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時間,在諸多弟子翹首以盼下,迅速而至。 更新最快

巨大的廣場上,數千名弟子簇擁在這裡,黑壓壓的一大片,聲音沸騰,所有的弟子面龐上都是佈滿着緊張與興奮之色。

今日,就是他們踏入內山的時候了。

周元,夭夭立於人群中,在他們身旁,便是喬修,趙鯤,宋婉溪,沈萬金等諸多弟子簇擁着,而此時,主都弟子的目光投射而來時,都是帶着濃濃的敬畏之色。

三日前的選山大典,已經讓得他們明白,這一代外山弟子中,究竟誰才是最深藏不露的…

周元瞧得那些目光,倒是隱隱有些感嘆,三個月前,也是相同的地方,只不過那時候,他們卻是無人理會,甚至還因為那個一等弟子的身份,引來了諸多嘲笑。

而那個時候,或許誰都沒想到,他們所嘲笑的那個少年,會在三個月後的選山大典上,耀眼得讓人不敢直視。

“小元哥,日後在內山,如果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只管招呼一聲,我們必來相助。”趙鯤拍着胸口,豪邁的道。

其他人也是誠懇的點點頭,看向周元的目光中有些感激,他們此番能夠進入前十,周元無疑是功不可沒。

周元對此則只是笑了笑。

“不過小元哥你怎會選擇去聖源峰,如今很多弟子都是對那裡能避則避。”喬修有些遺憾的道。

周元笑笑,並沒有解釋,因為他知道在很多人眼中,他這番選擇簡直有些不可理喻,但他總不能跟人說,他是為了一道聖紋前往聖源峰吧?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忽然天邊有着七道流光掠來,化為了七朵源氣雲彩,最後落到了這座廣場的上方。

源氣雲層落定,眾多弟子方纔見到,在那上面,站立着七道身影。

強悍的源氣威壓自他們的體內散髮出來,頓時就令得沸騰的廣場變得安靜下來。

七道身影目光環視,有着雄厚的聲音響起,道:“我等乃是七峰接引使,你們若是準備好了,便隨我們進內山吧。”

轟。

廣場上,諸多弟子再度興奮起來,吵雜的聲音壓都壓不住。

那七位接引使見狀,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強壓,畢竟他們當年也是如此過來的,知曉着現在這些少年少女們是如何的激動。

七人袖袍一揮,頓時有着滾滾源氣呼嘯而來,只見得廣場上源氣升騰,直接是化為了雲層,馱負起了所有的弟子,衝天而起。

滾滾雲層自天際席卷而過,諸多弟子便是興奮的望着腳下飛快掠過的重重山嶽。

這般飛掠,足足持續了一炷香時間,然後眾多弟子方纔察覺到速度開始降低下來。

“要到了嗎?”眾多弟子連忙看向前方。

不過很快他們便是愕然下來,因為此時的前方,依舊是無邊無際的山脈,並沒有任何所謂內山的景象。

夭夭抱着吞吞,空靈清澈的眸子微眯了一下,她打量着前方的虛空,自語道:“好厲害的源紋結界,竟能開闢空間…”

就在她聲落的時候,周元便是見到,那七位接引使的袖袍中,忽有一道源氣升起,七道源氣彼此交纏,仿佛是形成了一枚光印,緩緩的與前方的虛空碰觸在了一起。

再然後,眾多弟子便是震動的見到,前方的虛空,竟是泛起了漣漪,然後一點點的撕裂開來。

洶!

那一瞬間,仿佛是有着磅礴的天地源氣自其中噴薄而出,眼前的世界,瞬間出現了變化…

原本空曠的天地間,有着無數靈禽飛舞,清鳴之聲,迴蕩在天地之間。

一座座巍峨山峰拔地而起,直入雲霄。

巨峰上,有着瀑布水流傾瀉而下,宛如銀河,轟隆隆的水聲傳開。

甚至於天空上還漂浮着巨大的源氣雲層,這些雲層上面,有着一座座殿宇矗立,無數道光影腳踏源氣雲朵,呼嘯天際。

好一副巍峨壯觀的仙宮之景。

諸多弟子都是目瞪口獃的望着眼前如仙境般的景象。

七位接引使望着處於震撼中的諸多弟子,也是一笑,袖袍一揮,源氣雲層便是馱負着他們自那撕裂的虛空中踏入而進。

一入其中,所有人都是感覺到充沛的天地源氣涌來,令得人心靜神寧,體內的源氣,都是變得活躍了許多。

顯然,這裡的天地源氣雄厚程度,遠比外山更強。

“咦,那是什麼?”

忽然間諸多自自中有着騷動聲傳出,周元也是順着那些聲音抬起頭看向了遠處,只見得在那裡的天空上,一片厚重的源氣雲層中,有着一座山峰矗立。

山峰有着一片光滑如鏡的山壁,山壁閃爍着耀眼的光澤,而此時,在那山壁最頂部,三個金光大字,仿佛散髮着一種威嚴般,吸引了所有人的註意。

“聖子峰!”

“這就是聖子峰?!”有着弟子眼神狂熱的驚呼起來。

“什麼是聖子峰?”更多的人疑惑發問。

“在我們蒼玄宗,每一代弟子,都將會爭選出十位最強之人,而他們,也被稱為蒼玄宗十大聖子,他們屹立在所有弟子的最頂尖。”

“而為了鼓舞其他弟子,蒼玄宗便是設立了聖子峰,將十大聖子之名,銘刻其上,享受諸多弟子敬拜尊崇。”

“可以說,成為十大聖子,留名聖子峰,是每一個蒼玄宗弟子畢生的夢想與追求。”

聽完這些,諸多弟子都是驚嘩出聲,再然後,那一道道目光便是帶着敬畏尊崇,投向了那座所謂的聖子峰。

周元也是面帶驚奇之色,看向那光滑山壁。

他的目光,由下及上。

“趙燭,十大聖子,名列第十,出自劍來峰。”

“葉歌,名列第九,出自靈紋峰。”

“…”

周元的目光,一個個的躍過,他能夠感覺到,那每一個名字,仿佛都是蘊含著重量,令人不敢小覷。

“商春秋,名列第四,出自洪崖峰。”

“李卿嬋,名列第三,出自雪蓮峰。”

“孔聖,名列第二,出自劍來峰。”

“楚青,名列第一,出自蒼玄峰。”

諸多弟子,都是鴉雀無聲,眼神有些灼熱與尊崇的望着那十大銘刻於山壁上的名字。

周元也是雙目閃爍,他知曉,這十人,或許應該就是蒼玄宗當代弟子中…最為出類拔萃的人了。

只是,他發現,這十大聖子,竟然沒有一人出自聖源峰…

他撓了撓頭,忍不住的無奈一笑。

看來聖源峰,的確是有點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