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994 章 他陪着她(终)

    “哥,我这可是一次两个呢!”墨深玦平静的语气里充满了炫耀。

    “!!!?”

    “哥也要加油了!”墨深玦低笑,似是嘲笑。

    然后挂了电话。

    姜离:“……”好气人哦!

    “睡觉了。”江晓晚不满道。

    姜离趴了下来,看着黑夜里妻子的脸道:“晓晓,你觉不觉得我们的日子还是太单调了?少了点热闹?”

    “明天你带儿子,生活充满了热闹。”江晓晚幽幽道。

    “不是,我是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再生一个?”姜离兴奋的问。

    “跟谁生?”

    “你啊!”

    “跟地板去生吧!”

    '砰咚'一声,姜离被踹到了床底下,脑子彻底清醒了,默默的爬回去,安安分分的睡觉。

    墨深玦在阳台打完电话,身上的燥热也消了。

    回了房间,从后面抱着顾暮情。

    现在肚子大了,他都不敢正面抱着她,生怕踹到她。

    怀孕的日子里,顾暮情倒是胃口极好,除了一开始那段时间的不适,其它时间都吃得好睡得好。

    就是她的胃口越来越奇特了。

    兄弟,吃过柠檬味的红烧排骨吗?新鲜现榨的那种柠檬汁!

    墨深玦每天都生活在吃饭的水深火热中。

    他后悔恢复味觉了,他怀念没有味觉的日子。

    “这个柠檬味的排骨真不错,脚脚你多吃点!”顾暮情大方的让食。

    “你喜欢就好。”墨深玦脸笑的有点僵。

    “吃吧,这个霸王椒炒肉也很棒!”顾暮情笑眯眯的,两腮微微的鼓起,带着与人分享的喜悦。

    还是有人一起品尝美食好啊!

    “……好。”

    墨深玦怔愣的点头。

    他也不敢说酸,他也说辣,他只知道如果不吃,顾暮情会不开心,会纠结。

    所以,自己做的美食,跪着也要吃完。

    牙齿酸了,舌头火辣辣的,他还得忍着,然后面不改色的给自己倒满一杯水,慢条斯理的喝下去。

    嗯,真香。

    他媳妇儿吃饭越来越棒了。

    孩子们五个月的时候,顾暮情吃着早餐突然大喊了一声,吓得墨深玦连忙跑过来,一把抱起她就要往外面跑。

    “哪里不舒服?”他紧张兮兮的问。

    “脚脚。”顾暮情眼睛有点红,更是让墨深玦心急。

    “你说,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脚脚,孩子动了,他们在踢我。”顾暮情笑道,眼角都掺着柔和的目光。

    “孩子动了?”墨深玦一愣,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小心的把人放下来,然后蹲在了顾暮情的面前。

    “嗯,动了。”顾暮情低头,手放在自己肚子的左边。

    墨深玦深吸了一口气,手轻轻的放了过去,被顾暮情拖着,放在了孩子踢来踢去的地方。

    手心下,一个小小的力度,偶尔动一下,踢着墨深玦的手。

    “动了,真的在动!”墨深玦笑了,和煦的笑容,竟是外面三月的阳光还要明媚。

    他觉得自己的孩子就是天使,在乖巧的跟他打招呼。

    从此,墨深玦爱上的摸顾暮情的肚子,眼角都要笑出茧子了。

    六个月,天气热了,顾暮情的肚子更显得大了。

    她胖了一点,脸上肉嘟嘟的,看起来很讨喜,连周围的人都说,她越来越像一个准妈妈了。

    虽然胖,但是身材没有变太多,穿一件简单的孕妇装,远远的望去,还是让他的目光忍不住的驻足。

    他媳妇儿真美,越来越好看,越来越迷人。

    七个月,她的情绪变得不那么稳定了,有时候会突然的发火,然后抓着他咬一顿,他只能一边笑着安慰,一边任她打骂。

    小老虎,还学会发威了。

    胎动也越来越频繁,顾暮情常常被两个娃半夜踢醒,还一边一边的来,让她既是气恼又无可奈何。

    墨深玦把手放上去,娃踢哪边,他就过去轻轻的捏一下,捏一会儿,就不闹了,格外的乖。

    墨深玦笑道:“他们以后肯定都怕我,在肚子里就那么听话。”

