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零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零【求订阅!求推荐票!】

    “哦,那你们又是怎么做的?”

    曹易再问。

    尽管语气平淡,没有一丝咄咄逼人的样子,却让尤伯这个不知多少教众顶礼膜拜的一教之主如坐针垫。

    “回祖师,我们,我们”

    尤伯说了开头就说不下去了。

    曹易走后,互相不服的他们被各种争权夺利冲昏了脑子,昆仑出现源气后,他们更是被可以修炼的《金液还丹法》,被快速膨胀起来的势力弄得迷失了心智,哪还管曹易留下的教义。

    “我道教之所以高于一般意义上的宗教,在于要求信徒重视德行,尊重自然,尊重生命,在于不导人迷信,不搞极度个人崇拜,不强加自己的思想于别人,哪怕凝聚信仰也只通过道教精神,可你们”

    说到这里,曹易无奈的摇头。

    一直以来,他之所以不断强调道教精神,就是担心道教势力膨胀后,在某些人手里堕落为一般意义上的宗教。

    比如,动不动就说信我者是兄弟,不信我者下地狱。比如,你这辈子受苦受累,是你上辈子作孽的缘故,要忍耐,死了就能解脱、享福了等一些列为剥削阶级张目的鬼话。比如,把道教搞成一神教,祖师是最大的权威,是所谓的神,谁敢质疑就打倒谁,谁不信就整谁,这么做表面上是维护祖师,道教,其实是借机排除异己,搞一言堂,同时把道教引向恐怖宗教的道路。

    来的路上,经过曹易多方了解,这些一般意义上宗教的毛病,这个世界的道教都或多或少沾了一些。

    “弟子们辜负了祖师所托,该死,只是”

    尤伯欲言又止。

    “讲”

    曹易淡然道。

    尤伯咽了咽吐沫,说:“弟子在传教的过程中发现,完全按照祖师的教义,普通人不会念我们道教的好,中间人只会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有权有势的人,也会因为得不到好处,不会支持我们。

    不少比我们晚出现的宗教,靠着祖师厌弃的手段,短短几年就赶上了我们。说实话,要不是祖师帮了陛下大忙,又留下修炼之法,道教根本就不会有今天。”

    “所以你们就动摇了,学那些蛊惑世人的宗教”

    曹易声音有些冷。

    尤伯再次跪在地上,扣头再三才说:“弟子妄言,祖师赎罪”

    曹易见尤伯又跪了,语气更冷,“宗教是一个国家和族群的精神寄托,精神喜欢跪,人就站不起来了,这个国家和族群也就完了”

    尤伯身躯一震,连忙站了起来。

    曹易目光在人群中扫过,不见玄心正宗的宗主东门庆,蹙眉道:“东门庆呢?”

    尤伯连忙躬身道:“回祖师,东门师兄被人偷袭,元神受到重创,昏迷不醒已经有两日。现在,正安置在山顶的玄心神殿的侧殿里。”

    曹易朝山最高处的一片殿宇扫了一眼,迈步走了过去。

    忽然,身子被一道若有若无的神念扫了一下。

    如果不是拥有灵魂宝树这样的神物,让神觉很敏锐,曹易绝对发现不了。

    “躲在暗中的人,你终于露出踪迹了!”

    曹易心道。

    “祖师”

    尤伯喊了一声。

    “什么事?”

    曹易驻足。

    “诸子百家的人怎么办?”

    尤伯问。

    “去留随意”

    曹易不想强迫诸子百家的人,这也不符合教义。

    说完,脚下如同缩地成寸一样,消失不见。

    “领命”

    尤伯拱了拱手后,转过身,看向诸子百家弟子,“祖师的话,诸位听到了?”

    “我纵横家不加入”

    “让我农家加入道教可以,不过要保持独立性”

    “我儒家拒绝”

    “我法家也拒绝”

    “我阴阳家,愿意加入,没有任何要求”

    “我杂家也愿意加入,没有任何要求”

    ……

    诸子百家阵营一下子冒出了很多声音,态度很不统一。

    “只要信仰道教精神,可以适当的保持独立性。”

    已经摸清曹易脉搏的尤伯,淡淡的说道。

    不少想加入,又不想彻底失去传承的人,脸上露出笑容。

    “我也有要求,我虽然是修士,可我喜欢喝酒吃肉,我喜欢搜罗美色,加入道教以后,你们不能管我。”

    “我修炼一种凝聚信仰的法门,你不能阻止我蛊惑,不是,引导普通人。”

    “我在我家乡是神,老百姓把家里的女性献给我,是自愿的,你们道教不能管”

    “你们道教能给我们多少好处?每年发多少源石?我修炼可是很耗费源石的。”

    ……

    这次开口的都是一些现实的人,而且不少不是好人。

    尤伯脸色冷了下来,“你们不配加入道教”

    “这可是你说的,我们正好不想加入”

    “何为修道?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们这群牛鼻子道士根本不懂得什么是修道”

    “走”

    “走”

    ……

    这群人嚷嚷着走了。

    人,一下子少了一小半。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是修道,是魔头!”

    尤伯冷笑。

    ……

    玄心神殿的侧殿里,一座竖摆着的玄玉床上,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静静的躺着。

    旁边,一个长相丑陋的少女,正用复杂的表情看着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

    “飘絮”

    随着一个声音,一股清风掠了进来。

    少女东门飘絮,扭头见是曹易,连忙跪下,“拜见祖师”

    刚才曹易被大家称为祖师,她看到了。

    “起来吧,以后不要跪了”

    曹易说了一句后。

    来到玄玉床前,手放在东门庆的眉心,感受其元神的损伤程度。

    很快,得出结果。

    非常严重,哪怕有灵魂宝树和补天诀,一时半会儿也救不回来。

    东门飘絮见曹易收手,犹豫了一下,问,“他,他怎么样?”

    “不太好,要花点时间才能救过来”

    曹易说道。

    “那就好”

    东门飘絮放下心来。

    “你去门口守着,不要让人进来打扰。”

    曹易吩咐道。

    东门飘絮点点头,走了出去。

    曹易抬起右手,心念一动一个娇小的灵魂宝树出现。

    由于,东门庆元神伤得很重,不能承受灵魂宝树之力。

    曹易一点点的炼化后,才输送进去。

    一晃,半日过去。

    曹易收工。

    “祖师,阴阳家的东君,月神等了很久了,见还是不见?”

    东门飘絮很轻的声音从外传来。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