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的肉身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不斷的分解。

先是手臂,然後是腳,最後漸漸的往上蔓延。

周元低頭望着這一幕,身軀的分解並沒有帶來任何的痛苦,但那被吞入體內的祖龍血肉卻是在以一種蠻橫的意志摧毀着一切生機。

那是一種徹徹底底的摧毀。

一種高層次對低層次的抹殺。

畢竟那不是任何非聖之下的生靈能夠承受之重。

面對着死亡的時候,周元的神色卻還算是平靜,此前他並非是沒有做過這種準備,所以也委托了蘇幼微如果他在出了什麼意外後,幫他將接下來的任務完成。

她會幫他將祖龍血肉帶回去。

“夭夭...看來我是沒辦法親眼看着你蘇醒了。”周元在心中輕語。

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吞下的祖龍血肉中,似乎是蘊含著一絲至高無上的殘留意志,那意志經過無數年的磨滅,即便已是淡不可聞,可對於他這種天陽境依舊是高不可攀。

那應該是祖龍的一絲殘留意志。

有這一道意志在,周元的任何掙扎都是徒勞的。

所以,他也就沒有過多的反抗,只能漸漸的閉攏眼睛,等待着一切歸於虛無。

分解迅速的蔓延,很快就抵達了周元心髒的位置。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刻,意外出現了!

所有人都是親眼的看見,這一瞬,有着紫金色的光澤從周元的心臟深處綻放出來,那光澤散髮着神秘與古老的韻味。

而在那紫金光澤的照耀下,那難以阻擋的分解,居然是漸漸的停止了下來!

周元同樣是察覺到了異變,他有些震驚的望着心臟深處,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紫金光澤中,似乎是一種紫金色的神秘物質。

周元瞳孔緊縮,而且最讓得他感到震撼的是,那紫金物質流淌着,漸漸的纏繞住了某物,那如髮絲般的存在,正是導致他身軀分解的罪魁禍首,那一縷祖龍血肉!

紫金物質將祖龍血肉纏繞,猶如是在進行着某種周元無法察覺到的交鋒,碰撞。

“這是什麼?!”周元內心翻江倒海,那存在於他體內的紫金物質竟然能夠與祖龍血肉中殘留的祖

龍意志做着抗衡,這究竟是什麼存在?!

而且,不知道為何,從那紫金物質中,他隱隱的感覺到有些熟悉。

他的腦海中有靈光猛的閃過。

那是當年夭夭為他封印體內“怨龍毒”的時候...那時候就有着一種神秘的紫金物質潛入了他的身體,只是當初以為是錯覺,可如今來看,這紫金物質,分明是來自夭夭!

周元心中駭然,一時無言。

聖衍結界中,無數道目光也是有些驚疑不定的望着這一幕,他們同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最起碼周元現在那半截身體的樣子,似乎是還沒被完全的分解?

那迦圖的大笑聲也是停了下來,面色有些陰晴不定,這混蛋,真是讓人不安心,他明明那麼開心,還要被這家伙硬生生的打斷,就不能讓人一次性的爽個痛快嗎?

“不管你在做什麼,那都是於事無補,傳聞祖龍血肉中有祖龍意志的殘留,那對於非聖之下的人,都是毀滅劇毒。”迦圖心中冷笑着道。

不過雖然這般想着,但他還是死死的盯着虛空,周元這個混蛋太詭異了,如果不能親眼看見他消失得乾乾凈凈,迦圖死都不安心。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周元胸膛處的紫金光澤愈發的濃郁。

而在周元的感知中,心臟處的交鋒持續了半晌,最終伴隨着一道細微的聲音響徹,他隱隱的感覺到似乎是有着兩道對於他而言極為高深的意志同時消失。

那是祖龍血肉與那紫金物質內殘留的意志。

雙雙湮滅。

而那最後的結果,便是導致那祖龍血肉與紫金物質交纏,最終匯聚一起,轟然爆發。

砰!

周元剩下的半截身軀包括着腦袋,頃刻間炸裂成塵埃粉末。

“???”

聖衍結界內,無數道目光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

連那迦圖都是愣了下來,一時間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等等再笑。

不過不得不說,他的猶豫是正確的,因為數個呼吸之後,周元身軀爆裂處,有一道神秘光暈浮現,緊接着四周有無數物質以驚人的速度匯聚而來。

短短數息,便是形成了一道人形輪廓。

神秘的物質在填充其中。

片刻之後,周元的身軀便是再度的恢復過來,只不過這一次,他的肉身出現了極大的變化。

只見得其皮膚晶瑩,宛如琉璃,一圈圈如實質般的琉璃光環環繞周身,看上去頗有幾分神聖之感。

他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肉身,然後握了握拳頭,隨意的一拳拍了出去。

轟隆!

面前的虛空直接是爆碎開來,無數空間碎片順着拳風呼嘯而出,凶悍到了極致。

那股肉身力量之強大,簡直比他先前傾盡全力的源氣攻勢都要強悍數倍!

他感覺如果現在再跟迦圖打一場的話,一拳頭下去,就能把後者活活的打爆!

這股力量,堪比源嬰境!

“這具肉身...”

周元眼中滿是震撼:“已是真正的聖琉璃之軀?!”

此前他雖然將肉身練出了一點琉璃聖光,可那畢竟還算不得真正的聖琉璃之軀,因為肉身徹底踏入那個層次,那是足以抗衡源嬰境的力量!

然而現在,周元卻是在這陰差陽錯之下肉身分解,待得重鑄時,已是毫無阻礙的成為了聖琉璃之軀!

“聖琉璃之軀?!”

白小鹿直接是在此時跳了起來,烏黑的大眼睛瞪得圓圓的,她捂着胸口,一步步的倒退,感到極為的難受。

要知道她修煉肉身這麼多年,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機緣,可即便如此,如今距離真正的聖琉璃之軀也還缺少一些積累,可如今,周元卻是在短短的時間內達成了她的夢想。

要知道,在之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周元的肉身分明還不及她的!

虛空上,周元撓了撓腦袋,原本以為此次死定了,結果竟然還因禍得福的成就了真正的聖琉璃之軀...

於是,他的目光投下,望着那身體仿佛是凝固下來的迦圖,咧嘴一笑,露出泛着琉璃光的牙齒:“我,好像活下來了?”

“...為什麼?為什麼?”迦圖顫抖着喃喃道。

周元微微偏頭,嘴角泛起一抹戲謔的笑意。

“因為...”

“信夭夭,得永生!”