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盤坐於黑暗的邊緣,神色無喜無悲,靜靜的望着前方深邃的黑暗中,甚至於連時間的流逝,都未能引起他的註意。

因為此時的他,已是將所有的感知都悄悄的蔓延進黑暗中,如小獸般小心翼翼的在窺探着。

與其中的那兩道龐然大物相比,周元的確是顯得極為的微不足道。

隨着時間的推移,這蒼玄天核心深處的黑暗愈發的粘稠了,兩道恐怖之物在來回的侵蝕,消磨。

感知着其內的周元感覺這片封閉的黑暗區域仿佛是一口鼎沸的大鍋,而鍋內熬制着一道聖神意志以及一道絕神咒毒。

這是兩種世間至極恐怖之物,而如果旁人知曉周元竟然敢把心思打在這上面的話,恐怕就算是四位古尊都會被震駭得瞠目結舌。

甚至換做以前的周元,恐怕也不敢想,不敢做。

但現在...周元不怕了,因為在體驗了那種與心愛之人形同陌路的感覺後,周元覺得,即便是死,也不過如此。

既然這比死都還難受了,那他還需要有什麼好忌憚的?

呼。

周元鼻息間,噴吐出一團細微的白氣,在此處連時間的流逝都變得無關緊要,但他依舊沒有生出絲毫的急躁,此時此刻,他展現出了無比的耐心。

因為時機依舊還沒到,不論是那聖神意志還是絕神咒毒,其中皆是蘊含著輕易將他毀滅萬千次的力量。

他需要等待,直到絕神咒毒將聖神意志中所蘊含的神性侵蝕,也直到絕神咒毒中所蘊含的扭曲惡念被聖神意志所中和。

只有當這兩種恐怖之物在那不斷的侵蝕,消磨中達到平衡的那一瞬間,那才是周元僅存的一絲機會。

錯過那一瞬,萬般念想,皆為虛妄。

...

聖族四大天域界壁之外。

四色神火所化的火龍咆哮之聲傳遍了諸天,而在這神火之龍的肆虐下,諸天所有生靈都能夠感覺到天地間的溫度在此時變得有些熾熱起來。

這倒是讓得金羅,蒼淵四位古尊心中複雜,這就是先天神靈的力量,竟然能夠引動諸天間的氣候變化,而這換做他們的話,必然是做不到的。

“那神旗被燒得快要消散了。”赤姬古尊忽然說道。

其他三人目光穿透虛空的投去,果然是見到,那四面巨大無比的神旗,其上所沾染的斑駁血跡,在此時一點點的消融,其上那一道神威身影,也是在逐漸的變得淡化。

這一幕,頓時讓得四位古尊面龐上有着喜色浮現出來。

...

與此同時。

聖冥天,聖靈天。

這兩大天域之中,天地間突有巨大的黑色光波出現,光波席卷而過,其過處,所有生靈皆是連慘叫聲都未曾發出,肉身神魂便是頃刻間消融,最後化為了一道道血光衝天而起。

咻!咻!

壯觀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得那兩大天域中,數不盡的血紅光柱裹挾着滔滔血氣矗立於天地間,那濃郁的血腥之氣,直接是引得天域內有血雨傾盆而下,天地間的一切,都是化為了血紅色彩。

慘烈到極致。

聖祖天,聖山。

太彌等四位古聖面前的虛空化為巨大的光鏡,光鏡內,便是那被血雨席卷的聖冥天,聖靈天。

四位古聖面帶悲憫之意,旋即他們同時結出印法。

轟!

面前的虛空突然破碎,有粘稠的血紅洪流奔騰而出,宛如汪洋大河,裹挾着無法形容的血氣。

血紅洪流自上方掠過,最後盡數的涌入那座聖殿之中。

聖殿中央,幽黑的通道通往不知名處,即便那血紅洪流仿佛源源不絕,但卻始終無法將這詭異黑洞所填滿。

只不過,隨着越來越多血氣的涌入,那幽黑通道深處,似是有着血紅的紋路在漸漸的變得明亮起來。

...

