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空間中。

正將手掌搭在蒼玄聖印上面的周元抬起頭,然後他便是見到空間被撕裂開巨口,而他的目光透過那空間裂痕,能夠清晰的見到此時雷池上空的一位位巨頭...

那些大佬身軀上,皆是散髮着滔天般的波動,足以震蕩天地。

周元頓時頭皮發麻。

而此時他們的目光,盡數的匯聚在周元的身上,看得出來,當他們在見到周元出現在此處時,即便是以他們的心性,都是出現了片刻的獃滯。

他們這些各方巨頭,諸多博弈,費盡心思的找尋着當年由蒼玄老祖隱匿起來的蒼玄聖印,試圖成為這蒼玄天新一任天主,為此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而如今,蒼玄聖印總算是現世,他們頃刻間趕至,原本還想先觀摩一下那蒼玄聖印,可誰能想到,竟看見了有人比他們更先抵達。

“呵呵,我道是誰有這般機緣,竟然是蒼玄宗的人?”

聖元宮主笑眯眯的註視着位於虛無空間中的周元,原本以他的身份,對於周元這般弟子根本不可能會記住的,但之前周元與武煌爭鋒,成為了聖州大陸上的焦點,自然他也就難得的記住了周元的樣貌。

“看來你蒼玄宗,還真是得天獨厚呢。”聖元宮主別有深意的道。

其他的一些宗派巨頭,目光微閃。

其實對於如今蒼玄天的格局,他們都還算是滿意,畢竟沒有誰願意頭頂上多出一位天主,當然,如果他們能夠成為天主,倒是可以接受。

青陽掌教以及漣漪峰主等人也是有些愕然的看了周元一眼,顯然都沒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裡。

“嘿,這小子還真是有天大的機緣。”白眉老人忍不住的說道。

蒼玄聖印這般至高聖物,連聖元宮主都難以尋覓,然而如今,卻是被周元一個小小的神府境率先找到,這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靈均峰主皺了皺眉,道:“可惜福緣太重,未必是什麼好事。”

在這種局面中,周元就猶如獅虎群中的小白鼠,稍稍一點異動,就有可能令得他死無葬身之地。

“周元是我蒼玄宗弟子,若有危機,自當護他。”青陽掌教開口說道。

眼下這裡,各方巨頭大佬稍稍出手,就能將周元抹殺,不過好在的是周元有着蒼玄宗這後臺,其他那些頂尖強者方纔不會因為一點點的不虞,就不分青紅皂白翻手將其鎮殺。

漣漪峰主他們聞言,皆是點點頭,周元是蒼玄宗弟子,如果讓得他在這裡被人所殺,那也是在踐踏他們蒼玄宗的名聲。

不過好在的是,在場的這些巨頭,也都並沒有因為周元的率先接觸蒼玄聖印就有太多的波瀾,他們並不擔心周元在他們的面前取走蒼玄聖印。

因為周元太弱了。

蒼玄聖印那種至高聖物,並非是什麼人都能夠拿走的。

所以,各方巨頭在經過剛開始的驚愕後,皆是把目光從周元身上收了回來。

今日能夠決定蒼玄聖印歸屬的,不是一個小小的神府境弟子,而是在場這些蒼玄天內的頂尖存在...

所以就算周元是第一個抵達此處,觸及蒼玄聖印的人又能如何?

聖元宮主也沒有將時間浪費在一個無關緊要的小弟子身上,他的目光環顧一圈,淡笑道:“諸位,天源界九天,我蒼玄天位居末尾,歸根究底,還是因這些年蒼玄聖印隱匿,此天內,再無天主。”

“而如今蒼玄聖印終於現世,或許也是天意,我蒼玄天內,也該有新任天主現世了。”

他的聲音傳出,然而卻是引來一片沉默,無人應答,各方巨頭皆是目光閃爍,天地間的氣氛壓抑得幾乎凝固起來。

良久之後,青陽掌教方纔淡淡的道:“莫非你所說的新任天主,便是你聖元嗎?”

