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章 祖师归位【求订阅!求推荐票!】

    曹易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好似一尊老佛一样坐在那里。◢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

    五彩光束在距离曹易背后一尺的时候停下,光束之中,一个光灿灿的小人悬浮,抬手大声质问:“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出手?”

    “贫道已经出手了”

    曹易淡然道。

    小人左右看了看,不见曹易的元神,惊异道:“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只有安静下来的心才能看到,你的心还不够静”

    曹易语气如没有波澜的水面。

    小人一怔,然后脸沉了下来,“你耍我!”

    “真的要下雨了!”

    曹易看向已经阴沉无比的天空,脸上云淡风轻。

    “哧”

    小人如利刃出鞘,铮铮作响。

    曹易所处的地方,岩石,泥土,在无声之中化成飞灰。

    小人冷笑一声,冲进了曹易的识海之中。

    朱家和另外一个高手见状,眉心光芒闪烁,各自冲出一个小人,掠空扑进了曹易的识海里。

    很快,曹易的眉心处一片绚烂,如同暗夜的烟火,十分美丽。

    两边阵营的人,都目光一动不动的等待结果。

    有不少人,甚至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一秒,两秒……一分钟,曹易眉心的光芒黯淡了下去。

    “神识之火灭了”

    诸子百家阵营之中,有一个神识方面造诣很高的人轻叹。

    周围响起一片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刚才看曹易那么淡定,他们真有点担心会出什么幺蛾子。

    玄心正宗阵营,一片叹息之声。

    尤伯更是满心的不解和困惑,这位好好的为什么要这么托大。

    嗖嗖嗖!

    三个黯淡,近乎透明的小人,带着被狼撵一样的表情,从曹易的识海逃了出来。

    最强的朱家元神,虽然成功回去了,但也神色萎靡,浑身颤抖。

    另外两个高手的元神,弱上不少,半路上因为受损过重,开始瓦解。

    危急时刻,曹易释放出一道元神之光,给两个高手补充魂力。两个高手才侥幸凝聚神魂,返回躯壳。

    这一战,三大神魂强大的高手完败。

    看到这一幕,现场一片寂静。

    诸子百家阵营,满脑子问号,这个姓陆的神识之火明明已经灭了,怎么又赢了?三位神魂强大的高手,到底遇到了什么?吓成这个样子?

    玄心正宗阵营,来不及疑惑,就被惊喜完全填满,按照刚才的约定,这一场等于五场,也就是说,这个来历不明的道士,帮他们打赢了整场比斗。“你们输了”

    玄教教主尤伯,支撑着受伤的躯体,满面红光的站了起来。

    此刻,他的心情如同大夏天吃了冰一样凉爽。

    按照皇帝陛下的旨意,成了输家的诸子百家,只有两个选择,并入玄心正宗,或者解散。

    诸子百家阵营一方,鸦雀无声。

    突然到来的失败,让他们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你们想不认?”

    尤伯的声音一下子高了不少。

    “慢”

    已经恢复了大半的吕雉,站了起来。

    尤伯眼睛微眯,“莫非东君要抗旨?”

    “陛下在上,我怎么敢抗旨不尊!”

    吕雉不冷不淡的回了尤伯一句后。

    然后,看向曹易,白净的脸上浮现浓浓的不解:“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你到底是谁?来自哪里?”

    这话一出,全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

    没有一个人不好奇曹易到底是谁,来自哪里?

    “你很厉害,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一敌三都赢得毫不费力,强大的好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你没有任何征兆的帮助玄心正宗,让人不解,却又出手很有分寸,三场下来,没杀一人。”

    “你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吕雉说出了诸子百家阵营所有人的心声。

    曹易起身,缓缓转过来,一双古波不惊的眸子扫过全场,抬手将面上的覆天宝纱揭掉,露出本来面目。

    “你,你是曹先生!”

    吕雉一脸的难以置信。

    她万万没想到已经消失了一百年的人,又回来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回来。

    记忆倒流,以前发生过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让她有一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祖师”

    尤伯第二个开口,眼睛瞪得好像牛眼一样。

    他更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高手,是他多少次午夜梦回梦到的祖师。

    两个重要人物的开口,让全场沸腾了。

    这位轻松打败诸子百家五位高手的人,竟然是传说之中紫气浩荡千里的道教祖师。

    当然,最激动的莫过于那些把曹易当成神的人了。

    曹易目光转向尤伯,没有一丝喜,也没有一丝怒。

    噗通!

    尤伯跪了下去。

    “祖师”

    哗啦啦,数以百计的玄心正宗弟子和少量玄教弟子,只要是能动的,全都跟着跪了下去。

    诸子百家阵营中,也有不少跪下的,他们很多之前也是道教的一份子。

    “贫道制定的戒条里,有下跪这一条嘛?”

    曹易声音如同锤子一样敲打在每一个人的心田上。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站起来,一片寂静,仿佛在曹易面前,失去了站起来的能力。

    直到尤伯站起来,喊道:“祖师让大家起来”

    跪下的人才一个个一脸麻木的站起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感恩养育教导之恩,跪父母师长,感恩自然哺育之恩,跪天地,不需要跪任何人!”

    曹易声音不大,却数里之内可闻。

    大部分人露出恍然之色。

    一部分人,目光中带着几分异样。

    “尤伯”

    曹易声音高了一些。

    “在”

    尤伯立刻应声。

    “你知错嘛?”

    曹易问。

    尤伯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低下头,满脸愧疚的说:“弟子知错”

    “错在哪?”

    曹易又问。

    “弟子背叛教门,自立门户,罪该万死!”

    尤伯惭愧的头快垂到了胸前。

    曹易眉头轻皱,“再想想?”

    尤伯抬起头愕然看着曹易,不是因为这。

    紧接着,他试探的问:“没有及时帮助玄心正宗统一道教?”

    曹易轻轻摇头。

    尤伯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一脸困惑的说:“弟子愚钝,还请祖师明示?”

    “我们道教的教义是什么?”

    曹易又问。

    “道教的教义是尊道贵德,天人合一,贵生济世”

    尤伯十分利索的答道。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