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當第四道聖紋呼嘯而來時,四道聖紋頓時投入到了蒼玄聖印中,而聖印微微一顫,下一瞬,有着浩瀚的光波猛然間自其中爆發出來。

光波肆虐。

隨着光波的爆發,此地所有的強者頓時驚喜的發現,這片原本被聖元宮主禁絕的源氣,竟是再度的出現了。

顯然,聖元宮主的禁源,被破了。

當浩瀚光波肆虐的那一刻,近在咫尺的周元,其眼瞳也是被光波所覆蓋,他下意識的緊閉雙目,數息後,方纔緩緩睜開。

而當其雙目睜開時,卻是忍不住的一愣。

因為他發現周圍的景象已是發生了變化,此時的他,身處古老星空之間,而外界的激戰,也是在此時消失而去。

“這裡是...”周元眼中驚疑不定。

“這是聖印內部的一處小空間。”有着一道笑聲響起。

周元一驚,猛的抬頭看向前方,只見得那裡,有着一座光蓮懸空,光蓮之上,盤坐着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身披長袍,頭髮披散,他的面龐,宛如少年一般的白皙,一對滄桑深邃的眼眸,帶着笑意的望着周元。

周元望着他,漸漸的張大了嘴巴。

“蒼,蒼玄老祖?!”

眼前這身影,赫然是當初在那聖跡之地中他見到過的蒼玄老祖。

“老祖,你沒死?!”周元驚喜萬分,如果蒼玄老祖沒死,那豈不是就有人能夠對付聖元了!

“死倒是死翹翹咯,只不過聖者沒那麼容易徹底被磨滅,這是當年隕落之際,我的一些殘魂隱匿在了蒼玄聲音中而已。”面白如玉的蒼玄老祖打了一個哈欠,笑眯眯的道。

“現在那聖元宮主馬上就要來搶奪蒼玄聖印了,青陽掌教他們根本就攔不住!”周元急道。

蒼玄老祖輕嘆一聲,道:“我已感應到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道:“那現在怎麼辦?如果聖元宮主得到蒼玄聖印,恐怕蒼玄宗也會不保。”

蒼玄老祖道:“我這道暗留的手段,本是打算當蒼玄聖印落到聖元的手中,當其開始煉化時,我再突然出手,將其重創。”

他搖了搖頭,道:“但眼下來看,怕是來不及了,你那小女友,竟然解開了封印...”

周元忍不住的道:“夭夭解開封印後究竟會發生什麼?”

蒼玄老祖沉默了一下,答非所問的道:“現在還不是她解開封印的時候。”

旋即,他又是以一種極為古怪的目光看着周元。

周元被他的眼神看得極其的不自在,道:前輩這麼看我做什麼?”

蒼玄老祖嘿然一笑,道:“老祖我覺得你這小家伙倒真是有些厲害,竟然能夠讓得她對你生出感情?”

上次遇見的時候,周元與夭夭雖然一起,但蒼玄老祖還是感覺得出來,那時候的兩人,更多的還是一種朋友關係。

可這一次,那關係,顯然有些不一般了。

不然的話,夭夭怎麼可能會為了保護周元而主動解開封印?她竟然能夠動情?

周元有些尷尬,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們是兩情相悅。”他最終說道。

蒼玄老祖眼神莫測,淡笑一聲,道:“只能說你這小家伙運氣太好,遇見了對的時候。”

周元皺了皺眉頭,想要問更多,但一想到此時夭夭的處境,只能將其壓下,道:“老祖,你交給我的任務,我可是幫你完成了,當年你隕落,罪魁禍首,乃是雷鈞峰主。”

蒼玄老祖眼神複雜,道:“當你們來到這裡時,我也知曉了一切所發生的事,我也沒想到,我這位老友的心中,竟然對我有這麼大的怨恨。”

“在我少年時,雷鈞的確是我所仰望的目標,那時候遇見一些欺凌,都是他在保護我,他的確是如大哥一般...”

“後來,我登頂這天地時,卻是發現他依舊在那小城中,只是當年的天才,如今已是有些籍籍無名,所以我帶他一起開創了蒼玄宗...”

“現在來看,恐怕他的心中並不認為這是一種幫助,反而是覺得,我將其帶走,是一種羞辱吧?”

周元沉默了一下,道:“曾經眼中的小弟,後來成為了他只能仰望的存在,心中失衡,自然容易走了極端。”

蒼玄老祖輕輕苦笑一聲,即便是成為了聖者,可對於人心這般東西,依舊不是能夠輕易洞穿的,當然,這也是因為雷鈞真的是隱藏得太好了。

“算了,先不說他了。”

蒼玄老祖擺了擺手,道:“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得先解決掉聖元這個麻煩。”

“怎麼解決?”周元急忙問道:“他現在也踏入聖者境了!”

蒼玄老祖淡笑道:“他那算什麼聖者境,借助外力,稱不得真聖。”

“當年若非是聖族出手,他聖元連向我出手的膽子都沒有。”

他看向周元,道:“我這最後的力量,原本是為了陰他一把,但眼下看應該是沒那個必要了,既然如此,那就正面鬥一場吧。”

瞧得蒼玄老祖那副輕描淡寫的姿態,周元也是放鬆了一些。

“接下來...就得先借你的身軀一用了,雖然事後有點痛,不過年輕人總得多經歷一些挫折,是不是?”蒼玄老祖伸着懶腰,道。

周元一愣,然而還不待他說話,眼前的蒼玄老祖便是化為了無數光點,光點呼嘯而來,密密麻麻的直接將其身軀覆蓋。

與此同時,一股偉岸,蒼茫的氣息,漸漸的從周元的體內瀰漫出來。

...

唰!

聖元宮主的身影,直接是出現在了虛無空間中。

他的目光,盯着那爆發著巨大光波的蒼玄聖印,眼中掠過貪婪之色,然後他陰厲的瞥了一眼聖印旁邊,動也不動的周元。

“礙眼的東西。”

他漠然的說道,旋即屈指一彈,一縷金色的聖火掠出,聖火過處,虛空盡數的崩塌,這若是落在了周元身上,恐怕頃刻間,後者肉身與神魂,便是會化為虛無。

聖火飄然而下,看似緩慢,但卻是直接自虛空穿掠而過,而且聖火無可閃避,不管接下來周元是躲到天涯海角,那一縷聖火都會跟隨他的神魂,緊隨而至,直到將其化為虛無。

在那外界,青陽掌教見到這一幕,頓時心中大急,但他也知道,此時救援根本來不及了,畢竟以周元的實力,在聖元面前,真的是猶如螻蟻一般,揮揮手就能讓其死得乾乾凈凈。

白眉老人,洪崖峰主等人悲痛嘆息的跺了跺腳。

諸多目光,也是同情的搖了搖頭。

在那無數道同情憐憫的視線中,聖火轉眼間就來到了周元頭頂處,不過,就在此時,後者那僵硬的身軀似乎是動了動,然後他緩緩的抬起頭。

聖火倒映在他的眼瞳中。

他望着聖火,微微笑了笑,然後張開嘴巴,輕輕的一吹。

嗤!

那足以燃燒法域境強者法域的聖火,便是如同燭火一般,在他那一吹之下,瞬間熄滅...

再然後,整個天地便是這樣的悄悄的安靜了下來。

即便是聖元,他的面龐,也是忍不住的在此時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