聖元宮主銀色眼瞳中,有着神秘與無情之色,他唇角泛起一絲笑,道:“蒼玄老祖當年橫壓蒼玄天,何等強大,可最終也被我聖宮所滅,說來,這當算是我聖宮最大之戰績。”

此言一齣,青陽掌教眼神瞬間變得森冷起來。

“聖族之狗,也敢妄圖天主之位,待你成了蒼玄天之主,這蒼玄天無數生靈,豈非是要隨你做那聖族之狗?!”而就在此時,一道充滿着濃濃恨意的冰冷聲音,自青陽掌教身後響起。

只見得漣漪峰主一對美目,死死的盯着聖元宮主,那般眼神,有着無法洗刷的滔天恨意。

而她所說之話,也是毫不留情,狠毒到了極致。

聖元雙目微眯,道:“我聖宮雖然利用了聖族之力,但卻並非是那聖族之狗。”

他盯着漣漪峰主,嘴角划起一抹譏諷之意:“失敗者之言,最是可笑,看來蒼玄老祖,也沒教出什麼好東西來。”

轟!

漣漪峰主美目赤紅,下一瞬,滔天般的源氣自其體內爆發而出,一道法域以她為源點籠罩開來,天地源氣直接是瘋狂的匯聚,化為了無數星辰。

星辰之中,有法域之力灌註,璀璨如鑽。

轟轟!

那些法域星辰呼嘯而下,帶着毀滅之威,狠狠的對着聖元宮主砸落而去。

那威能無法形容,足以毀天滅地。

“你不過源嬰境而已,雖觸及法域,開闢了小法域,但何來的膽子在本宮面前顯露?”聖元宮主望着那從天而降的源氣星辰,銀色眼瞳中有着諷刺浮現。

他伸出白皙的手掌,對着虛空輕輕一握。

那一瞬,天地仿佛都是凝固,而那從天而降的星辰,竟是直接扭轉了方向,然後以更為可怕的威能,對着漣漪峰主轟將而去。

青陽掌教見狀,頓時一聲冷哼,袖袍一揮,整個虛空都是在此時撕裂開來,形成了空間裂痕,而那些星辰,便是盡數的落入其中。

他轉頭看向漣漪峰主,道:“莫要衝動。”

漣漪峰主卻是美目赤紅,雙目死死的盯着聖元,眼中滔天恨意。

其他各方大佬,皆是未曾插手,因為他們知曉聖宮,蒼玄宗兩者間的恩怨。

聖元宮主瞧着一副欲要噬人般模樣的漣漪峰主,嘴角掀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道:“看來漣漪峰主很是仇恨本座啊。”

漣漪峰主寒聲道:“你殺我師,我自與你不死不休!”

聖元宮主輕笑一聲,道:“漣漪峰主,蒼玄老祖當年乃是聖者境,又掌控蒼玄聖印,真要說來,在這蒼玄天內,就算有聖族圍獵於他,想要得手,也並不容易。”

所有人都是皺起眉頭,不知道聖元宮主怎麼突然說起此事。

“想要真正的將其斬殺,唯有令得蒼玄聖印短暫的脫離其掌控,令其暫失天主之位,於那瞬息之間,方可找尋破綻,將其鎮殺。”

漣漪峰主的臉色,在此時漸漸的蒼白。

聖元宮主歪着頭看着漣漪峰主,笑吟吟的道:“漣漪峰主,你可記得你曾經做過什麼?”

此時,所有的目光,都是看向了漣漪峰主,包括青陽掌教他們,皆是眼神驚疑不定。

聖元宮主微笑的輕聲繼續的響起,卻是宛如驚雷,令得無數人目瞪口獃。

“當年如果不是你在那蒼玄聖印上做了手腳,你真當蒼玄老祖會被聖族圍獵而隕落嗎?”

“所以說,你何必仇恨於我...因為,蒼玄老祖之隕,最大的凶手,可是你啊...柳漣漪!”

那虛無空間中,周元也是眼帶駭然,難以置信的望着漣漪峰主。

難道,這蒼玄宗內有可能存在的內鬼,竟然會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