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百三十三章 手机江湖

    不尽人意的2012年过去了。迎来2013年的时候,柳若依收到一个消息,谷歌有意将入手不久的to移动出售。花费巨资拿下to移动后,除了拿到急需的专利,谷歌还得忍受to移动的10亿美金的亏损。

    如今几乎变卖了to所有能卖的固定资产,看着to移动自身业务持续下滑的亏损,内部早就忍不住要下手丢掉这个包袱了。

    在谷歌高层看来,to移动已经不可救药,早一天脱手就可以早一天丢掉拖累。to移动海量的专利已经为android系统的发展奠定了不可动摇的专利根基,谷歌在移动操作系统方面已经初现霸主迹象,2012年全球移动操作系统市场份额中,android已经占到了百分之五十九的高位!

    可以说to已经被榨干了油水,现在是将它丢出去废物再利用的时候。

    不过即便是废物,看得上同时又买得起的潜在买家还真不太多。谷歌高层盘算来盘算去,决定向大中华区兜售一下试试水。

    所以柳若依才会收到这个消息。毕竟她现在也算是it圈一号大人物。

    第一反应,柳若依是想让旗下的高维移动通信出手拿下,但是仔细想了想,却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原因很简单,高维移动通信的品牌太低端了,盘子又小,收购这么一家曾经的手机巨头,蛇吞象这种事对于to品牌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伤害。

    所以柳若依仔细思考后,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仔细盘算了手里的实力,左思右想后,柳若依将目光集中到太阳移动计算。

    从业务上来说,现在转型移动计算的太阳微系统,已经承担了移动应用处理器研发的重担。to并购进来后,正好是自己家移动处理器最大的用户。

    从当前世界顶级手机企业来说,无论是苹果还是ss公司都是由自己研发移动处理器。

    从规模来说,现在复苏状态的太阳移动计算公司体量也比to大很多,而且一直具有技术领先的业界形象,相对来说这俩家合一,对to品牌就不会形成负面影响。

    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太阳移动计算还是在美股上市,背后控股是开曼群岛离岸投资机构,从血统看是不折不扣的美系企业。

    这样to移动未来在欧美的发展基本上就不会受到什么钳制,对于柳若依来说,to移动易主后,理所应当地将会是高端手机市场的进击者。

    失去了htc的股份后,现在柳若依手里就没有可以在高端手机市场发力的拳头。

    ...

    梦想公司总部。刘起源也收到了这个消息。梦想手机虽然现在在运营商渠道的定制机销售一年出货超过5000万只,但是基本上都是中低端手机。

    高端的手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没办法,按照公司组装式低成本发展,一向梦想手机就是靠走量来取胜。虽然日子过得不好,但是研发投入也少,勉勉强强也能过活。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迈向高端品牌的机会。

    这个时候是进一步海阔天空呢?还是静看风云更好?

    刘起源在踌躇,毕竟这种吞并国外大品牌的事情梦想公司不是没有做过,但是上一次这么操作的结果是元气大伤,挣扎了好几年才重新爬出亏损的泥潭。

    梦想公司可是一个上市企业,市值跌了很多人都要骂娘的,刘起源可真没有信心并购后就盈利。

    怎么才能消化一家国际化的大品牌,刘起源可是心知肚明,说起来都是泪啊?

    ...

    至于其他收到消息的山寨手机公司或者内地品牌机手机公司,一听价钱是数百亿人民币的规模,全部都表示心有余力不足。

    ...

    “凯文,现在还没有一家企业上门来谈to的事情吗?”放出消息一个月后,拉里忍不住叫来移动业务副总裁凯文.尼古拉斯。

    “是的,拉里,或许我们应该再放出一个价位,你觉得30亿美元怎么样?他们或许觉得是50亿美元或者60亿美元,价格太贵了根本买不起。”凯文.尼古拉斯说道。

    “但是我们清楚,只要卖出25亿美元以上就谢天谢地了,这个包袱越背着越不值钱。”

    “或许你应该找雷曼的钱德勒聊聊,这几年这个家伙可着实为东方人做成了好几笔大买卖。”拉里点了点头,然后对凯文.尼古拉斯面授机宜道。

    “明白,我们还是要找到合适的倾诉对象才行。”凯文.尼古拉斯心领神会道。

    ...

