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95章 瓮中捉鳖

    城下尸骸密布,高丽人依旧在疯狂的攻城。

    斥候远远的来了,李鹤皱眉道:“快去带来。”

    攻城已经持续了四天,李鹤越发的有威严了。

    斥候被带了过来,一脸崇拜之色,“上将军,宋军已经拿下了中京道。”

    整个高丽就只有李鹤断定耶律洪基会弃守中京道,所以得了这个消息,连金成俊都低头叹息。

    这便是命啊!

    “倾力攻城!”

    李鹤却没有丝毫高兴,他知道那位国公的阴狠狡诈。

    耶律洪基弃守中京道,大宋会优先选择从哪个方向来发动进攻?

    必然是上京道!

    因为辽人的威胁最大,弄掉耶律洪基之后,宋人才能说辽国覆灭了,否则隐患依旧存在。

    那么这就是机会。

    他见众人有些茫然,就说道:“某判定宋军会优先攻打耶律洪基,如此才能说灭掉了辽国。所以东京道他们暂时无暇顾及。”

    有人问道:“可若是耶律洪基覆灭了……”

    “覆灭?”李鹤笑道:“你小看了耶律洪基,你小看了草原人。他带走了十万大军,加之上京道的兵力,而且草原宽阔,他能四处游走,宋军怎么攻打?所以耶律洪基会在上京道如鱼得水,而宋军最后只能撤军。”

    “上将军的判断让某佩服!”

    “是啊!”

    那些武将在谄媚的吹捧着李鹤,文官们大多在观望,冷眼旁观。

    到了现在,有人在琢磨王徽的死因,觉得不对劲。

    那个辽军竟然能躲在屋顶上无人发现,这是一个疑惑;第二个问题就是李鹤建议王徽进城,和火速攻打的策略背道而驰,可见有鬼。

    “又退下来了!”

    有人在哀叹,却是攻城的高丽人退下来了。

    李鹤冷着脸道:“杀了!”

    骑兵冲了过去,开始砍杀那些退下来的军士。

    可只是用杀戮来震慑管不了多久,所以必须还得有诱惑。

    “上将军说了,打下辽阳城,不封刀三日!”

    这是屠城的意思,也是狂欢的意思。

    那些退兵的眼中多了兴奋之色,想到破城后能肆意而为,不禁都欢呼了起来。

    “进攻!”

    李鹤亲自压阵,高丽人疯狂的冲击着城头。

    渐渐的,辽军顶不住了。

    不断有高丽人冲上城头砍杀。

    一股股的高丽人不断涌了上去,李鹤欢喜的道:“好!你等都上去!”

    他指指自己的麾下,顿时这些将士都狂呼着万岁往前冲。

    这时候上去就是捡功劳,不去是傻子啊!

    李鹤此举就是要让自己的心腹立功,随后四处为将,把控住高丽大军。

    “杀啊!”

    李鹤的麾下冲上了城头,局势彻底的变了。

    “辽军溃败了!”

    一面大旗被升了起来,随即城门大开。

    李鹤微笑道:“诸位,随某进城。”

    众人默然。

    辽阳城中,处处都是绞杀,高丽人疯狂的冲进了每一户人家中,男子干掉,女子被收集起来。

    在这个时代,女子就是资源。

    城中处处都是惨叫声,李鹤笑道:“儿郎们骁勇,告诉他们,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纵火。”

    边上有武将说道:“是啊!这是咱们的地方了,一把火烧掉,宋军来了如何抵御?”

    李鹤的脑海中出现了沈安。

    那个看着微笑的男子,大宋的燕国公。

    他依旧在忌惮着沈安。

    随后城中展开了清剿,直至第二日才算是消停了。

    李鹤在行宫中召集了众人议事。

    “大王驾崩,但高丽不可无主!”

    一个文官在激动的说着,“有人说该回去立大王的子嗣为国主,可大军在外,宋人和辽人在一侧虎视眈眈,大王的子嗣可能掌握局势?不能!”

    众人看着坐在上首的李鹤,都知道那话儿来了。

    “某以为,为今之计,只有推举一个德高望重之人来承接高丽的大统,此人……”

    文官冲着李鹤拱手,“非上将军不可!”

    李鹤微微一笑,“谁赞同?谁……反对?”

    “逆贼!”一个文官出来,戟指着李鹤,“大王定然就是被你的人刺杀了,你这个……”

    李鹤挥手,有人过去,一拳就把这个文官的牙齿打落大半,随后拖了出去。

    顷刻间,一颗人头就被送了进来。

    “谁反对?”李鹤微笑着问道。

    众人低头。

    “如此……”李鹤只觉得眼前光明,身体发飘,就像是要成仙了一般,“某将为高丽新主。”

    “见过大王!”

    众人赶紧行礼。

    边上有李鹤的心腹在提刀盯着他们,谁敢流露出半点不满,回头全杀了。

    “哈哈哈哈!”李鹤畅快的大笑着。

    “这便是朕的江山!”

