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995 章 番外

    (一)

    某天,墨宁惜和墨擎在写作业,墨深玦亲自辅导。

    “爸爸,15+17等于多少?”小女儿可爱的歪了歪小脑袋,软萌萌的,让墨深玦恨不得抱起来亲一口。

    但是不行,他需要辅导作业,他需要保持严肃。

    “来,爸爸慢慢的教你,15加……”

    墨擎也在一旁写作业,见爸爸和妹妹讨论的很认真,忍不住插嘴道:“爸爸,我也有问题。”

    墨深玦刚刚教完女儿,心里那是浓浓的自豪感啊!一听墨擎这话,立马就黑了脸。

    回过头来轻轻地拍拍墨宁惜的脑袋,温柔道:“惜惜慢慢算,不会再问爸爸。”

    得到女儿乖巧的点头后,他才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搬着个小板凳挪到了墨擎旁边。

    “你哪里有问题?哪里又不懂了?乘法口诀没背吗?简单的乘除都不会了?”他瞟了一眼,就开始巴拉巴拉的训斥道。

    墨擎一脸茫然的看着墨深玦,水润润的黑眸子盯着墨深玦,半晌没憋出一句话来,白白的脸蛋都憋红了。

    “……”

    不,你刚刚明明不是这样的,你明明对妹妹那么温柔!

    为什么对我那么凶?!

    他不满,他觉得墨深玦对他有偏见,明明妹妹问的是加法,很简单,爸爸那么温柔的教。

    他问个乘法,还被骂了。

    同是一个爸爸,为什么差别那么大?

    似乎是意识自己的态度太差了,墨深玦稍稍柔和了一点,拿着笔指着他的本子慢慢讲解起来。

    “来,这里15*18,是这样算的…………为什么你又不会了,乘法会了,除法又不会了?这么简单的除法,你妹妹都会了你还不会?”奶爸成功被自己的儿子气炸。

    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这点计算都不会!

    “爸爸,我还不会除法呢!”墨宁惜听到这话,认真的撇过头,大眼睛望着墨深玦,软绵绵的回答道。

    “……好,不会吗?爸爸这就来就教你。”

    一秒变脸,墨深玦满脸慈祥的笑着,敏捷的把身体移到了女儿这边。

    墨擎:“……”

    不,他肯定不是亲生的。

    “爸爸……”他心里委屈,小声的喊。

    “干什么?又哪里不会了?”墨深玦凶巴巴的看过来。

    墨擎被他凶了一眼,顿时眼泪汪汪的挤到了眼眶中,想落又不敢落下来。

    墨深玦皱了下眉头,“你都多大了还哭?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

    墨擎:!!?

    “怎么了?”顾暮情刚刚拍完戏回来,在门边换鞋,转头就见自己的心肝宝贝在哭,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妈妈……”两个娃把爸爸丢一边,纷纷朝着门口的顾暮情跑去,两只都胖墩墩的,跑起来既是可爱又是搞笑。

    “a,a,你们两个在家里有没有好好听爸爸的话?”顾暮情笑着把两个人圈进怀里,一人亲了一口。

    “嗯哒,很乖。”墨宁惜乖乖的点头,凑过去也给了妈妈一个香香的亲亲。

    “小擎呢?乖不乖?你怎么哭了?”顾暮情心疼道。

    “还要亲亲。”墨擎圈住顾暮情的脖子,脑袋蹭在她的头发上。

    “好好好,妈妈亲小擎,不哭啦,你最乖。”

    那场景,看得墨深玦那个酸啊!

    这就是他凶巴巴的原因,别问,问就是地位底下,内心不满!

    他可能不是亲的!

    为什么两个娃都有亲亲,就他没有!

    牵着两个娃走到书桌边,墨深玦才冷冷的说了一句,“回来了!”非常高冷。

    “辛苦了!”顾暮情笑,连带着孩子一起,伸手牵住了他的手。

    这空气里一股子的醋味哟。

    “嗯哼。”某人霸道的圈住她的腰,然后抱起了脚边的糯米团子。

    另一个小胖墩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家人,深刻觉得自己是捡来的。

    他跟妹妹长的不一样,所以他肯定是捡来的。

    “妈妈抱。”

    顾暮情弯腰去抱儿子,然后伸手掐了一下墨深玦的腰。

    儿子的醋也吃,简直没救了。

    “嗯,妈妈真好。”奶萌奶萌的娃,又体贴的送上了自己的亲亲。

    看得墨深玦眼睛都绿了。

    “刚刚怎么了?小擎怎么哭了?”顾暮情问。

    “是爸爸……”墨擎抠了抠妈妈的衣服,委屈巴巴的模样。

    墨深玦连忙打断他的话:“他有个题目不会写,怕老师骂,求着我教呢。”

    “……”??!

    “哦,原来是这样啊,哪里不会,妈妈教你好不好?”顾暮情温柔的看着他。

    他儿子长得越来越像他爸了,那眉眼,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让她越看越喜欢。

    “妈妈教我。”墨擎晃了晃自己的手,打算暂时不去计较他爸刚才撒谎的事情。

    (二)

    晚上两父子一起泡脚。

    墨深玦:“你是不是看我很不爽?”

    墨擎:“我怀疑我不是你亲生的。”

    墨深玦:“虽然不想承认,但你就是老子的种!”

    墨擎:“听说生我那年遇上充话费就送孩子的活动?”

    墨深玦:“我也希望你是充电话费送的!”

    墨擎:“你到底是不是我爸?”

    墨深玦:“是。”

    墨擎:“那你为什么总是跟我抢妈妈?”

    墨深玦:“呵,是你在跟我抢老婆!”

    墨擎:“那是我妈妈!”

    墨深玦:“那是我老婆!”

    墨擎:“我的!”

    墨深玦:“我的!”

    墨擎包子脸憋着气:“我不洗了!”小脚用力蹬了一下,水花溅出来。

    幼稚的小男孩声音让墨深玦又气又笑。

    墨深玦:“不洗就不洗,我也不洗了!”大脚用力的蹬了一下,盆翻了。

    墨擎黑溜溜的眼珠子都瞪圆了:“你的错!”

    墨深玦:“是你起的头!”

    “你们两个又在干什么?”顾暮情走到浴室,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声音幽幽的问道。

    “是他!”父子俩迅速的指向了对方。

    “……”

    “妈妈我错了!”

    “老婆我错了!”

    见顾暮情脸瞬间就黑了,两个人求生欲极强的认错。

    “把脚擦干,去书房罚站!整天吵吵吵,信不信我把你们两个通通丢出去!”顾暮情叉腰咆哮道。

    墨深玦单手就把儿子抱起,然后放下,开溜。

    两个人溜的极快。连逃跑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顾暮情气,这父子两,还真的是一天天没个消停,亏得没有爆发世界大战。

    还好她女儿很乖。

    闹着玩着吧,家里挺热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