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死他!”

當周元那平靜的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在那四周,早就對雷青海的態度不順眼的眾弟子頓時眼中有着猙獰之色流露出來。

你小雷門不過只是一流宗派而已,竟然眼下,還敢來我們蒼玄宗的面前逞威風?真當我蒼玄宗是泥巴捏的不成?

轟!

雄渾狂暴的源氣自他們的體內爆發而起,下一瞬間,直接是呼嘯而出,震裂虛空,閃電般的對着雷青海的身影爆轟而去。

砰!

源氣凶悍的碰撞,源氣衝擊波肆虐開來,四周的地面都是在此時被撕裂開來。

一道道目光,投向那源氣肆虐處,那雷青海雖然實力強橫,但想必也承受不住這麼多人的聯手吧?

煙塵漸漸散去,眾多視線匯聚,緊接着,目光便是一變。

因為在那撕裂的地面處,竟並沒有見到雷青海的身影,僅僅只有一顆閃爍着雷光的銀色鐵球懸浮在那裡,鐵球之上,佈滿着裂痕,最後黯淡跌落,化為粉末。

周元的神色始終平平淡淡,此時他方纔微微挑眉,抬頭望着遠處的虛空,道:“難怪敢一個人來,原來是有點本事。”

顧紅衣,周泰,呂嫣等人的目光望去,然後便是見到那裡有着銀色光芒閃現,雷青海的身影憑空浮現,只不過他的面龐,略顯陰沉。

“呵呵,好一個蒼玄宗,堂堂六大巨頭宗門,竟然是半點顏面都不要了?”雷青海森然道。

他怎麼都沒想到,那周元竟然敢直接下令讓其他弟子集火攻擊他,這家伙,難道就沒有一點身為蒼玄宗首席弟子的覺悟嗎?

周元掃了他一眼,便是搖了搖頭,懶得多說廢話,這雷青海既然都將主意打到他們頭上了,那他也沒必要講那些所謂的顏面了。

周元可不是什麼迂腐之人,若是能夠用最直接簡單的方法幹掉這雷青海,他自然不打算多費手段,這個玄源洞天中的爭鬥,可是真正的你死我活。

不過稍微讓得他有點可惜的是,沒能直接就將這雷青海幹掉。

但也無所謂了,一個剛踏入太初境九重天的家伙而已…

那天空上的雷青海瞧得周元那副無所謂的姿態,也是臉色有些鐵青,他總算是感覺了出來,周元似乎對他並不怎麼重視。

“雖然不知道你用什麼手段成為了聖源峰的首席,但憑你這區區七重天的實力,有什麼膽子在我面前如此得意?你真以為,這個聖源峰首席的身份,在這玄源洞天中,還能管用嗎?!”雷青海咬着牙,語氣森森。

他只當周元的底氣,來自於蒼玄宗首席弟子的身份。

“原本念在蒼玄宗的面上,還想與你好生談談,但現在來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給蒼玄宗顏面了!”

當他聲落的下一瞬,頓時有着低沉雷鳴之聲響起,強橫的銀色源氣自其頭頂衝天而起,宛如化為銀色的雲層,其中有着雷光閃現。

而此時,在那山下,早已等待得不耐煩的各方人馬也是見到了那道衝天而起的銀色源氣,那是之前雷青海與他們約定的信號。

顯然,雷青海與周元談崩了。

“哼,看來那聖源峰的首席還真以為蒼玄宗的名頭在這玄源洞天中還能有作用。”有着人冷笑出聲,眼冒凶光。

“天真的小子,這玄源洞天只有拳頭,沒有身份,不管他有什麼背景,如果實力不夠,在這裡,依然只能被撕碎!”

玄源洞天中,早就有着不成文的規定,弱肉強食,如果蒼玄宗這種大宗門都是栽在其中,那隻能說明他們這一代的弟子不行,到時候傳出去,反而會引得其他勢力的譏嘲,損傷聲望。

畢竟,六大巨頭宗門本就占據着優勢,不論是質量還是數量,若如此都還敗於其他勢力之手,那也就真是怪不得誰了。

唰!唰!

