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家宴十(一)

    沈炼一开始以为是沈放和沈湛在闹矛盾,还想着听听是怎么回事,然后尽力调和纷争,终究是一家兄弟不是,可越听下去越不对劲,味道全然变了。

    原来他才是两兄弟口诛笔伐的目标。

    “自我成为蛊师后,各项花销暴增,已经引起家里人注意了。”

    沈炼叹了声,便要走出去,这时!

    “你们两个家伙,鬼鬼祟祟的,又在说炼哥什么坏话?”

    竹林中绿影晃动,闪出一名活泼少女,年未及笄,容貌已是极美,生得肌肤胜雪,精致的脸蛋儿莹白细腻,宛如牙雕玉琢,眼角下还有一个滴水美人痣。

    只见她身穿一袭白玉镶翠碧罗裙,娇气的肩头披着厚绒,突然跳出来,出现在沈放和沈湛背后,惊得他们浑身一哆嗦。

    “我当是谁,这不是沈炼的跟屁虫么?怎么没跟沈炼在一起,他不要你了!”沈放脸色很不正常地嗤笑了声。

    沈湛也是急急慌慌,跟着奚落道:“沈小树,身为女子就要遵守妇德,不可含血喷人,更不可背后嚼舌根,知道吗?”

    沈小树怒道:“你们两个大坏蛋,我这就去告诉炼哥,叫他来收拾你们。”

    “别别别。”沈湛顿时慌了。

    “死丫头,你敢说一个字试试,看我不打死你。”沈放脸色阴沉下来,攥紧拳头恫吓。

    沈小树呵呵,颐指气使,呸道:“沈放,你别跟我耍横,我沈小树可不吓大的,你动我一个手指头试试,我叫你死得比狗还难看。”

    沈放气得哆嗦,跺脚道:“现在你就这样,将来必定是个泼妇,败坏门风,嫁不出去,没人要。”

    沈小树好整以暇,讥笑道:“沈放啊沈放,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你不打听一下自己的风评,在大家眼里,你沈放除了吃喝嫖赌在行,还有哪点值得一提,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沈放捂着胸口,喘不开气,有吐血的冲动。

    沈湛吼道:“沈小树,别在这儿牙尖嘴利,冷嘲热讽,别忘了我们也是你的哥哥,长幼尊卑的规矩都忘了吗?小心我家法伺候!”

    沈小树双手叉腰,哈哈大笑:“沈湛,你看看你这个熊样,拿着扇子装斯文,你会作诗吗?你有一首诗名传千里吗?

    看看人家炼哥,出口成章,七步成诗,唉,都是一个爹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还有啊,我告诉你,少在这儿跟我讲规矩,你们说炼哥坏话的时候,规矩哪儿去了?”

    “住嘴!”沈湛恼羞成怒,情绪失控,咆哮道:“谁说他坏话了?”

    “哦,说谁坏话呢?”

    突然间,沈炼含笑从一旁走了出来,嘴角有一抹戏虐的笑意。

    一见到他,沈放和沈湛互视一眼,脸色隐隐发白起来,慌忙扭头装作看风景,不敢看过来。

    “沈炼!”沈小树则是眼神发亮,欢呼雀跃,一蹦一跳跑过来。

    沈炼抬手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弹。

    沈小树哎呦一声,揉着额头,怒道:“又弹我额头,沈炼,我要跟你绝交!”

    沈炼挑眉道:“小妮子,我哪儿得罪你了。”

    “哼,你自己说,你有多长时间没理我了?”沈小树扭过头去,气鼓鼓的。

    沈炼一回想,从他成为蛊师那天开始,就在拼命修炼和玩命历练,一天都没有娱乐过了,更别提找沈小树玩了,心头不禁涌现一抹愧疚。

    来了个摸头杀,笑道:“爹爹交给我任务去办,我这些天忙得晕头转向的,哪有时间找你玩,不过好在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今天家宴过后,陪你逛街怎么样?”

    “真地?”沈小树转身惊喜,水汪汪的双眸闪动着星光,仿若满天星辰坠落在了她的眼睛里。

    “骗你是小狗。”沈炼信誓旦旦。

    “那好,你带我去买闺女楼的金枝水粉,飘香阁的彩虹胭脂,还有黄大师出品的新款裙子,还有……”

    沈炼:“……”

    他是哭笑不得,忙转向沈放和沈湛,“你们今天有空吗,一起去逛街怎么样?我们有段日子没有一起玩了。”

    沈放和沈湛无比尴尬,哪里还好意思,一个忙说还有功课要做,一个支吾着说跟朋友有约。

    沈小树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哼哼,眼神充满深深的鄙视。

    “那下次再约。”

    沈炼微微一笑,和颜悦色。

    小船到了,四人上船。

    船夫立刻撑杆,划船驶向湖心。

    沈炼琢磨一阵后,开始蛊惑起来,道:“二弟,三弟,有件事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沈放和沈湛都是浑身一紧。

    “大哥,有什么事你不能做主,需要和我们一起讨论?”