    他说出了朕这个字,野心毕露。

    ……

    “高丽人一直在清理城中的残敌。”

    宋军已经在逼近辽阳城了。

    沈安点头,“告诉春哥,切记要剿灭高丽人的斥候,不可漏网,某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黄春带着游骑不断寻找着高丽人的斥候,一股股的合围绞杀。

    大军缓缓而行,在当天夜里抵达了辽阳城外围。

    黄春回来了,看着很是疲惫。

    “来,人参炖狍子,尝尝。”

    沈安在做饭,前几日在老林子里时,他令人去寻摸了一番,找到了不少老参。

    这年头的人参都是天然无污染的,不知道有多少年。

    吃了一顿人参炖狍子后,沈安觉得身体有些发热,睡一觉之后,浑身精力充沛。

    此刻天色依旧黯淡,他在看家书。

    这是芋头执笔写的,字体看着稚嫩,但却有名家风范。

    这个就是靠着沈安坑蒙拐骗来的无数名家字帖练出来的。

    沈安得意的笑了笑。

    在信中芋头说了家里的事,大事没有,就是某个叫做曹本的家伙,中了进士后也不说去做官,整日往家里跑,被姑姑打了好几次。

    曹本?

    沈安笑了笑。

    “安北!”

    曹佾来了。

    “邙山军在清理斥候,不过城中的高丽人会发现斥候都没回去,怕不是以为遇鬼了吧?”

    沈安抬头,“就是要让他们疑神疑鬼,另外……曹本此人,你以为如何?”

    曹佾坐下,看了书信一眼,说道:“可是家里提及了他?他是某的侄儿,从小就是个贪玩的,上房揭瓦爬树什么都干,后来被逼着读书,也是不肯努力的,调皮。”

    “是个活泼的。”沈安笑了笑。

    “安北,这小子调皮,心却善,以前还经常帮族里的孤老干活,某就取他这一点。”曹佾偷瞥了沈安一眼,“果果也是某看着长大的,若是不妥当的人,某也不会这般说……安北,曹本……他不肯去做官,估摸着……”

    沈安寻妹婿的标准从未有人知道,但作为好友,曹佾知道他对官场不怎么喜欢,觉着就是个大染缸,蝇营狗苟。

    果果在曹佾的眼中,大概是比公主都强些,所以择婿的标准自然要以女方为主。

    “以前那个什么秦观,你说此人喜欢在外面厮混玩女人,曹本却不玩这个,他喜欢玩赛马。”

    沈安默然听着。

    “那小子此次刻苦读书,让某都大吃一惊,想来也是……你懂的,那小子就是见了果果一次之后,就有些心动了。于是头悬梁,锥刺股的努力,竟然被他给考中了。”

    “官场中人你定然不喜,到时候果果跟着颠沛流离,日子难过。”

    这年头做官你就得有四处溜达的心理准备。

    按照大宋的规矩,你在某地为官两三年后,根据考成推举,会把你弄到别的地方去为官……

    两三年换一个地方,赶路辛苦,水土不服……各种问题。

    后来的包绶就是死于赴任的路上,由此可见一斑。

    沈安沉吟道:“此事首要人好,其次是果果觉着好,这两样成了,他才有资格到某的面前来,让某称量一番。”

    这话傲然。

    但曹佾却点头道:“也是。沈家家大业大,果果的私房钱大概能让公主们落泪羡慕,以后成亲了,你也会给许多产业钱财,若是那人不好,就是害了果果。”

    “害了果果?”沈安微笑道:“就算是某不在了,还有芋头他们在,到时候那人敢欺凌果果,呵呵!”

    曹佾苦笑道:“所以谁若是想娶了果果,洁身自好是肯定的,否则下场会很凄凉。”

    “再看吧。”沈安收了书信,说道:“城中此刻定然在惶然不安,告诉兄弟们,动手!”

    ……

    城中,李鹤在焦躁不安的骂人:“斥候为何没回来?那么多人,难道他们都瞎了,看不到威胁?就算是百万大军来了,他们也能回来报信,可人呢?”

    众人都觉得很奇怪,有人甚至说道:“怕不是遇到了鬼神。”

    “中京道方向的斥候都回来了,就是上京道那边的斥候没消息,会是谁呢?”

    斥候警觉,而且是分散的,一股股的在周搜索前进,你就算是百万大军来了,也不可能绞杀干净,漏网之鱼回来一禀告,李鹤自然会做出应对。

    他们不知道春哥的存在,所以满头雾水,想了许久都想不到原因。

    “城外有动静!”

    外面冲进来一个将领。

    “稍安勿躁。”李鹤说道:“说不得是斥候回来了。”

    众人一想也是,都轻松的笑了起来。

    “万胜!”

    “万胜!”

    “万胜!”

    欢呼声震耳欲聋。

    众人呆呆的看着外面……

    “是宋人!”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