    “等他们两个出来了,我就一个一个的轮着打,真的是来气我的。”顾暮情忍不住道。

    “好好好,我帮你揍,可以睡觉了。”墨深玦笑道。

    明明一开始的时候,还让他不能揍人,结果现在天天喊着打他们。

    怕是到时候又舍不得呢。

    墨深玦心里暖暖的,嘴角忍不住的勾起一抹笑。

    他的暮暮,吃了不少苦。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让她少些忧心,多些快乐。

    “腿……”顾暮情刚躺下,就抓住了墨深玦的手臂,眉头都皱紧了。

    “揉,暮暮睡觉,很快就不抽筋了。”墨深玦连忙给她按摩起来,怀个孕,还真的是很辛苦啊。

    他都想替她生了。

    一想到她怕疼的那个程度,他都不知道生的时候该怎么办。

    八个月,顾暮情低头,已经看不到地板了,肚子大的跟个什么样似的,很吓人。

    好在孩子一直都很好,除了每天定时定点的胎动,几乎是很体谅这个妈妈了。

    顾暮情的心态也调整过来了,脾气温和了许多,就是有时候被娃压的喘不过气。

    墨深玦反倒比顾暮情更忧心,想让娃快点出来,顾暮情能少受点罪,又不想让他们出来。

    因为生,意味着在鬼门关走一圈,他很害怕。

    半夜被惊醒,脚抖了一下,还不小心碰到了顾暮情的肚子,他当时就吓懵了,红着眼睛,顿时就哭了出来,生怕顾暮情出什么事。

    “我真的没事,你就碰了一下而已。”顾暮情被吵醒了还要安慰他一番,真的是气笑了。

    他男人,越来越爱哭了。

    “真的没事吗?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墨深玦抹了抹眼泪,心慌啊。

    “真的没事,你摸,孩子又动了。”她抓着他的手放在肚子上,脸上带着笑。

    感受到强劲有力的脚力,墨深玦突然又傻笑起来。

    没事,没事。

    顾暮情瞧着他这个傻样,心里一阵暖流流过。

    真好啊。

    又过了半个月,要生了。

    哪怕最优秀的接生团队他都请过来了,墨深玦还是在一旁哇哇大哭起来,没有半分的形象可言。一米八几的大个男人,比生孩子的女人还要哭的稀里哗啦。

    顾暮情都没眼看他。

    哪有哭的那么傻的。

    孩子平安,她也只是累了。

    一男一女,墨深玦看到他们的第一眼,都不想要。

    就是这两个丑娃娃,让他老婆辛苦了那么久。

    嫌弃。

    后来,真香。

    周梅英和杨佩芙在外面讨论接下来孩子应该怎么照顾,墨深玦却是心累的不想说话。

    跟着顾暮情一起回了病房,就迷迷糊糊的在她床边睡过去了。

    顾暮情是被痛醒的,麻药的效果过去,整个人都不舒服了,哼唧哼唧的眼泪忍不住的流。

    “暮暮,暮暮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墨深玦惊醒,脸凑过去问,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眼眶还是红红的。

    “孩子呢?”她问。

    “奶奶和外婆看着呢,放心。”睡了一觉,墨深玦就满血复活了。

    握着顾暮情的手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

    “暮暮……”

    “嗯?”

    “辛苦你了!”

    顾暮情一听,忍不住笑:“不辛苦,傻子!”

    她有这么多关心她的人守着她,她很幸福。

    “墨深玦!”

    “嗯……”

    “你能不能别哭了,眼泪都沾我手上了。”怎么会这么傻乎乎。

    “哦,暮暮,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唱反调了。你不开心了可以让我跪键盘,你开心了也可以让我跪键盘,只要你喜欢,你让我做什么我都行!”墨深玦严肃的的表情保证道,还带着轻微的抽泣声。

    “好了,别哭了。”

    “你答应了吗?”他问。

    “答应了,家里到时候多买几个键盘就行了。”

    “好的老婆!”

    “……”傻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