    “是这样的,朱家灭门后,他家的一些生意被我们家接盘过来,家里收入比以前多了不少,所以我想,是不是该给大家发点福利,比如……提高一下月例钱?”

    闻言,沈放和沈湛对视一眼,顿时神色激动起来。

    沈炼叹口气,徐徐道:“我就是这么个想法,但最终还是要爹拿主意。当然,如果你们支持我的话,爹那边会好说话许多。但如果你们反对,那此事就此作罢,就当我没说过。”

    “支持!我们鼎力支持!”

    二人哪里会反对这样的好事,忙不迭点头。

    “蛊惑沈放成功,获得1点蛊惑值。”

    “蛊惑沈湛成功,获得1点蛊惑值。”

    沈炼微微一笑,眯眼看着他们,心道:“我的两个不学无术的兄弟啊,你们居然还想提高月例钱,哪有那么简单,白日做梦!”

    “那待会我们就去找爹,把这事提一提。”

    “好,就听大哥的。”

    小船很快抵达湖心岛。

    四人下船上岸,很快来到湖心楼。

    一层的大厅里,摆放满了三十六张圆桌,足以坐下三四百号人了。

    一百多名仆役和婢女紧张忙碌着。

    这场家宴,沈万全无疑是下了本钱的,除了沈家人,其他各路朋友也会应邀前来赴宴,比逢年过节时的家宴还要热闹,可谓盛大之极。

    翠兰立刻迎了出来,半蹲行礼:“见过炼公子,放公子,湛公子,树小姐。”

    沈炼点点头。

    “呀!”沈小树眼眸一亮,目光在翠兰身上的水蓝色月华裙闪了下,惊呼道:“翠兰,你的裙子真好看,在哪儿买的?”

    翠兰闻言,不由得紧张起来,脸都白了。

    她看了看周围,果然吸引来不少目光,一时间暗叫糟糕,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件水蓝色月华裙是沈炼让她买的,买来之后她压根不敢穿,也就在沈炼所在的院子里穿穿,出来后就赶紧换上简朴的衣服,躲躲藏藏了将近一个月,今天家宴,终于躲不掉了。

    一想到三夫人要是看到她穿着这件衣服会是何等可怕的场面,翠兰心慌害怕,只想有多远逃多远。

    “这是……炼公子……送奴婢的!”翠兰支支吾吾,有些打颤地说道。

    沈小树旋即瞪眼过来,噘嘴道:“沈炼,你偏心!”

    沈炼好一阵无语,这小妮子简直就是现实版蜡笔小新,有让人抓狂的特异功能。

    他急忙岔开话题,问翠兰,“爹在哪儿?”

    “老爷在二楼,正与几位夫人议事。”翠兰答道。

    果然,老爹这会儿应该在会客厅迎接八方来客才对,却在与几位夫人议事?议什么事?

    他斜了眼沈放和沈湛,就凭这二位的智商,绝对想不到去账房查他的花销账目,应该是他们各自的娘亲在背后作祟,兴风作浪。

    “二弟三弟,我们这就去找爹吧。”沈炼抬步就走,“翠兰,你也来。”

    “是。”翠兰应了声,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知道,三夫人也在二楼。

    沈放和沈湛眉飞色舞,亦步亦趋,沈小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也跟了过来。

    众人拾级而上,来到二楼一扇大门前,翠兰要去敲门,被沈炼伸手拦了下来。

    房内有争吵声传出来,站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

    “老爷啊,手心手背都是肉,炼儿是你的骨肉,我的放儿,四妹妹的湛儿,就不是您的骨肉吗?”

    房间里,三娘近乎哽咽,声声控诉。

    “炼儿的娘亲死得早,是二姐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

    他是个聪明的好孩子,但是,沈家未来的家主是谁,还没确定就是他呢,可他现在就开始肆意妄为,大把花钱,这样下去,迟早会把家底败光的。

    沈家落在他手里,迟早要完蛋,大家都得喝西北风去了!”

    四娘点着头,深以为然的样子:“三姐说得对,老爷,你得好好管教一下炼儿了,收一收他手里的权限,不能继续任由他胡来了。”

    五娘和六娘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出声反对,什么意思,显而易见。

    沈万全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二娘紧紧攥着手绢,不停地揉捏着,表情满是焦急。

    她是真没想到,在家宴这样的喜庆之日,三妹四妹联合五妹和六妹,骤然发难,一起来攻击炼儿。

    沈万全有六房妻妾。

    正室,也就是沈炼的娘亲早亡。

    二娘性情温婉,加上多年不孕,她便将沈炼当成亲儿子来抚养,以正室自居,掌管家族账本。

    正是有二娘照拂,沈炼才能到账房随意支取开销。

    都说女人三十如虎,二娘一直没怀上孩子,到了三十岁后,突然爆发了。

    她先是生下一个女儿,便是沈小树,与沈炼一起长大,二人关系最亲,后来又生了一个小儿子,沈俊。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