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请我吃碗面吧

    第五天一早开门就收到法院的传票,是上官晴开的门。她赶紧私下里藏了起来,又打电话给蒋烈沟通。

    最后她还是决定把房子抵押出去。背着母亲,在蒋烈朋友的帮助下拿到了银行贷款。十万元,还了那车主的八万,车主立马就撤了诉,写了张不再纠缠的条子给她。

    蒋烈帮着弄完一切手续,虽然是在空调室里,他也出了一身的汗。这件事办完了,一颗心也落地了,只是苦了这一家三口。

    他一直没弄明白那个猥琐的陈国彪最终想干吗?还是他也是受人指使的?蒋烈也不算是坏人,但有些人就是自私的,但凡关系到自己一点利益的都会最先考虑。

    蒋烈就去了酒吧喝酒找了个女人,被陈国彪给逮个正着还拍了照,这他老婆知道了肯定得和他离婚,蒋烈可舍不得自己的两个龙凤胎。

    离开那些人,蒋烈要送上官晴回家,上官晴拒绝了。

    一个人捏着剩下的两万元存折,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这个暑假要和弟弟一起出去打短工了,为家里减轻负担吧!再不行就不上大学了!

    想到这儿,心里一阵痛彻,原本的大学梦呵,不存在了吧!今天家里该安静,不会再有人上门气妈妈了!心里想到这就踏实了很多。

    不知不觉得走了很远,走累了,就坐在路旁公园的长椅上休息,麻木的看路上来往的行人。

    天就这样黑了,街边的华灯亮起来,上官晴此时惊觉竟坐了一下午。中午没有吃东西,到了这时候肚子也唱起空城计。

    起身,看看左右,才发觉她迷路了!这是哪额!天,心里忍不住叫出声!唉,那个伤心的家,那个流泪的家!要回去啊,私章还在自己手里呢,千万不要给妈妈发现了。

    先去填饱了再说,手里捏着仅剩的十元钱。吃一碗面吧!快步走向路边的摊位。人还不少,坐在靠边的桌子上。真的害怕从桥上开下来的车万一不小心酒驾撞到这个位置。

    上官晴叫了碗素面,等面的空挡,眼睛监视着桥上开下来的车子。

    “呵!真巧呢!”一个儒雅的***在面前开口招呼她:“不认识我了?”

    欧阳旭开着车恰好路过,一眼就看见路边的她,便停车,走过来打招呼。

    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疾不徐的坐在了自己对面凳子上,上官晴看了看他,不认识,她以为是和其他人打招呼,就没理会。

    谁知道那男人冲她温和的一笑:“你是qjr公司校园形象代言季军上官晴,对吗!”

    “你认识我?”上官晴狐疑道:“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欧阳旭!那次比赛我有幸做了次评委呵!”欧阳旭彬彬有礼的站起来伸出手道。

    “你是俏佳人公司的员工?”上官晴搜刮了一下大脑,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便也礼貌地伸出手,只碰了一下就收回来了。

    欧阳旭心中赞道:小丫头,还挺谨慎的!

    欧阳旭落座不客气的问道:“丫头,你能请我吃碗面吗?”露出一个可爱的又尴尬的表情,解释道:“我忘带零钱了!肚子有点饿。”

    上官晴不忍拒绝,迫道:“可以,不过你只能吃一碗素面哦!”

    “呵呵!你这个小女生---很有趣!”欧阳旭忽然听到后面一句,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抠门呢?”

    “抠门?我一共才十块钱,一碗素面五块,两碗正好!我都要走着回去呢!你还说我抠!”上官晴气哼哼的,心道:这人真不识相!

    “原来你是穷到这地步,有意思!”欧阳旭眯起眼睛,后面有人走过不小心推了他一把,他的头就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冲到了她的跟前,差点贴上她的脸,口里正说着:“那我误会你了,我请你吧!”

    上官晴被他突如其来的靠上来,吓了一跳,身子紧跟着向后一让,才避免和他贴上脸,警惕的冷下声音道:“你干吗?”抬眼看见后面那一幕才改口嗔道:“要吃就吃,不吃拉倒!”还白了对方一眼。

    两碗面很快上桌了,上官晴只顾着吃面,不再言语。

    “你有心事?”欧阳旭优雅地吃着面。

    “嗯,嗯?”她抬头,透着雾的眸子疑惑地看着欧阳旭。

    他的碗里竟是青椒肉丝面,便愤愤道:“你怎么吃肉丝面?”

    “怎么不能吃吗?”欧阳旭有意逗她,低头继续吃面。

    上官晴急切道:“不是!你不可以吃有肉的知道吗!肉的贵。”

    欧阳旭看她说着说着,声音几乎听不见了,心里笑了个半死,脸上还是一脸的疑惑。

    “我钱不够,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脑子生锈吗!”上官晴直接道。

    欧阳旭没计较她骂人,只懒懒的说:“一会儿我和他们商量少收一点!”

    “啊?你以为这是你家开的哦!人家就会听你的了?”上官晴奚落他。

    欧阳旭很快吃完了面,伸手:“把钱给我,我--去付!”

    “你真要去?那你去吧。”上官晴看他挺认真的样子,掏出仅有的十元钱来给他。

    不一会儿,他回来了坐在对面看着她吃面的样子,会心的笑着。

    “人家同意了?你笑什么?”上官晴不解的歪过头问。

    “我欧阳出马,还不马到成功!”他神秘的撇了她一眼,心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啊,难道周芝平常说的都是假话吗!

    “这话怎么说呢?”上官晴疑问的眼神。

    “因为我属马呀!”欧阳旭笑眯眯的道。

    “哈哈哈!”上官晴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出来了。

    “照你这么说,属老鼠的都不用付钱哦!”上官晴歪解道。

    “way?”欧阳道。

    “当然啦,老鼠都是偷粮食嘛!”上官晴一本正经道。

    “歪解-”欧阳旭正想说下文。

    “哎呀!不和你说了,太晚了,我还要走回家呢!”上官晴给他这么一搅合,心情好了很多。

    欧阳旭找了个借口:“我送你吧!看在你请我吃面的份。”

    “不用!不用!”上官晴连连摆手:“我家很远的--”

    欧阳旭一把拉住她的手就走,也不管她说什么!

    “就是远!我更要送你!”一边说着一边走,直到桥侧面的一处才停下,一甩手“滴”的一声,打开了汽车门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