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94章 埋下高丽的大坑

    来远城不大,前方就是鸭绿江。

    春意盎然的时节,来远城却成了地狱。

    “万岁!万岁!万岁!”

    密密麻麻的高丽大军围住了来远城,随着王徽的出现,万岁的欢呼声不绝于耳。

    “敌将不降吗?”

    王徽一身戎装,指着来远城问道。

    “大王,来远城的辽将说高丽背信弃义,大辽的报复会让我们灭国。”

    “呵呵!”王徽轻轻笑了笑,“耶律洪基败了,他在往中京道逃窜,宋人在追赶,无暇顾及东京道这边,这便是高丽唯一的机会,不动手……你等想想此战后宋人的疆土有多大?”

    边上一群文官武将,众人在沉思。

    李鹤在其中显得格外的突出,他淡淡的道:“大王,耶律洪基保不住中京城。”

    王徽看着手下的爱将,含笑问道:“为何?”

    李鹤说道:“辽人……臣知道些,他们这些年实则靠的是威望在维系统治。宋人只是轻轻一推就推倒了他们。耶律洪基回到中京城之后,辽人定然会大乱,此刻死守中京城无济于事。军无斗志,宋军一鼓可下,臣以为,耶律洪基会跑,一路跑到草原上去,寻求那些部族的支持。”

    王徽摇头,“怕是不能,中京城还有十万大军,耶律洪基再傻也能以此守住中京道,随后慢慢和宋人纠缠。宋人远离本土,补给不便,长久打不下来,定然就会退兵,如此再度相持。”

    他看着群臣,微笑道:“如此高丽占据东京道,宋人占据西京道,辽人守着中京道,上京道估摸着要乱了,那些部族会造反,随后辽人和宋人将会焦头烂额,我高丽正好从中获利,如此,才是高丽的复兴之道。”

    有臣子说道:“大王,宋人强大,高丽若是谨守咱们的地方,他们必然寻不到借口开战,咱们再恭谨些,年年进贡,如此可保长久平安。可如今大军过了鸭绿江,让宋人看到了咱们的野心,这……以后就怕会被压制啊!”

    王徽面色微冷,却不说话。

    “胆怯之辈!”金成俊说道:“宋人背信弃义,借贷了咱们两百万贯,如今咱们却无法归还,你可知道何为利滚利?前面的本钱和利钱要全数加在一起算下一期的利钱……高丽还不上了!”

    他的声音很大,王徽却很是惬意。

    出兵的决定是他下的,而那两百万贯的借贷正好是借口。但想起这两百万贯时,他依旧怒不可遏。

    “那沈安狡诈,当初卖给咱们的兵器价钱贵的离谱!”金成俊愤怒的道:“而且咱们扩军了之后,宋人竟然不攻打辽人,让我们的大军白白的耗费钱粮,哪里还得起他们的钱?他们这是逼迫我们出手!”

    众人叹息,有人低声道:“可宋人何时攻打辽人……那和咱们有何关系?”

    这话揭开了高丽人的虚伪面纱,赤果果的把他们的真实想法披露了出来。

    什么两百万贯……这是生意,你情我愿的生意,你抱怨什么?

    至于宋人攻打辽人,那是他们的自由。什么时候宋人攻打辽人的时间点要由高丽人来决定了?

    这个官员马上就被众人怒目而视。

    王徽心中冷笑,准备在合适的时候收拾此人。

    “大王,诸军集结了。”李鹤作为头号大将,此行将会主持征伐。

    王徽点头,“开始吧。”

    李鹤喊道:“攻城!”

    小小的来远城在颤栗着,城头,箭矢不断落下,可对于庞大的高丽大军来说,这只是跌落大海里的一块小石头,随即就无影无踪。

    云梯被架上,高丽人蚁附攻城。

    何为蚁附攻城?

    就是远远的看着,那些军士在云梯上,就像是吸附在城墙上的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

    厮杀开始了。

    辽军依旧勇敢,但来远城太小了。

    源源不断的高丽人登上城头,然后绞杀着辽人。

    王徽赞道:“勇士们很是悍勇,要快,打下东京城之后,咱们就能封住辽军从中京道而来的路。”

    他依旧认为耶律洪基能守住中京道,而后,虚弱的辽军只能坐视高丽拿下东京道,随后三国再度平衡。

    “大王放心。”李鹤目光深沉的看着攻城大战,几个将领看了他一眼,都微微点头。

    金成俊也在看着攻防大战,脑海里却在想着自己被沈安逼着写的‘小说’,若是被王徽看到了,他觉得自己最好自尽,免得带累一家子。

    沈安那个畜生!

    他咬牙切齿的恨着。

    “万岁!”

    “破城了!”

