮出來,令人心悸。

“這就是聖源峰所在!”

聽到方正所言,諸多弟子都是投去目光,只見得在那群山峻嶺間,有着淡淡的迷霧籠罩,仿佛真龍隱匿於風雲中,令人無法徹底看清。

不過,他們還是感覺到一種神秘的壓迫感。

“我們聖源峰的主峰,隨着蒼玄老祖的隕落已經被封印,不過按照規矩,我還是會帶你們前往主峰山腳參拜。”方正一笑,然後按落雲頭,對着那隱匿在迷霧中的一座最為巍峨,看不見頂的巨山山腳降落而去。

而到了山腳,只見得那裡有着一座古老的殿宇,而方正落到此處時,神色都是變得肅穆許多。

瞧得他這般模樣,諸多弟子也是不敢出言,皆是抱着肅穆安靜。

古老殿宇前,是一片青石廣場,而此時,眾多弟子發現廣場空空如也,唯有着一名身形佝僂的老人,身着麻衣,手持掃帚,在那裡慢吞吞的掃着枯黃落葉。

他們目光掃過,發現那位掃地都在微微顫抖的老人周身並沒有任何的源氣波動,於是便是不再關註。

不過,方正見到這位老人,卻是面色肅穆的躬身一禮。

只是老人沒有任何的反應,猶如聾啞一般。

方正看向諸多弟子,低聲道:“這位老人家,乃是老祖當年的家奴,說起來算是跟隨着老祖最久的人,只是他天賦不好,所以源氣修為也只是粗淺。”

“老祖念他情重,收集了諸多珍貴源材,為他煉製了一枚“天壽丹”,令其壽元綿長,說起來,他的輩分,不會比雷獄峰的雷鈞峰主低。”

“只是他為人性格古怪,不喜權勢,在老祖隕落後,便是一直在這聖源峰做掃山人。”

“你等不可慢待,當稱其為“玄老”。”方正告誡道。

諸多弟子聞言,也是不敢怠慢,皆是趕緊對着那位老人彎身行禮。

周元也是有些驚奇的看向那位老人,蒼玄老祖當初倒是未曾告訴他這些信息,想來應該是因為當時的蒼玄老祖,也僅僅只是一道執念所化吧。

然後他的目光,越過山腳,順着那山道,投向了被迷霧遮掩的那座聖源峰主峰…

而也就是在他目光投去的那一瞬間,他忽然察覺到,眼瞳深處的古老聖紋,似乎是在此時微微的波動了一下。

那種波動雖然細微,但卻讓得周元心頭猛的一震,心中翻江倒海起來。

但他的面容,卻是保持着平靜,只是袖中的手掌,有些激動的緊握着。

這還是他第一次感覺到“破障聖紋”如此動靜,看來,真如蒼玄老祖所說,那第二道聖紋,就在這座主峰之上!

只是,主峰被封印,他又該如何才能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