    天可怜见,钱德勒原本准备给自己休一个长假放松放松的。

    不过一次聚会,让钱德勒又偏离了自己的休假计划。

    “托尼,谷歌非常明显地释放出把to甩卖的倾向,”钱德勒带着消息找到了自己的真正老板,西海岸资本的托尼.蔡。

    “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机会,在我看来,手机这个市场的巅峰时期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这个行业空间实在广大,仍然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行业。”

    “从大的格局来看,苹果和ss公司虽然占据了高端手机市场,不过并非无懈可击,前俩年的htc就异常活跃,曾经冲击了330亿美元的恐怖市值。”

    “现在to开价30亿美元,这个价格已经有不小的价值区间,要知道俩年前谷歌可是花费了125亿美元的代价,尽管现在他们没有列出详细出售清单,我相信有很强的谈判空间。”

    作为一个以买卖公司为生的投行人士,钱德勒对于自己的专业非常敬业,虽然说收到消息还没有几天的功夫,但是已经足够他整理出来这个行业很多宏观性的资料出来。

    没有交易就没有收益,这是并购事业部最基本的生财之道。

    拿下oi尽管已经足够让并购事业部放假一年,但是有生意上门谁会嫌多呢。

    何况这次的机会暗示性这么明显,让钱德勒都不得不主动找的托尼.蔡进行推销。

    在钱德勒眼里,这个是真正有钱的主儿,而且对于香江那边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钱德勒先生,回头准备好详细的报告,我们需要评估这件事的可行性和解决to困境的一些方案。”托尼.蔡当然收到了柳若依指令,只是他缺乏一个更好的机会。

    现在看,这个机会已经开始出现了。

    ...

    太阳移动计算爆出收购to移动的消息,在业界并没有激起多少波澜。

    to移动在业界的影响力已经很小了,基本上被赶出了排行榜列入了其它的统计中。

    只有真正资深的手机业界人士,才会唏嘘几声昔日的移动霸主,如今像一块破布一样被人扔来扔去。

    谈判进入容易,实在取得进展却很艰难,虽然说谷歌爆出了30亿美元的跳楼价,但是当托尼.蔡拿到资产清单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凯文先生,你们这份清单是否搞错了?”托尼.蔡指着手里的报告。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原来归属在to移动名下的专利应该有1万七千多项,现在列出来的怎么只有2000多项?”

    列出来的资产不是研发中心(人员)就是没有什么大用的工厂,真正值钱东西,却让谷歌拿走了。而且非常干净。

    “那些专利同这个交易没有什么必然性。”凯文.尼古拉斯没想到这个东方面孔的谈判者这么快就看出了猫腻。

    谷歌要的是丢掉包袱,不是将黄金也抛掉。

    “没有专利我们还买什么?花几十亿美元买走你们的包袱吗?”托尼.蔡毫不客气地说道。

    “凯文先生,如果只是这些东西的话,我想我们就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对于一个世界级的技术性企业来说,赖以立足的就是所拥有的在该行业的专利,如果to被抽调了自己的这个技术核心,那真是捡别人破烂了,就这么一帮子老友式的捡回家帮他们养老吗?

    凯文没想到一开始就是这样一个僵局。这个局面大家可事先没有想到。

    对于这个东方背景比较浓厚横空出世的西海岸资本,凯文的了解还是不够,只是知道他们买下了太阳微系统,现在已经改名太阳移动计算。

    对方现在企图将to移动并购到太阳移动计算,横跨服务器和通讯产品俩大市场,这个布局看起来很美。

    “也许我们应该休会,整理好自己彼此的立场。”凯文.尼古拉斯无奈的苦笑道。他可没有权利作出什么承诺。

    接下来要看公司管理层怎么处理了。

    ...

