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四章 家宴(二)

    有了这个小儿子后,二娘对沈炼继承家业一事,她心里是否有了别的想法,不得而知。

    三娘只有一子,沈放。

    不知为何,沈放长得歪瓜裂枣,与儒雅风范的沈万全一点儿不像,很不讨喜,长大后沈放染上了吃喝嫖赌的恶习,屡教不改,便更不得宠了。

    四娘生了一儿一女,沈湛和沈依依。

    沈湛是很帅气的,眉清目秀,沈依依也出落的很标致,深得沈万全疼爱。

    不过,这几年,沈湛经常跟沈放一起鬼混,也染上了吃喝嫖赌的恶习,令沈万全越来越失望。

    五娘和六娘都是这几年才嫁过来,五娘生了一对双胞胎,取名沈文、沈武,尚且年幼,都不满十岁。

    六娘正处在怀孕中,身子娇贵,也是沈万全目前最受宠的小妾。

    这一大家子,五个女人不但争宠,还为各自的儿女争夺权益。

    沈万全心里很清楚她们在吵什么。

    他有六个儿子,已成年的有三个,沈炼,沈放,沈湛,无须仔细比较,瞎子都能看出沈炼非常出众,远远不是沈放和沈湛两个脓包可比的,而且沈炼还是长子,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家主继承人非沈炼莫属。

    偏偏三娘的娘家人是知府大人的亲舅舅,后台很硬,非要捧起她的儿子沈放与沈炼争一争,经常在家里兴风作浪,无事生非。

    而四娘是个墙头草,听风就是雨,驾轻就熟地哪边有好处就往哪边靠拢。

    五娘和六娘各有小心思,都是有样学样。

    面对三娘的咄咄逼人的苛责,二娘脸上无光,争辩道:“炼儿最近为家里招揽扈从,忙里忙外的,多花些钱在所难免,三妹是不是太过小题大做了。”

    三娘冷笑:“招揽扈从?招揽来了谁?我怎么没见着一个?他倒是花钱如流水,今个十万两,明个十万两,没完没了了,这是小题么?”

    二娘为之气结,辩护道:“炼儿自幼聪慧,运筹帷幄,从不胡来,他有自己的想法,且过段时间见见成效,三妹不急在这一时吧。”

    三娘撇了撇嘴,不屑道:“二姐是不是太过包庇炼儿了?妹妹我只担心,等再过段时间,沈家只怕就要破产咯。”

    二娘气得哆嗦。

    咚咚咚!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微微闭目养神的沈万全抬起了头,朝大门看了眼:“谁?”

    “爹,是我。”沈炼在门外应道。

    “进来。”

    沈炼推门而入,沈小树扯着他的衣袖跟进,沈放和沈湛面色古怪的紧随其后,翠兰畏畏缩缩躲在沈炼的背后,仿佛希望自己就此隐形。

    “炼儿来了,哦,小树,小放,小湛,你们也来了。”沈万全不由得愣了下,见到四个儿女联袂而至,略显意外。

    二娘笑着看过来,微笑点头,只是笑容有些僵硬,用眼神暗示沈炼,你来得不是时候。

    三娘冷眼瞥了下沈炼,猛地!

    她的瞳孔骤然一缩,视线越过沈炼的肩膀,死死盯着翠兰,眼里几乎喷出火来,一脸浓郁杀气。

    翠兰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埋进胸口里,身体哆哆嗦嗦的,吓得完全不能呼吸了,差点把自己憋昏过去,心里有多害怕显而易见。

    四娘也看了眼翠兰身上的月华裙,不知想起了什么,挑了挑眉,捂嘴呵呵轻笑。

    沈炼飒然行礼:“拜见爹爹,二娘,三娘,四娘,五娘,六娘。”

    沈小树,沈放和沈湛,也是一一行礼。

    沈万全摆了摆手,笑道:“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礼,都坐吧。”

    “爹!”沈小树小跑到沈万全身边,撒娇卖萌,逗得沈万全开怀大笑。

    三娘不耐烦了,冷冷地道:“炼儿,你真是越来越有家主的模样了,就连你的侍女身上穿的,都比我们这些当娘亲的好。”

    翠兰狠狠一哆嗦,不得不扶住椅子的靠背才站稳。

    二娘眉头皱了起来,这鸡蛋里挑骨头的,张了张嘴,忽见沈炼从容不迫地摆了下手,便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沈炼缓缓坐下,淡定若水。

    三娘要收走他的权力,夺走他的继承大权,要想蛊惑她放弃,难度不小。

    沈炼轻笑道:“三娘向来勤俭持家,简朴度日,当为沈家之楷模。孩儿自接管部分家业以来,战战兢兢,不敢懈怠,渐渐明悟一个道理:创业难,守业更难。”

    沈万全闻言心头微震,惊喜道:“好一个创业难,守业更难,炼儿说得好!”