各方人馬都是在此時腳踏源氣衝天而起,自那四面八方,將山頭團團圍住,那種氣勢,倒是相當的有震懾力。

能夠進入玄源洞天的人,也是各方勢力培養出來的驕子,或許跟蒼玄宗的精銳有差距,但也不會太多,如今匯聚在這裡,借助着人數上的優勢,所以他們也是並不忌憚,眼神放肆的盯着那些嚴正以待的蒼玄宗弟子。

而山頂上的眾弟子,也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那些身影,顯然對方的人數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

“竟然不知不覺,引來了這麼多人麽…”周元望着那些身影,也是眉頭微皺,看來他們這裡的動靜,的確是不小啊。

不過來就來吧,周元也算是看了出來,想要在這玄源洞天中安靜的採集玄源之精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能展現出真正的力量,將那些心懷不軌之人,徹底的震懾住。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將他周元的名聲給打出去了。

而眼下,不論這雷青海還是其他的人,就用來當踏腳石吧。

高空之上,雷青海望着那將山頂圍困得水泄不通的身影,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一抹冷笑,旋即他盯着周元,道:“周元,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讓我等上山採集玄源之精,另外,你們之前所採集的,分七成給我們!”

山峰之上,所有蒼玄宗弟子都是露出怒意。

“這家伙,真的是太過分了!”一旁的顧紅衣咬着銀牙,道。

“這是真把我當太初境七重天了呢。”周元笑了笑,顯然,這雷青海應該真的認為他只有七重天的實力,所以方纔會如此咄咄逼人。

他搖了搖頭,長身而起,手掌一握,天元筆自手中閃現而出。

黑筆膨脹,鋒利的筆尖斜指地面。

周元抬起頭,凝望着那漫天眼露貪婪之色的人影,最後目光停留在雷青海的身上,淡淡的道:“我也再說最後一次,識相的,現在就離開,我蒼玄宗雖然不做那仗勢欺人之事,但誰若是真不開眼,那也就怪不得我蒼玄宗沒有慈悲心腸了。”

天空上,諸多人影發出譏嘲的笑聲,有人道:“小子,如果是你們蒼玄峰,雷獄峰的首席在這裡如此說話,恐怕還有點份量,不過你這七重天,還是少出來丟人現眼了!”

周元神色沒有波瀾,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譏笑就動怒,只是輕輕的點點頭,只是那眼眸中,一片淡漠。

唰!

他的身影,在此時悄然的開始虛化。

一步踏出。

天空之上,那名先前出聲譏嘲者面色忽的一變,因為周元的身影,直接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你找死!”

他暴喝出聲,並沒有大驚失色,反而是雄渾源氣呼嘯而起,看那等源氣強度,竟然也是踏入了七重天的高手。

他一拳拍出,源氣滾滾,帶來着驚人的壓迫。

然而周元則是眼皮一抬,渾身的皮膚綻放出玉光,體內深處有着銀光若隱若現,抬起手掌,便是輕輕的拍了下去,有着一種拍蒼蠅般的漫不經心。

砰!

周元的手掌與那雄渾源氣拳印拍在一起,微微凝固一瞬,下一刻,刺耳的音爆陡然響徹,空氣炸裂,再然後,那漫天視線便是駭然的見到,那名踏入七重天的高手,直接是爆發出凄厲的慘叫聲,整個手臂都是爆出血霧,最後身軀如斷翅的鳥兒一般在天空上划過一道痕跡,墜落進了遠處的森林間…

整個天空,都是在此時一寂。

那一道道視線帶着一些驚駭的凝固在周元的身上,他們怎麼都沒想到,周元連源氣都未曾運轉,竟然就直接一巴掌將一位七重天實力的高手拍得不知死活?!

他們望着周元那一臉淡漠的神情,心頭忽然一陣悸動,隱隱的有些不安升起來。

這個他們眼中不過七重天的聖源峰首席弟子,似乎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