    三天后。

    “谷歌共享to移动所有专利,并在并购后,愿意同太阳移动计算签署移动通讯领域专利互换合作协议,一起应对专利纠纷,条件是to移动不可以采用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而是应用谷歌的android。”凯文.尼古拉斯拿到了董事会的最新授权后,重启了谈判。

    对于这个条件,托尼.蔡同自己的知识产权律师简短沟通后,表示了认可。

    让谷歌彻底转让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拿到手,就是为android系统找到一个坚强的知识产权底座,现在有了这个专利在手,任何一家公司都别想以专利来攻破android的壁垒。

    深耕了几十年的to在这块的专利积累,没有哪一家公司可以避开。即便是高通公司,也不能绕过。

    所以大家都是相互授权方式你好我好。

    “但是,鉴于我们在这方面的巨大付出,我们的转让价格要提高到40亿美元。”凯文看到对方认可,立刻抛出了自己一方新的报价。

    这个专利权共享,开价10亿美元看起来很高,但是凯文一边觉得非常值得。

    托尼.蔡没有对对方的提价第一时间响应,而是请求了第二次休会。

    这个是大的变化,托尼.蔡也没有办法当场给与答复。

    经过了钱德勒并购顾问组紧张的重新评估,他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对方要求提价是合理的,但是开价太高了,to移动现在是作为专利权共享一方而不是拥有者,在价值上没法再次授权第三方获利。

    而谷歌可以利用拥有权二次授权收费,所以在估值上,并购小组建议是5亿美元,也就是说35亿美元是一个双方合理的交易价格。

    第三次谈判会议启动后,托尼.蔡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还价和依据,尽管在对方的激烈反对下,谈判小组仍然坚持了自己的原则。

    双方拉距了将近2个星期,终于谷歌方面选择了妥协,毕竟原来的初衷就是扔掉包袱,现在虽然说多给对方提供了一层专利保护罩,但是本质上谷歌并没有失去更多的东西。

    反倒是每一个季度,to移动仍然在持续亏损。

    所以,谈到了最后,拉里出来做出了决断,双方按照35亿美元成交。

    接下来就是监管方面的审批流程,从这个并购案来说,不涉及到什么敏感问题,而且又是“美资”内部并购。基本上审批方面不会再出现sprint这样的幺蛾子。

    果然,不到一个月这个收购案就得到了管理层的审批通过。太阳移动计算成功将to移动纳入囊中。

    按照柳若依的计划,to移动并购完成后,大幅度地砍掉了所有的中低端机型,将研发资源集中到了高端机型to x的研发上。

    原来中低端机型的研发人员,全部分配到to 360电话手表和to xoo板项目中,现在是时候全面替换成为自家白羊座处理器的时候了。

    这个变化由于不涉及到人员的变动,基本上非常平静地完成了切换。

    但是在工厂整合上,太阳移动计算准备将手机终端生产整合到高维移动通信内地的工厂中,这导致了数百名原来的to产线工人失业,太阳移动计算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才将其摆平。

    幸亏现在to移动缩水厉害,让谷歌折腾的俩年中已经将员工缩减到现在不足3500名。

    这让接手的太阳移动计算大大减轻了压力,裁掉产线工人后,在渠道和研发上可以进一步增强。

    其中渠道方面主要是欧美和南美市场,而研发资源增加,自然是放在了to移动的内地研发中心。

    这样在成本控制上就会有了很大的控制空间。

    只是现在没有人能够想到未来的to移动会变成什么样子。

    只是拿下了to移动后,oi电信的高端定制机电盈这边飞快就指定了to移动来提供。只不过柳若依在选择的时候,没有看中注定要消失的intel ato理器的摩托罗拉razr i。

    而是选中了从谷歌手中拿过来的另外一款机型nexus 4,尽管这款机型被高丽一家手机公司在生产出货。

    但是在并购后,现在已经完全收回来归属到to移动旗下,改成了to nexus 4开始生产和销售。

    出色的4.7寸高清大屏幕,媲美水果机的操作流畅性和出色的800万像素摄像头,让to nexus 4具备了高端机的范儿。

    当这款高端机出现在南美存话费送手机活动中,尽管比起当初g1在东南亚效果要差很多,但是一样为oi电信扭转了高端用户流失的趋势。

    电盈丢失的高端定制机优势,重新开始在to移动身上找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