    在他心中,沈炼一直表现优异。

    近来花钱是多了些,有些不正常,但比起其他几大家族的继承人,沈炼无疑是脱颖而出,从不鬼混,尤其是诗文方面的才华,为他脸上增光不少。

    三娘冷冰冰哼道:“炼儿向来诗文很好,口才过人,不过,沈家不是官家,是经商的,不是谁读书读得好,会耍嘴皮子,就代表一定也能把生意做好。”

    沈炼:“三娘是懂大道理的人,孩儿自叹不如,私底下一直以三娘为榜样。尤其是近来,为了处理家族事务,花销日渐巨大,令孩儿惴惴不安,夜不能寐。

    方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三娘的担忧不无道理,毫无节度,不知勤俭,沈家是有可能破产的。

    痛定思痛后,孩儿吸取教训,决心向三娘学习,带头发扬艰苦朴素的伟大精神,从我做起!”

    转向沈万全,神色诚恳,“爹,孩儿希望您收回我随意支取家族钱财的权力。

    同时,孩儿自愿捐出自己全部的月例钱,筹建一个‘危机基金’。

    我的月例钱虽少,但天长日久,极少成多,积沙成海,危机基金便会不断增多。

    将来若是家族有难,无钱可用之际,危机基金将是我们家最后一道保险。”

    沈万全挑眉道:“全部捐出?”

    这显然不太现实,沈炼身为大公子,迎来送往的,哪儿不花钱。

    沈炼点点头:“全部捐出!不仅如此,孩儿提议,将家中所有人的月例钱,全部减半,剩余一半存入危机基金。”

    他站起来,走向二娘,问道:“二娘持家有道,含辛茹苦,本该多享福,但三娘说的太有道理了,我们不能不为将来考虑,您不会反对孩儿的提议吧?”

    二娘笑着点头:“勤俭持家,人人有责,炼儿的提议很好,我赞同。”

    沈炼猛地走向四娘,目光如虎,威严如山,“四娘不会反对吧?”

    四娘吓了一跳,她这种墙头草的性格,欺软怕硬,一慌张,脱口道:“当,当然。”

    沈炼转身走向五娘,“五娘以为呢?”

    五娘见他这副架势,心虚起来,干笑道:“炼儿好胆魄,放弃了随意支取家族钱财的权力,还全捐月例钱,五娘当然不能落后了,五娘支持你!”

    不用沈炼问,六娘也被吓住了,很干脆:“我当然支持炼儿。”

    沈炼旋即来到沈放和沈湛面前,带着歉意看着他们,好似在说,你们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三娘去,这是她逼我的,苦笑道:“二弟,三弟,你们与我情同手足,有难同当,不会反对大哥为了家族的一片苦心吧?”

    沈放神情抽搐,毛个情况,说得好的增加月例钱的,怎么突然减半了!

    沈放不禁瞪了瞪三娘,自己的亲生娘亲,无语之极。

    “为了家族的将来,我,我当然支持大哥。”沈放哔了狗一般,苦叹一声。

    沈湛也很无语,感觉三娘多此一举,反倒是坏了好事,叹道:“我支持大哥。”

    沈炼猛地一转身,欺近三娘,大声喊道:“三娘!”

    三娘狠狠一哆嗦,眼角直抽搐,她还从未见过沈炼有如此强势的一面。

    不过一想到成功夺走了沈炼随意支取家族钱财的权力,顿时有些小得意,笑道:“炼儿一心为家,三娘岂会不支持。”

    “好!”

    沈炼知道自己赢了,缓缓转向沈万全,道:“爹,你觉得呢?”

    沈万全有些看不懂儿子的这番操纵,笑着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好了。”

    这时,管家范力来了,禀告道:“老爷,各位夫人公子,客人差不多到齐了,是否开席?”

    沈万全起身,环顾众人,严肃道:“我们一起过去,开始家宴!”

    众人一起下楼。

    一层大厅内,沈家族人齐至,宾朋云集。

    沈万全所在的酒桌上,只有二娘、沈炼有资格作陪,以及主角人物,孙元祥。

    此外,还有前来捧场的县令大人,以及三大家族家主,最重量级的客人则是追风神捕百里飞。

    放在地球上,不夸张的说,百里飞就是包青天和展昭的合体版,名气实在是大,遍地都是粉丝!

    当然,这位是悄悄来的,冲沈炼的面子。

    毕竟他是隐居雪岭城,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在场的,只有少数人知晓他就是名震中原的追风神捕,县令大人是其一。

    但,这位官老爷请不动百里飞,甚至屡屡上门求见都被拒,巴结不起,偏偏沈家一请就来了。

    此刻,县令大人终于有机会与追风神捕同桌而坐,可他的心里有多纳闷,不是别人能够想象的到的。

    除了以上这些人,还有一位貌若天仙,令在场所有女人失色的绝色美女出现,强力磁铁般吸引了无数目光,让人浮想联翩,不禁纷纷猜测,沈万全是不是要娶第七房小妾了。

    83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