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一抹七彩毫光出現的時候,昏暗的天空被斬裂開來。

那一瞬,所有看見那道七彩毫光的人,都是感覺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寒意,那種寒意瀰漫著死亡的氣息,當其升起處,世間萬物都是無法將其阻攔。

無數人在顫抖。

即便是秦蓮,楚青他們這般實力的人,面龐都是在此時有着一絲驚懼之意涌現出來,那七彩毫光給他們帶來了極為恐怖的危險氣息,在這種氣息下,他們有着一種感覺,似乎是不論他們施展什麼手段,恐怕最終都是無法將其抵禦。

“這...這是什麼手段?!”

秦蓮心中滿是震驚,她雖然知曉這段時間周元的實力提升很快,但她也從未想到過,周元竟然還掌握着如此一道可怕至極的源術。

以往的周元,顯然從未施展過此術!

她感覺,若是她面對着這道七彩毫光的話,或許只有必死的下場。

“莫非是真正的聖源術?!”

秦蓮睜大了眼睛,聖源術乃是至高的源術,其威能無比的可怖,但聖源術也是極為的稀有,因為這般等級的源術,唯有聖者方纔能夠創造而出。

放眼整個混元天,能夠擁有着聖源術的勢力,屈指可數。

而聖源術的修煉,同樣極為的艱難,不要說他們這些天陽境,就算是源嬰境強者,能夠修成聖源術的人都算是少數,也只有一些法域強者,才能夠將此作為主要的手段。

然而眼下,周元所施展出來的這神秘七彩毫光,很有可能便是一道聖源術!

一個天陽境中期修成了聖源術...這本就是一個極為稀罕的事情,不過想想周元的身份,又是有些釋然,周元的師尊以及大師兄都是聖者,整個混元天內,恐怕是沒人比他更奢華了。

秦蓮那緊繃的身軀終於是在此時稍微的鬆緩了一些,那吉摩的聖瞳之術固然可怕,但周元若是掌控着聖源術的話,倒也不一定就會懼他。

...

周元同樣是在凝視着那一道衝天而起,斬裂黑暗的七彩毫光,那道毫光看似微弱,但其所散髮出來的氣息,恐怕任何人都不敢輕易的小覷。

這算是至今為止,他所施展而出的最強之術。

那種力量,連他都是為之心驚。

不過,即便威能已是如此的恐怖,但這道七彩毫光,還並不算是完全形態的七彩斬天劍光,畢竟周元將其修成時間也並不長,如今只能說算是雛形。

所以難以想象,一旦那七彩斬天葫內孕育出完整的七道斬天劍光,那等時候,七道劍光齊出,那究竟該會是何等的光景?

恐怕那時,他將會無物不可斬。

周元舔了舔嘴,眼中有些期待。

“這家伙,還真是有些能耐!”

而吉摩同樣是察覺到了散髮着恐怖氣息的七彩毫光,原本漠然的臉龐都是變得冷冽了許多,同時看向周元的視線也是多了一些忌憚,沒想到,這人族之中,竟然也能出現如此人物。

“不過我就不信,你真能擋得住我聖族的聖瞳之力。”

對於聖族引以為傲的聖瞳,吉摩有着極大的自信。

唰!

他雙手陡然合攏,只見得那洞穿虛空的黑色光束變得更為的迅猛,直指那同樣破空而至的七彩毫光。

“看我這聖瞳之力,如何將你的希望絞滅!”

無數道目光匯聚於虛空上,望着那即將出現的驚天碰撞。

不過,就當所有人都在為此屏息以待的時候,周元的眼中,卻是有着幽深之光流轉,旋即他印法突然一變。

咻!

只見得那原本將要與黑色光束碰撞的七彩毫光突然變幻了一個位置,竟然是直接與那黑色光束平行搽身而過。

然後直指吉摩!

而那寂滅光束,則是指向了周元!

嘩!

天地間有無數道震驚的失聲響起,誰都沒想到周元如此的果決狠辣,他似乎完全不打算以矛破矛的阻擋那寂滅光束,而是要直接與吉摩來一場搏命!

“這...太危險了!”

無數人看得頭皮發麻。

原本以七彩毫光破掉那寂滅光束才是最好的選擇,但周元偏要兵行險着,與那吉摩搏命!

吉摩的面色,同樣是在此時微微一變,他望着那急速破空而至的七彩毫光,他同樣沒想到周元如此的凶悍。

“你真是在找死!憑你的實力,怎麼可能防得住我的寂滅之光?!”

吉摩眼神變幻,面龐陰沉,不過他也並非是乏乏之輩,在數息的震驚後,也是恢復了冷靜,旋即面色陰森下來。

“想死,我就成全你,我就不信,你一個區區天陽境中期,竟還敢跟我比拼防禦!”

“就看我們誰扛不住!”

吉摩雙手閃電般的結印,體內澎湃的源氣沸騰起來,旋即他手掌一抬,只見得一道道如龜甲般的光片出現在其四周,飛快的旋轉,與此同時,無數重防禦構建起來。

天地間,無數道目光望着這一幕,皆是身心顫抖。

誰都沒想到周元如此的剛烈,眼下這雙方幾乎都是站在了懸崖邊上,稍有不慎,必有一方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因為不論是那寂滅光束,還是七彩毫光...這都是吉摩與周元的最強手段,容不得小覷。

如今,就得看誰的防禦手段更多了。

只是,蒼玄天與天淵域的人馬,皆是有些擔憂與忐忑,畢竟雖說周元這個天陽境中期非同尋常,但在面對着吉摩這種天陽境後期頂峰的強者,終歸還是有點吃虧,也不知道這種拼命互搏,究竟能不能有效?

但他們也明白,此時說什麼都來不及了,眼下唯一能做的,便是祈禱周元真的能夠將那寂滅光束給抵擋下來吧。

或者,祈禱那吉摩擋不住周元的七彩毫光。

天地間,不論是蒼玄天還是天淵域的人馬,或者那聖族的隊伍,此時都是安靜下來,他們的眼瞳中,倒映着寂滅光束與七彩毫光...

唯有天地間的源氣在劇烈的沸騰。

而也就是在這種萬眾矚目下,幽黑如死神髮絲般的寂滅光束出現在了周元的前方,然後對着其貫穿而下。

七彩毫光出現在了吉摩前方,輕飄飄的斬落。

那一瞬,整個天地仿佛都是變得寂靜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