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出殡的日子

    宁城殡仪馆里,上官晴默默的站着,她穿了件黑色短袖t恤,细白的手臂上套着黑色布套,上面有一块白色布条。

    跟着曲凤走进礼堂里,上官辰静静地躺在棺椁里,他安详的就像是刚刚睡着,那副黑框的眼镜还规规矩矩的架在鼻梁上,嘴唇紧紧地闭着。一切宛如活着,只有古铜色的皮肤已渐渐变成灰色,让他看起来不怎么真实。

    曲凤走到灵柩边上的时候,趴在上面又抽抽搭搭的痛哭起来,旁边的人帮忙拉走她。她的哭声让上官晴想起来,爸爸是真的去了那个遥不可及的地方。眼里就萌出许多的水雾来,她忍着,使劲的眨眨眼,硬是把眼泪这东西给逼了回去。要坚强!不许哭!她对自己说。

    上官晴和弟弟上官彬扶着曲凤走出来,她轻轻吸了口气。礼堂里都是送葬的人,黑压压的一片,排着队送葬,逝去的人也是排队火化的。

    为数不多的亲朋好友鱼贯而出,礼堂里还响着悲壮的哀悼曲,使得人们的心情极其沉重,而悲伤的情绪是会传染的!

    有人在安慰曲凤,极个别的大叔们拍着弟弟那消瘦的肩头,而弟弟只是傻傻地看着他们。继而又朝他们挤出个难看的微笑,点点头。

    王楠和倪菲儿走出来,倪菲儿紧搂上官晴的肩小声道:“晴你别太难过了,虽然,你爸爸走了!但是你还有妈妈,弟弟需要你照顾!一定要振作起来!嗯!”

    “有什么事要帮忙的尽管说哦!”王楠难过的道。

    上官晴原本收住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本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就干涸了!用手背抹掉眼泪,吸吸鼻子抬起头坚定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倒的!我会照顾好护他们的。”露出一个强颜的笑容,转眼又恢复毫无表情的面孔。

    越珊不知从那里冒出来问道:“小晴!你要给爸爸买水晶棺吗?”

    “我们陪你去!”倪菲儿道。

    王楠扶着上官晴的妈妈曲凤,上官彬跟在后面。越珊则早已跳到柜台前。

    倪菲儿握住上官晴的手,她的手冰凉如水,倪菲儿不由得握紧些,想帮她暖一暖。

    前面的这个大厅是骨灰盒的天堂!各式各样的材质,尺寸的都有,样子也别出心裁的好看。

    “卖骨灰盒的说了,人在世的时候没有用到的,走了总得给个好的吧,不然怎么去的心安呢!所以就不要和走了的人计较,也不要还价啦!瞧瞧多会做生意啊!”越珊噘起嘴道。

    挑了个百元的30公分直径的骨灰盒,索性材质还行。也就付了钱捧到焚烧收骨灰的地方。

    那是一个偏僻的厢房侧,不少人已等在那里。上官晴双手接过工作人员递出来的这个好看的水晶骨灰盒子,这就是她父亲最后的去处吗?心里又莫名涌起丝丝伤感。

    伤痛极了的上官晴,心已没有了知觉。主持葬礼的人带着捧骨灰盒的弟弟走在前面,去公墓下葬。

    因为交钱而走在队尾的上官晴被人拉了一把。回头看见蒋烈叔叔正朝她呶嘴,示意她等一下他。她便放慢了脚步,和众人拉了几步的距离。

    蒋叔叔和她并肩而行,一边用极快的语速说道:“孩子,你听我讲,这件事情我只能和你说,你爸爸死于车祸,车不是废了吗!那车主要找你爸赔偿车款八万!过几天有可能会把你们告上法庭,你还是早做打算吧!”

    “什么?人都死了!他们还落井下石!难道人命还没有他车值钱!”上官晴气愤的用手抓了一把路边矮树上的叶子,揉碎了,狠狠的扔掉,用脚使劲的踩了踩!

    “你先别急,我有个办法!你听听看,成不成!”蒋叔叔看看上官晴的脸色才道。

    上官晴发完狠,镇定下来道:“蒋叔叔你说吧!我不想我妈妈再担惊受怕!她身体吃不消的。”

    “好孩子!你现在可以把你家的房子拿去抵押贷款,还给他们。再每个月慢慢还!这件事还有余地。你想想看吧!这是我的手机,这方面我还可以帮忙银行找人利息低一些!”蒋叔叔说完讪讪的笑了,递过一张纸条塞进上官情的手里。

    “不可能!我妈决不同意的,这是我爸留下来的唯一财产!不行的!”上官晴没想到是这个主意,一口回绝。又想了想狐疑道:“是不是上回在医院的那个人,我去求他吧?”

    蒋叔叔眼里闪了一丝精光道:“求他没用,是他的手下的一个经理的!不过人家是一伙的你想他会帮你吗?”

    上官晴心道也是,那天那么求他,他都不松口,该是一个多么狠心的人呢!

    陈国彪拿着蒋烈的把柄,非要他把上官辰的房子弄到手,不知何故?他于心不忍,但是又没有其他办法,死道友不死贫道吧!

    他看上官晴不做声加了一句:“丫头!你考虑考虑!”蒋烈停了会又道:“最好别告诉你妈!她身体撑不住!”

    “小晴!你在哪?就等你上车啦!”越珊叫道。

    “哦!来了,我在这-”上官晴应道。

    蒋烈急转身从另一边下去了。

    “你那个叔叔和你说什么呢!”越珊随嘴问道。

    “啊?没什么,不过安慰一下!”上官晴飞步走下高高的楼梯,越珊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道:“哎等等我啦!”

    上官晴看着骄阳似火的正午天气,只听得越珊在咒骂老天。

    她站在爸爸的墓碑前,不想动。照片上的人乐呵呵的笑着,似乎又躇了眉在说:孩子们呢!以前不管有什么事,都由爸爸顶着,爸爸去解决,现在我再也没有办法回来了!这个家遮风挡雨的人没有了,你们一切都要靠自己了!坚强起来,我的儿女!照顾好妈妈!

    “是-我会的。爸爸你放心吧!”上官晴自言自语回答道。

    天太热,该走的人都已经走了。太阳照的人汗流浃背,上官晴不觉得热,也不觉得累,就这么站着,站着!如老僧入定。

    很长时间上官彬以为姐姐就打算这么站化了,上官彬把妈妈扶到阴凉处,王楠几个没走的陪着她。

    上官彬忍了很久才走到姐姐身后,低声道:“姐!回去吧!妈快受不住热了!”

    “嗯,我们回去!”麻木的心,上官晴胡思乱想着蒋叔叔的话。

    再下来的几天,家里接二连三地来了一些人,安慰的,捣乱的,恐吓的也有。直到妈妈一次次地被气昏过去。那些人才散了,临走的时候还留下狠话:法庭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