“咦?!”

當聖冥天,聖靈天出現變故的時候,位於界壁之外的四位古尊突然有所感應,當即驚疑出聲,目光投向那聖冥天,聖靈天所在的天域處。

他們能夠見到,那裡的界壁突然變成了血紅色彩,那股濃郁到極致的血氣,即便是隔着如此遙遠的距離,依舊是讓人清晰可聞。

“怎麼回事?”帝龍古尊沉聲問道。

“那聖冥天,聖靈天內的天地源氣,突然變得死氣沉沉,沒有半點活躍度了。”金羅古尊眉頭緊鎖,疑惑的道。

“這...”

面對着如此怪事,就連四位古尊都是面面相覷,一時間有些摸不着頭腦。

不過,出於敏銳的直覺,他們感覺這對他們而言,恐怕不算是什麼好事情。

於是,金羅古尊看向前方的第三神,恭敬的道:“不知道第三神大人可知發生了何事?”

第三神如琉璃般的眼瞳掃了一眼聖冥天,聖靈天的方向,言語淡淡的道:“那兩方天域內的生靈已經被盡數的獻祭,如今血氣歸攏,盡入聖殿之內,這聖族應該是打算以血氣加速聖神的蘇醒。”

四位古尊面色大變,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他們倒是沒想到,這聖族竟然如此之狠,直接獻祭了兩方天域內的所有生靈!

“這聖族,果真狠辣無情。”帝龍面色難看的道。

“那聖神...豈不是也快要蘇醒了?”金羅古尊關註到了另外的重點,如今諸天大軍能夠將聖族逼到龜縮不出,那完全是因為第三神的力量,可如果聖神也是蘇醒過來的話,那麼最終兩方的命運就將會盡數的落在這雙神之戰上。

其他三位古尊面色也是沉凝下來,他們的目光看向第三神,然而後者卻並未理會他們,那淡漠的目光只是盯着聖祖天內的某處。

時間,在這種凝固般的氣氛下,再度的流逝。

嗤啦!

直到某一刻,突然有着仿佛織錦破裂般的聲音響起,諸天大軍心頭一震,目光投去,然後便是狂喜的見到,那四面如天幕般覆蓋四大天域的神旗,竟然是在那神火的炙燒下破裂開來。

那四面神旗,終是被燒穿了。

而隨着神旗的燒裂,四大天域的界壁,**裸的暴露在諸天大軍的眼前。

第三神伸出纖細玉手,浩瀚神力奔涌,直接是倒映出兩隻巨大的神靈之手,這兩手蠻橫的插進了界壁之中,然後神力奔涌間,那界壁便是在此時被緩緩的撕裂開來。

而此時,聖祖天,聖王天內的聖族生靈,皆是驚駭的見到,那遙遠的天穹仿佛被巨手撕裂,無邊無際的神威傾瀉而下,讓得人感受到瞭如墜深淵般的恐懼。

這兩座天域內的生靈,皆是陷入到了恐慌之中。

這一刻,他們體驗到了前些年諸天生靈的那種恐懼情感。

聖山之巔,太彌四位古聖也是仰頭望着這壯觀的一幕,不過他們倒並未感到恐懼,相反他們的面龐上,皆是充斥着狂熱之意。

因為就在這一刻,他們感覺到了一股熟悉到血脈以及靈魂深處的威壓,漸漸的出現在了這天地之間。

他們跪拜了下來,眼中滿是虔誠,有恭敬聲響起,繼而傳遍整個天域。

“恭迎吾神!”

在那幽黑到通往不知名處的黑洞深處,有一對宛如無盡深淵般的眼瞳,緩緩的睜開了。

而也就是在這同一瞬間。

那位於黑暗邊緣處的周元,也是突然的感覺到,那眼前黑暗鼎沸的空間內,經過億萬次侵蝕碰撞的聖神意志與絕神咒毒,陡然間出現了某種平衡。

這一刻,周元裂嘴一笑。

這個機會,終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