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玫瑰餐厅

    玫瑰餐厅之所以叫这个名字,跟其中一个合伙人有很大关系。这家餐厅原本是个女老板,对倪杰很有好感。

    她开这餐厅纯粹是玩票,倪杰是因为客户的关系常常光顾这家餐厅。一来二去与女老板成了那种知己似的手帕交。

    后来女老板得了乳腺癌,不肯开刀一直拖着直到香消玉殒,临终将店与唯一的弟弟托付给了倪杰,就是百汇商场一楼茶餐厅的经理辛小凌。

    后来这家餐厅由原来的福禄餐厅改为玫瑰餐厅,用了女老板的英文名做名字以示纪念。

    玫瑰餐厅的二层被倪杰包了场子,都是一些熟识的朋友以及王楠他们几个。

    大家用过晚餐就开始各自休息,吃着饭后甜点,喝着小酒什么的,大屏幕上还放着电影。

    随便往哪个沙发角落里一窝,吃喝着,看着电影该是多么惬意的休息方式。

    “小菲儿!你这同学也太不给面子我请客都不来,真不把我倪杰放在眼里了--”倪杰喝了不少酒,突然说道。

    “你就不许人家有事嘛?小晴是我好姐妹,不会不给哥哥面子的,肯定有重要的事儿!”倪菲儿情急道。

    “能有什么事啊,一定是那个小子怕我了!不敢来了!”倪静儿一本正经道。

    “哪个小子?嗯?”倪杰来了兴趣,有点薄醉,嬉笑道:“告诉哥哥!是看上你了吗?”

    “才不是呢!傻兮兮的啦,我可看不上!”倪静儿一嘟嘴反驳道。

    “哥!你喝够多了,看你的莉莉都翻白眼了!”倪菲儿故意说。

    喝了酒,有点醉的人会很快转移方向:“是吗!我来看看!”扭过头用手捧住莉莉的脸,眯起眼睛。

    “干吗,讨--厌!”莉莉嗲声嗲气的撒娇,一边还把脸贴过去。

    倪菲儿捂住倪静儿的眼睛道:“小孩子,勿视!”

    倪静儿拼命用手扒住倪菲儿的手,嘴里嚷道:“电视上谁没见过啊,放手-,我要吃东--西!”

    王楠和韦柏坐在一个角落里,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完全不顾电影的内容。

    “你过完七月就走吗?”王楠柔声问。

    韦柏墨黑的眼睛里放着光,坚定道:“是的!为了棒球事业,我一定要去!不过就两年,很快的。”转而又安慰她。

    “两年不算短呐!”王楠担心道。

    “其实,我也舍不得走!可是,我妈都安排好了,而且她人都在日本了!我也不能辜负她啊!”韦柏安慰道,轻轻地拍拍王楠的手背。

    “那,你走的时候,我送--你!我给你写信,记得给我回信!”王楠只能这么说,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也不能预计他的未来,更不知道他们俩的将来会怎样?一切都在未知中。

    “放心!我会回的!”韦柏眨眨眼笑道:“不会比你少!”用手指点了一下王楠的鼻子。

    “等你回来!我也会给你惊喜的-”王楠含情脉脉地看了他一眼。

    “看你的了!你们那个设计师好像挺器重你的嘛!”韦柏嫉妒的试探道。

    王楠弯起嘴角:“是啊!嗯哼?有点酸酸的味道嘛!”

    “什么酸味?没有额你是说我吃醋---”韦柏反应过来了:“小丫头--”

    “是吗!不是------”王楠俏皮的揶揄道。

    倪菲儿见平常叽叽喳喳的越珊今天文静的跟没这人似得,有些奇怪,便想逗逗她。

    “珊珊!珊珊!”她叫了越珊两声,她才回过神来:“嗯?怎么啦?”

    “那边有个帅哥向这边过来了!一直盯着你看呢!”倪菲儿骗她。

    “什么---什么!”倪静儿是个好事的,忙伸长脑袋去看。

    “哪有啦,看你的!我有什么好看啦。”越珊的目光全都在倪杰身上,眼里哪还有别人!妒忌还是兴奋使得她的小脸红扑扑的。

    “还说没有!脸都红扑扑的。”倪菲儿顺嘴说道。

    倪杰的铁哥们任泉从远处悠闲踱步而来。

    “阿杰,你在这儿请客,把我忘干净了吧!”任泉今天穿的是便装。

    深蓝色的休闲t恤加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目光还是那样的犀利,不过眼里有丝温柔,他扫了一眼众人,目光在越珊身上停留了片刻,就游弋地回到了倪杰这里。

    “呵!我亲爱的警官,不是下礼拜回来么?”倪杰一下子清醒了,推开莉莉,站起来给了任泉胸口一拳,任泉一侧身闪过骂道:“想死啊!你这样欢迎我!”

    “开玩笑!警官,我不想死。嘿嘿!来吧,任泉警官!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妹妹们!”倪杰把任泉安排在越珊旁边坐下,自己也坐在任泉旁边。

    “你什么时候又多了几个妹妹?”任泉调侃的笑了。

    “笑话我?很久没和你喝酒了!”倪杰回首对着桌子上的微型点餐电脑语音道:“服务生!再拿一瓶xo,加一杯子!”

    “哥哥!你还喝?”倪菲儿吃惊地问。

    “怎么!不能吗!”倪杰接过服务生递过来已开好的酒,很快倒了两杯酒。

    “要是醉得不省人事,没人背你回家。”倪静儿起哄:“对了!就让莉莉把你像猪一样拖回去,哈哈!正好餐厅不用打扫卫生了!”大家都被小孩子逗笑了。

    倪杰瞪了她一眼,倪静儿浑身一颤,不再出声,只是觉得哥哥已不是家里的那个哥哥了。

    倪杰给倪静儿说得很没有面子,也不去理会。一直和任泉喝酒叙旧。最后,倪杰虽然醉了,但是还能走动的,其实他心里最清楚自己是不是醉了!

    喝酒不是目的,只是麻痹神经的过程。发现父亲的秘密,让他心目中父亲的高大形象日渐陨落,纷纷扰扰的事情不得不理会。

    父亲母亲自他懂事以来,就是相敬如宾的客气,总让他觉得是刻意为之!倪政易在外面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年纪比自己小几岁。

    这是他最近无意查到的,本来是叫人探查其他事,结果顺带查出了这个。

    倪杰为了不让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只得私下封了消息来源,将资料藏了起来。一面暗地里找寻那对双生孩子,可是那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在生产那天就去世了,孩子却不翼而飞!这令倪杰有点伤神,死了活了总有个出处吧!

    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日后必有麻烦!倪杰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事还不能跟任何人说,只有帮他查这事的任泉知道真相。任泉只在电话里劝他别太认真,说就跟谈恋爱似的,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这次的聚会便这样散去了,第二天大家便得知上官晴的父亲车祸身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