    欢呼声中,李鹤微笑道:“稍后请大王入城坐镇。”

    王徽点头。

    晚些城中清理干净了,王徽被簇拥着进了来远城。

    刚进城门,右边的屋顶上突然站起来一人,看着竟然是辽军。

    只是一箭,王徽就捂着胸口倒下马去。

    他茫然看着那个辽军军士被箭雨覆盖,目光转动看到了那些臣子。

    金成俊在茫然,但有些解脱的欢喜。

    他为何会欢喜?

    王徽不懂。

    而李鹤……

    李鹤惶急的下马跑了过来,跪在他的身侧,伸手握住了箭矢,悲呼道:“叫郎中来!速去!”

    王徽觉得伤口那里在剧痛,他脸颊颤抖着,“李卿……李卿……”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李鹤落泪了,“大王。”

    王徽说道:“记住,记住……”

    他想说让谁来接班,但箭矢却在往身体里钻。

    那股剧痛啊!

    他愕然看着李鹤的那只手。

    那只手压根看不出用力的迹象,反而像是在维护着箭矢的稳定,不让人碰到。

    真是个忠心耿耿的臣子啊!

    王徽什么都明白了。

    那个辽军定然是李鹤的安排,他是要干掉自己造反。

    而他更想到了自己对李鹤满意的缘由。

    李鹤的妻儿被人纵火烧死了,孤立无援,这才是他重用此人的原因。

    此刻看来,那把火弄不好就是李鹤自己点的。

    这是一条阴狠的毒蛇啊!

    我……

    他伸手去抓李鹤,可那力道更像是慈爱的抚摸。

    那只手无力的垂落下来。

    “大王!”

    李鹤含泪摸了摸他的心跳,抬头道:“大王……崩了。”

    “大王……”

    才将的大胜变成了悲哀,诸军嚎哭。

    李鹤见众人哭的伤心,就厉声道:“此刻高丽已然出兵,不可回头。大王驾崩,某也悲哀欲绝,但战事不可拖延,咱们必须要尽快打下东京城,否则宋人一旦出击,到时候……辽军要打高丽,宋人也会打高丽。”

    众人缓缓起身,此刻他们的心中大多茫然,不知道前路如何。

    辽人会大怒,这个是肯定的。若是耶律洪基能守住中京道,回过头来就要稳固东京道的统治,随后安抚上京道,如此才能稳住辽国的局势,否则国势顷刻间就会崩塌。

    “拿下了东京道,咱们就有了回旋的余地,北方那些部族多不胜数,咱们可以去征服,慢慢的扩张……”

    李鹤的话为大家打开了一幅壮美的画面:高丽夺取东京道,北方的无尽草原就是他们的地盘,一路围剿过去,最终高丽将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

    “中京道耶律洪基守不住。但耶律洪基会在上京道和咱们联手?为何?”李鹤自信满满的道:“因为他独木难支。仅凭着上京道和那些人马,他无法抵御宋人的进攻,所以咱们只需攻取东京城,拿下锦州等地,就能把宋军堵在中京道,随后和辽人联手……”

    这个布局真的不错,关键是让人信服。

    李鹤……好像挺厉害的啊!

    这个念头不知不觉的在众人的脑海里转悠着。

    “大王驾崩之事不可传回去,否则高丽一乱,咱们就是无根的浮萍!”

    这是必然的,古时候有许多秘不发丧的事儿,就是担心人心混乱。

    “出击!”

    李鹤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统军者。

    大军在第三天到达了东京辽阳府。

    “万岁!万岁!万岁!”

    高丽大军依旧按照惯例欢呼。

    李鹤已经换了一匹高大战马,显得格外的威武,他笑道:“儿郎们士气高昂,此战必胜。”

    众人都点头附和,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高丽……要变天了。

    “攻城!”

    李鹤策马在看着。

    无数人抬着云梯在狂奔,城头开始落下箭矢。

    当云梯架上去时,金汁一瓢瓢的往下浇。

    “啊……”

    滚烫的金汁把肌肤烫出一片片水泡,随即那些毒素就往里面浸透。

    但凡被金汁浇中,必死无疑!

    这话在军中就是铁律。

    “放箭!”

    东京城可不是来远那等小地方,驻军不少,关键是兵器和粮草很多。

    双方在厮杀着。

    李鹤不断在下令。

    “去锦州打探消息!”

    “游骑还没回来?再派去!”

    他兴奋的脸都红了。

    这种掌控一个国家的感觉,让他觉得世间的一切都是虚幻。

    只有眼前是真实存在着!

    “进攻!别怕死伤,打下了辽阳城之后,里面有无数的钱粮,足够咱们补充了!”

    高丽人疯狂的在攻打着辽阳城。

    而就在距此二十里的一片老林子的侧面,沈安正在吃饼。

    “郎君,高丽人正在攻打辽阳城!”

    穿着伪装衣的乡兵回来了。

    沈安笑眯眯的道:“高丽人攻打辽阳城,这便是为大宋做嫁衣,甚好!”

    边上的曹佾艰难的咽下了饼,说道:“你挖的坑竟然把高丽都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